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幸福-Apple』'space

图文均属原创,禁止任何形式的转载或摘编!All rights reserved!

 
 
 

日志

 
 
关于我

一个旅居欧洲的平凡女子。有一点浪漫、有一点小资、无大志、愤名利、喜自由。过着慵懒闲适的生活、盼着随心所欲的远足、恬淡出行……

网易考拉推荐

《夏娃的诱惑》续(自编)-上部  

2010-03-31 06:22:22|  分类: 剧影点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先介绍一下,最近为夏娃所惑,又是茶饭不思,干脆写来这篇小说。

万家灯火,是回家的时分,也是时候为自己的心找准方向与出口。

久久,翔泽才将怀里的善美放开。
终于,他有机会说出自己真实的想法,也才明白他所深爱的善美和自己一样,是那样不忍离开,好在,这次,老天没有再捉弄他们这对苦苦相恋的爱人。
“谢谢你,善美,谢谢你,”翔泽轻吻善美的额头,“我爱你。”
“谢谢你,学长。”善美也喃喃地说着,在翔泽的怀里,她一直就是如此地被宠溺着。
“什么?有惊喜?”本来还担心翔泽的贤达听到对方轻松的语气,有些不大相信,同时拍拍坐在自己身边正看着书的永希,“你不是要告诉我你打算和善美一起去伦敦吧?”
“哈哈,”翔泽不无得意地笑笑,“我终于――,”他顿了顿,“做了自己该做的事。”
“你该做的事?”贤达与永希互相看看,突然,默契的笑容在两人间开始传达,
“我真的越来越不认识翔泽了,”永希笑着叹了口气,也想象着此刻翔泽的表情,善美的手,翔泽怕是永远也不会甩开了,而且,他会越抓越紧。

翔泽的车终于停在了善美家门口。
“今天,是好奇妙的一天,”善美笑着拍拍胸口,回过头看看正凝望着自己的翔泽,“学长――”,
“这只是一个开始,我曾说过会让你最美的笑容永不消失,我会做到,相信我!”翔泽有些感慨,不久之前,他还心存疑虑。离开,如果是善美的决定,他一定会尊重,但这份久藏于心的爱如果再不说出来,他大概会恨死自己。大团圆结局,是所有人乐于见到的吧。

“好,好,”贵成看着翔泽和善美手牵手走进来,善美的脸上没有离别的无奈与苦楚,相反,却有着甜蜜与满足,在最后一刻,是翔泽挽留住了善美,或者说,是善美终于找到足够的理由说服自己留下来,“还是翔泽了解我这个当爸爸的心情。”
“爸――”,善美有些害羞地躲在翔泽身后,“别再说了,明天去公司,会很难为情的。”
“伯父,不用担心,公司的事我会处理妥当,”翔泽的手一直没有离开善美,同时,他诚意满怀地,“但是,伯父,希望你能相信我,将你最爱的善美交给我,我会用我的生命来爱她!”这是翔泽心底的坚持,既是对贵成的保证,也是对善美的表白。
“啊――”,贵成激动得有些语塞,他该笑啊,站在翔泽身后善美早已泪流满面,而面容诚恳且坚毅的翔泽也已是眼睛湿润,“我爱你们,我爱你们!”无以表达的贵成只是走过去紧紧抱住了翔泽和善美,而这个拥抱,却无比清楚地表明了甄家人对翔泽的肯定与接受。

翔泽的心始终没法安静下来,还有谁呢,应该在这第一时间分享他的喜悦。
“爸爸,”翔泽带着笑容,此刻,他心底的喜悦对方应该可以体会吧,“我刚才向善美求婚了。”
“啊?”反应中有惊奇,但很快,语气被祝福与关爱所充满,“我很高兴,因为善美,我的儿子终于可以拥有完整的人生,谢谢善美,谢谢你,翔泽!”
“谢谢你,爸爸!”翔泽紧紧握住电话,“明天我们一起吃午饭吧,也叫上――阿姨。”
“好。翔泽,我突然想――好好抱抱善美,谢谢她!”
“谢谢你,爸爸,我们明天见了。”翔泽欣慰地挂断了电话,美好如善美,本就该得到所有人的宠爱。

