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幸福-Apple』'space

图文均属原创,禁止任何形式的转载或摘编!All rights reserved!

 
 
 

日志

 
 
关于我

一个旅居欧洲的平凡女子。有一点浪漫、有一点小资、无大志、愤名利、喜自由。过着慵懒闲适的生活、盼着随心所欲的远足、恬淡出行……

网易考拉推荐

《夏娃的诱惑》续(自编)-中部  

2010-03-31 06:28:22|  分类: 剧影点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荣大厦顶楼的会议室。
“请问尹理事,对于MBS的改革方案,你真的有必胜的把握吗?”金协理看向尹翔泽,他不否认,对于潮流的把握与理解,他的这个侄子要比他敏锐得多,但是说到对MBS的整体改革,以及可能涉及的人力、物力、财力,都让他对翔泽的这个提议产生了很多疑问。而且,在翔泽正式担任董事长之前,他这个金协理仍有必要就MBS的事务向翔泽证明自己的掌控能力。
“在文化体育领域,我们已经落后CBS很多,如果再不改革,只有让MBS走向全部落后。”翔泽坚决的表情让金协理收回了想要的辩驳,“在大家面前的是MBS即将开始的新一轮的针对文化与体育方面的改革,我会给大家一个星期的时间,而且希望大家可以明白,对于这份企划案,目前,我需要的是大家的意见与建议,在改革正式铺开以后,我需要的是大家无条件的支持与协助。”翔泽合上文件夹,“此外,‘文荣广告’与‘文荣出版’的事务我也会做相应的调整,谢谢!”说完后,没有片刻迟疑,翔泽起身以示意此次会议结束。
“越来越不知道天高地厚了!”金协理将文件夹摔在桌子上,看来,即使尹翔泽快要走向新的职位,他也无法在MBS继续他对传媒的理解,这种想法让他很是恼火。

“尹理事,十一点,广告部在十楼召开会议,十二点半,D-HIT广告中心Douglass先生与您约在文景饭店咖啡厅……”电梯里,助理向翔泽叙述一天的工作安排。
“你替我约新闻组金贤达组长下午五点到我办公室。”新闻部的工作已步入正轨,对于贤达,他有新的安排。
“怎么,不是又想约我喝酒吧?”贤达坐下来,“你这办公室我还有点不习惯,还好,感觉上你还是尹翔泽。”
“喂,说什么呢,”翔泽松开领带,这样的一天让他觉得很是疲惫,面对贤达,即使是谈公事,也让他感觉到难得的轻松。“记得你还要靠我飞黄腾达呢。”
“算了,我觉得还是做你一辈子的酒友比较合适。”贤达笑了笑,“说吧,我们先谈正事,然后再谈私事。”
“有私事吗?”翔泽摸摸鼻子,半开玩笑的,但很快,又恢复了他正常的语气。“是这样的,新闻部的进步大家有目共睹,而且我个人非常欣赏你的协调与组织能力,另外你在新闻岗位上的经验也让我很有信心来说服你接受你的职位任命。”
“哦?”贤达一脸的惊讶,“别降我级哦。”
“哈哈,相反我觉得应该有个很好的位置让你安心地留在新闻部,这样我会比较放心。”翔泽喝了口咖啡,“新闻部部长这个职位你应该可以接受吧?”
“什么?”贤达差点将口中的咖啡喷出来,“那现在我可以想象和你谈私事的时候你会是什么表情了?”贤达一脸的虚汗,他能和翔泽谈的私事除了善美还会有什么呢?“因为那晚善美的表现,航空公司的理事特地打电话邀请善美对空难的后续事件进行报道,我不好拒绝――”,贤达不难想象此刻翔泽的表情。
“她还病着,你不是不知道,”翔泽站了起来,回头看看台历上被他着重标出的那个日子,“金贤达,还有十天,如果善美有什么状况,我也想象不出自己会做些什么。”
“翔泽,”善美和翔泽的坚持都让贤达无从拒绝,只是――,“其实你可以放松一点,善美比你想象的要坚强”。
“我一直都知道她可以很坚强,但是我不想看到她为了表现自己的坚强而将自己的脆弱藏起来,这样,她才可以一直那么开心地笑。”翔泽走到窗前,让善美一直保有那灿烂的笑容是他的心愿,他相信自己可以做到。

 

整整一个下午,善美随着摄像组从空难发生地转移到医院,又从医院赶至保险公司,同时,因为航空公司的特别协助,让善美一行的采访更为便捷。
“你怎么样?”当采访完结时,善美独坐在一边,不知在记录着什么。
“我想在明天的晨间节目里播出有关这次空难的报道,”善美皱着眉头,这次报道给她所带来的震撼还远没有消失,在空难发生前到底出现了什么状况?在此次空难中丧生的一百多位乘客以及他们背后所涉及的家庭会为航空飞行带来怎样的冲击?还有空难的善后处理,对航空公司、保险公司,以及这个国家对于灾难的应急能力都是很大的考验。“不然,就实在浪费了航空公司为我们开的绿灯。”
“你还真是,”摄影记者摇摇头,“你的干劲比我们还足啊,走吧,我请你喝咖啡,顺便看看有什么事情我们摄影组还可以帮到你的。”说着,他帮善美拿起背包,“善美小姐这么努力,我们也不能落后啊。”
“呵呵,”善美不好意思地笑起来,正要起身,却因为突然地头晕而不得不呆坐下来,哎,药性还是没有散,而她的症状也并没有因为吃药而减轻多少。“没事的。”善美自言自语地,慢慢地起身走向不远处正等着自己的同事。她必须得坚持啊,因为背后还有她的学长在向她看齐。

庆喜前辈收拾好文件准备离开,“善美,这个时候你不应该在办公室的。”从接到航空公司的报道要求开始,这个小家伙就一直没停过,确切地来说,这种报道并不应该是她的责任,“该回家休息了。”说着,她摸摸善美的额头,早上的时候听永希说善美带病坚持播音,心里还一直替她担心着。
“前辈,我马上就好了,”善美露出她标志性的笑容,同时,也摸摸自己发烫的脸,该死,一点好转的迹象也没有,“不用替我担心,甄善美可是铁打的”。
“谁是铁打的?”正说着,贤达走了进来。
“善美啊,”庆喜前辈心疼地拍拍善美的脸,“都是快做新娘的人了,应该照顾好自己。”
“对啊,”贤达也点点头,同时将手上的便当交到善美面前,“有人特别命令的,十天以后,如果我不能交出健康的甄善美小姐,我在MBS的日子就不好过了。”
“啊?”善美的脸又红了,
“热热的清粥,赶紧喝,”贤达打开饭盒,这是翔泽特意准备的,没办法,一辈子的酒友,这是他不能推卸的责任,当然