已是半夜了,翔泽靠在沙发上。这样的夜晚,他怎么可以睡着,幸福的感觉于他来说还有些不真实,他真怕再睁开眼睛,幸福就会不知踪影。“善美,你睡了吗?”
突然,手机发出“嘟嘟”的声音,是短讯。
“学长,你睡了吗?我还是兴奋得睡不着,记得你曾说过‘认识你就是我最好的礼物’,我真的好感谢老天让我遇到你,感谢老天有你来爱我。希望有一天,你也会说‘甄善美是你所得到的最好的礼物’。学长,我真的好想你。”
“小傻瓜”,宠溺的笑容又回到翔泽的脸上,“从认识你的第一天起,你就是我幸福生活的全部,我爱你。好好休息,早上我来接你。晚安。”
再一次,幸福的电波串起相爱的翔泽与善美,
这一夜,满是甜蜜与希望。

善美起了个大早。夜里,她只是闭眼休息了两三个小时,包括花时间将收拾好的行李再整理出来。出国进修的机会应该还会有吧,在走向翔泽的那刻,她只是让心做了决定,她的学长,就是她的幸福,她不想,也不愿意让这份本就肯定的爱再次搁浅。
“甄善美,要加油了!”善美在心里对自己说,同时,朝镜子里的自己笑笑,这天又是新的开始!
贵成的房门仍然紧闭着,善美吐吐舌头,之前他还说要起个大早送他去机场的,因为突然决定留下来,也让从工地赶回来的他有了足够的时间休息。
于是,为了不影响贵成休息,善美打算去花园坐坐。
今天,天气真好。善美伸了个懒腰,今天要做什么呢?会不会要花半天的时候向庆喜前辈和招弟解释她放弃英国进修的原因?会不会再花上半天的时间来等公司开会讨论谁来代替她去英国进修以及她接下来的工作安排?又或者,学长会给她意外的惊喜?
好头疼哦,善美嘟起嘴,想理个头绪。

“善美啊,你这个小脑袋里又在烦恼什么啊?”翔泽靠在车边,看着花园里的善美。
“早安!”善美的思绪被翔泽打断,吃惊的同时,脸上却不由得露出娇羞的笑容。
“学长,早!”善美探身过来,打开花园的门,在翔泽走进来时,她看到了翔泽手中的玫瑰。
“学长,你今天好早哦。”
“嗯,”翔泽点点头,“我真希望开车过来的路上就可以天亮,这样――,”翔泽说着,也有点不好意思,为了善美,他到底还会做多少疯狂的事情?
“啊?学长?!你不是一直等在这里吧?”善美咬住下嘴唇,怎么样才算幸运?幸运得让她拥有如此深爱她的学长?想着,善美的眼睛又红了,“你应该打电话给我的,我不想再看到学长孤单地等我。”
“以后的每一天,都会有你陪着我,这样我就不孤单了。”翔泽拍拍善美的肩膀,也将玫瑰交到善美的手中,“好象都没有正式送过花给你,你不会觉得晚吧?”
“不会啊,”善美哽咽着,“我真的觉得很幸福,学长,谢谢你。”
“傻瓜,”翔泽轻吻善美的额头,“今天中午,我约了爸爸一起吃饭,他好想见你。”
“嗯,”善美低头看着手中的玫瑰,这真是学长第一次正式地送花给她吧。“学长,”善美抬起头,“我能为你做什么呢?”
“你陪着我就好,让我可以看到你最美的笑容。”翔泽疼爱地捧起善美的脸,就是她,为他的人生带来了希望,让他有机会拥有最完整的人生。
“学长,在今天午饭前能不能由我来做主?”善美突然想起了什么,也不等翔泽反应过来,示意他在长凳上坐下,然后,转身进了房间。
她会要干什么?翔泽在心里打了个问号。

一会,传来了善美的脚步声。翔泽迎了上去,打开房门,却看到端着餐盘的善美。
“你这是在干什么?”翔泽笑了笑,
“准备早餐啊,”善美嘟起嘴,感觉自己的用心翔泽并不理解,“来,坐下啦!”
这是善美准备的早餐吗?有咖啡、面包、果酱、柳橙,还有两根烤香肠。
“你肯定没有吃早餐,还有,我记得你曾说过什么时候我能为你冲杯咖啡,”善美将咖啡交到翔泽面前,露出可爱的笑容,“希望这杯咖啡也不会来得太晚。”善美还是不好意思的,一夜之间,在她接受翔泽的求婚之后,感觉自己为翔泽做得还很不够。现在开始,应该不算晚吧?善美问着自己。
“谢谢!”翔泽的目光一直停留在善美的脸上,“我希望以后每一天都能吃到你准备的早餐,好吗?”
“学长――”,善美红着脸别过头去,“对了,学长,我觉得今天还是有必要回公司向大家解释,我不想让大家觉得――”,
“嗯,我理解,”翔泽点点头,“不过要解释的这个问题我已经交给贤达了,稍后我会做出正式宣告。所以今天,你不用担心公司的事,而且我也是这样。”翔泽向善美点点头,“怎么样,现在可不可以告诉我你有什么计划?”
“学长――,”善美低着头,“那天伯母的生日,我没能和你一起去墓园,一直很过意不去,所以今天上午,你能不能陪我去?”虽然一切误会都已经解开,但只要想起那天,善美还是觉得很心痛,学长的回避是为了不让她内疚,但是她绝不能滥用学长的善意。
“你真的要去吗?”翔泽有些意外的,但看到善意肯定的眼神,他感动地握住了善美的手,“谢谢你,善美。”

贤达咳了一声,与永希相视一笑。他的学弟,永希的爱将,虽然全组人对这样的组合早已有了默契,但在这个时候宣布两人的结合,是不是太过突然了?翔泽的这个任务还真是让贤达头疼。
“哎――”,庆喜前辈合上文件夹,叹了口气,“善美不在,感觉总是少了什么啊。”
“是啊,我也觉得没有善美的感觉怪怪的,这会,飞机应该起飞了吧。”启宗前辈也和着庆喜前辈,下意识地看看窗外,“这个小家伙,不知道会不会也在想我们呢?”
“好啦,我忍不住了,”贤达终于笑了起来,“本来还不知道该怎么表达,看在大家都这么想善美的份上,我想接下来的这个消息应该也是个好消息吧。”
“啊?好消息?”晨水站了起来,走到贤达身边,“组长,你不够意思哦,看着你和永希前辈一直在笑,早就应该谈谈你们的好消息嘛,今天组里的气压有点低,快点啦!”
“永希,要不你来说?”贤达将难题抛给永希,这个时候,翔泽肯定和善美甜蜜地在一起,而绝不会想到他的这个惊喜带给了他多大的困扰。哎,谁叫他们是一辈子的酒友呢?
“是个好消息,”永希也站了起来,“其实大家都应该替善美高兴,因为昨天晚上她已经答应尹理事的求婚了,而且,很自然的,她也决定为了尹理事放弃这次去英国担任特派员的工作。”永希朝贤达眨眨眼,谁说是难为的任务呢?此刻,虽然所有人都带着惊奇,但很多的是祝福。
“是的,”贤达舒了口气,“很难想象,我这个组里喜事真是一桩接着一桩啊。”
“啊?是真的吗?”庆喜前辈好半天才合拢嘴,“善美这个丫头之前就是多么为难地接受去英国学习的机会,真好,真好。”
“太好了,好期待善美穿婚妙的模样,和尹理事站在一起,感觉真是幸福啊。”启宗前辈做出陶醉的模样,引发了全组人的大笑。

墓园。
“妈,我带善美来看你了。”翔泽牵着善美的手,如果她能看到这一幕,应该是会很欣慰吧。
“伯母,对不起,”善美松开翔泽的手,满怀歉意地将她特别挑选的百合放在墓前,“我应该早点来看你,和学长一起。”
“她不会怪你的,”翔泽心疼地拍拍善美的肩膀,“相反她会感谢你。”
“学长,”善美回过头来,“你能不能去一边等我,我有话想单独对伯母说,好不好?”善美的请求让翔泽心头一热,这个小傻瓜,还有多少他不了解的心理话?
“伯母,”看着翔泽走开,善美蹲下身来,仔细看清墓碑上的照片。她,该是个美丽善良的女人吧,所以,才为她带来了完美的学长。“谢谢你,以后的日子,我会替你照顾好学长,不会让他忙到忘了吃饭,不会让他开快车而伤到自己,不会让他生气而自己喝闷酒,不会让他一个人孤单单地不知道该去哪,我会陪着他,让他幸福。伯母,我保证,我可以做到!”是的,善美一定会做到,“因为我和你一样深爱着学长!”
翔泽在不远处看着这一幕,多少年了,这该是他所期待的吧,虽然他也曾不敢想象,两个他同样深爱着的女人在这样的环境下见面了。
“你刚才说了什么?”翔泽轻轻搭住善美的肩膀,
“不能说哦,”善美调皮地扬起嘴角,“这是秘密!”

善美第一次正式地见翔泽的家人,说不紧张是假的,虽然翔泽一直紧握着她的手。
“伯父,你好,伯母,你好。”善美礼貌地向两人问好。
“善美,不要这么拘谨,来,来我身边坐。”翔泽的父亲示意善美坐到自己身边,善美笑着看看翔泽,坐了过去。
“说实话,”翔泽的父亲仔细地打量着善美,上一次的创立大会,这个被翔泽特别提到的“未婚妻”,现在看来真的要成为翔泽的妻子了。“我一直都不相信会有人让我的儿子改变单身的想法,除非有天使出现。现在,”翔泽的父亲一扫往日的威严,“我们的天使真的出现了,谢谢你,善美。”
“伯父――”,善美的脸羞得通红,她是学长的天使吗?这会的学长,正调皮地朝她眨眼。
“真的谢谢你,愿意为了翔泽放弃去英国学习的机会,”翔泽父亲托起善美的手,“今天,我也将我的儿子交给你了,我的天使,”他也被善美灿烂的笑容所感染,“美好的笑容远比钻石珍贵,我不知道该如何表达我的谢意,”说着,他向一边的妻子点点头,
“善美,”翔泽的继母走了过来。“其实这份礼物我早就准备好了,”她将一个华丽的锦盒交到善美手里,同时,下意识地看看善美身边的翔泽,对于她,翔泽应该仍是心有芥蒂的,但是今天,他愿意将他的幸福交给她来分享,那么是不是也表示了他的谅解?“希望你们幸福。”
“谢谢你,伯母。”善美起身道谢。
“在翔泽向外界正式宣布你们的婚期时,我也会有重要的决定,”翔泽的父亲欣慰地笑着,他的儿子已经回来了,与他一起的,还有一位美丽的天使。

MBS上上下下因为尹理事与女主播突然的结婚宣告而变得热闹非常,与该宣告同时产生的还有文荣集团的下一届董事长――尹翔泽。
“善美,我真的好羡慕哦,”招弟沉醉地靠在善美肩膀上,“那么帅的董事长,让我看看也好啊。”
“招弟,”善美拍拍招弟的头,“你小心我告诉晨水哦。”
“你不要再提那个家伙了,”招弟摆摆手,“上次他提过的送给我阿姨的礼物到现在还没兑现,真是没有信用的家伙。”招弟的语气忿忿的。
“好象还有你上次许诺过要陪他的姑父吃饭,也一直没有去哦。”善美想起晨水在办公室里朝她发的牢骚,这两个人,真是天生一对。
“怎么,善美,还没有好吗?”永希拍拍善美,已经十一点了,完成稿件后的她发现善美仍在忙着。
“前辈,”善美抬起头来,“虽然没有播音任务,但是我已经答应编导再做三期以大学教育为主题的节目,后面几天会很忙,所以想趁空闲的时间先把这些节目做好,如果有什么不好的,也有时间修改。”
“你啊,就是不懂拒绝别人而让自己很累,”永希笑着摇摇头,这就是甄善美啊。
“不累啊,想想学长因为新的职务以及婚礼的筹备两头忙,我这样不算什么的。”想起学长,善美的脸上总会溢起幸福的表情。
“婚礼准备得怎么样了?”
“差不多都好了,象前辈曾说的,琐碎的事情真的很多,但有学长帮忙,一切又好象变得很容易,我都希望可以多帮学长。”善美揉揉眼睛,将打好的文件存好。“前辈你先走吧,金组长应该等急了。”
“嗯,我这就走了,”永希拿起手袋,“一会回家自己要当心,翔泽要来接你吗?还是我和贤达可以送你回去。”
“真的不用了,”善美摇摇头,“我马上就好了,自己回家没问题的。”善美将永希送至门口,“前辈,要小心开车哦。”

而另一方面,在摄影组,却因为突发的空难而变得异常忙乱。
“去记者组看看,人员到齐,马上出发。”组长不耐烦地挥挥手,示意所有人各就各位。
“善美,只有你在吗?看来只有你可以帮我了。”
“我吗?”善美在听摄影记者大概说明此次任务后,很快收拾好电脑,跟着采访车向机场赶去。

“各位观众,我现在是在空难事故的现场,在我身后,营救人员正在展开积极的救助,但因为突发的空难造成机场航班抵达出现紊乱,也为现场的营救带来了阻滞。”善美说完,镜头一转,不远处的停机坪上,浓厚的黑烟以及穿梭不停的救护车让现场的一切看起来错乱不堪。
“据了解,该趟航班是从内罗毕飞往汉城的XZ541班机,机上共有146名乘客及10名机组人员,从目前现场的情况看来,乘客及机组人员生还的可能性极小。”善美说着,不时回头看看忙乱的现场。
“善美,你还好吧?今天真是谢谢你。”摄影记者走了过来,已经是半夜了,空旷的停机坪上更让人觉得清冷。
“没事,”善美裹紧了外套,“你现在要回去吗?我想看看现场还有什么可以做的,说不定可以帮到忙。”
“你可以吗?”对方看看善爱,瘦弱的外表,在混乱的现场,她真的可以做些什么吗?“我留下来吧,如果你有什么事,我们会过意不去的。”摄影记者很快收拾好现场的器材,和善美一起加入了营救的队伍。

“怎么回事?”翔泽拨通了贤达的电话,虽然无法看到现场的画面,但那个熟悉的声音却让他肯定。“善美怎么会出现在空难现场?”
“啊?”贤达也一脸的雾水,按理说,这不在善美的职责范围。“你有和善美联系吗?”
“电话没有人听,大概现场太乱,”翔泽无不担心的。刚结束完董事会预备会议的他,本来要回MBS接善美,却不想在广播中听到善美的声音。
“我回来的时候善美还在准备稿子,可能是临时让摄影组抽调。”永希从贤达手中接过电话,“你不用担心,有摄影组同事一起,不会有事的。”永希与贤达试图安慰翔泽,但他们的安慰只有让翔泽更为担心。
“有时候,我真的希望善美不用这么热心。”翔泽叹了口气。
“可是,那还是善美吗?”永希笑着挂断电话。记得她曾经希望能看到翔泽为情所困的模样,但是现在,当换种心态,她却希望能看到翔泽舒心的笑容。

“先生,还有什么我们可以做吗?”善美摸了摸自己冰冷的脸,还好,在现场医护人员的协助下,他们发现了少数的幸存者,虽然他们都有不同程度地受伤。
“没有了,谢谢你们,”现场的指挥官朝善美点点头,除了MBS,其他参与现场报道的记者早已经撤回电视台了,而眼前这个瘦弱的女孩子,仍不知疲倦地帮助医护人员将营救出来的伤者送上救护车,“看你的样子也很累了,早点回去休息吧。谢谢你们!”
向指挥官告别后,善美终于坐上了回电视台的车。
“什么?你还要回办公室?”摄影记者下意识地看看腕表,四点了,“我还是送你回家吧,怎么样也要休息休息的。”
“也好,那麻烦你送我回家吧。”尽管脸上带着倦意,善美还是提醒自己该打起精神,六点半她还要准备“夏娃的早晨”,她可不想让观众看到毫无生气的她。
“尹理事如果看到你这样,会很生气吧?”
“呵,”善美笑开了,“你可不能告诉他哦,尹理事有时候也很凶的。”尹理事?!善美知足地靠在后座上,学长说过她生气的时候总是喜欢这样称呼他,“天啊――,”善美这才恍然大悟,之前忙着帮忙,却忘了向学长报平安。善美吐了吐舌头,很快拨通了学长的电话。
电话通了,但那头却是一片沉默。
“学长――”,他真是生气了吧?善美打了个哈欠,
“很累了吧?”虽然生气,翔泽还是不忍心听到善美很累的声音,至少,电话里的她听起来没有出什么状况。
“不累,学长,”善美的笑声让翔泽紧锁的眉头终于松开了,“不许生气哦,尹理事。”善美压低了声音,痴痴地笑着。
“现在应该要回家了吧?什么都别说了,先休息一会,我在你家门口等你,只有确认你安全我才放心。”翔泽将手中的烟蒂熄灭。在善美家门口,他已经等了三个小时了。
“学长,对不起。”善美收起笑容,看着漆黑的窗外,这一次,她又让学长担心了。

很快,车在善美家门口停住。善美轻轻地关好车门,向摄影记者挥手告别后,她有些歉意地走向翔泽。
“学长――”,善美轻轻地唤了一声。
“哎――”,翔泽叹了口气,同时,张开双臂,“累了吧,来,给你靠。”
“学长――”,被他宠溺的感觉永远是那么美好,这也让善美忘记了自己的寒冷与疲倦,其实,学长也是这样在这等了一夜啊。想着,善美不觉得紧紧拥住翔泽,“学长,你也要照顾好自己,不可以为了我而让自己这么累。”
“我最累的时候是看不到你,”翔泽轻抚着善美的头发,“所以以后不管有什么状况一定要让我知道,好不好?”
“嗯,”善美点点头,“学长,就在我家里休息吧,六点半我要赶回电视台,我会帮你调好闹钟。”
“什么?六点半要赶回电视台?为什么不向贤达说明呢?”翔泽的眉头又再次皱起,现在他真的后悔答应贤达让善美在婚礼前仍然回电视台主持节目,
“学长,”善美撒娇地挽住翔泽的手臂,“我可不想让别人总是把我和你连在一起,甄善美工作很认真,也很努力,不要总是让学长担心!”
“你确认可以坚持吗?”翔泽仍然担心的。
“没问题!”善美扬起瘦弱的手臂,是的,她并不象她看起来那样脆弱,虽然她有最疼她的学长,但她真的不想成为他的负担。

 

闹钟响了,善美摸摸自己发烫的额头,还是咬牙坐了起来,是半夜着凉了吧,善美呼了口气,不管怎么样,她都应该准时到电视台。
走过自己的房间,里面仍是一片安静。还好,学长仍在休息。一整天里,他并不比自己轻松。为了让自己觉得舒服些,善美披了件外套。然而在她转身关好房门时,却发现学长的车灯已经亮起。
“是不是又是一夜没睡?”善美有些责备地抚过翔泽红肿的双眼,“你不应该这样的。”
“什么都别说了,”翔泽笑了笑,想要替善美拉高衣领,却不小心触到她发烫的脸颊。“是不是着凉了?脸这么烫?”那天善美意外的昏倒仍让翔泽有些后怕。
“没事啊,”善美握住翔泽的手,示意他不要担心,“学长,我已经不是那个成天害你担心的甄善美了。”撒娇的语气让翔泽笑了起来,
“在我看来,担心甄善美才是我的全职工作。”翔泽叹了口气,仍不忘替善美将大衣扣好。
“没发生什么事吧?”永希看看站在自己身边的翔泽,
“我还是担心她,”翔泽的眉头仍然紧锁着,“凌晨应该着凉了,”尤其是看着善美强装出开心的笑容,更让他不放心。
“你不应该答应贤达让善美回来的。”永希不无担心地看向翔泽,“真是替你们担心。”
“担心善美的工作还是交给我吧,”翔泽双手交叉放在胸前,虽然担心,但甜蜜的笑容却溢满嘴角。

“谢谢各位收看这期‘夏娃的早晨’,我们在这里预祝各位拥有美好的一天。”在节目的结束语之后,翔泽第一时间冲进了播音室。
“怎么样,还好吗?”翔泽扶住善美,“现在我真的后悔了,”说完,他看看贤达。贤达一头雾水,瞟向站在门口的永希。
“学长,”善美擦去额头渗出的汗水,“你说过节目是新闻工作者与观众的约会哦,再说了,”幸好,早上的节目,并没有多少人员在场,“有人曾经批评我工作不认真,我不想被炒鱿鱼。”善美和贤达相视一笑,这样,翔泽可以宽心了吗?“倒是你哦,九点还要开会吧?”虽然一直都希望自己不再成为学长的负担,但是到底要怎么做,才可以让他完全相信,她真的可以一个人好好的。
“又是一夜没睡吧?”贤达走过来搭住翔泽的肩膀,“一起吃早餐吧,你和善美的样子实在是让人不忍心。”
“组长,永希前辈,怎么样才可以让学长不用这样为我担心?”善美看向门口,为了替她买感冒药,翔泽也顾不得一夜没睡。
“没办法了”,贤达摇摇头,“和翔泽认识这么久,从来没有见他这样过,我想,”贤达顿了顿,缘份是谁也没有阻挡的吧,善美和翔泽都应该获得最美的爱情,只是在这种感情里,为彼此担忧真的可以成为甜蜜的负担吗?“担心你已经成了他的习惯。坦白说啊,善美,”贤达突然笑起来,也让早餐的气氛变得轻松,“有时候我真的受不了翔泽那种宠溺的笑容,真让人受不了。”
“组长――”,善美不好意思地低下头,也忘记了自己的不适。

 
看着善美乖乖地吃完药,翔泽才恋恋不舍地离开。

  评论这张
 
阅读(1909)|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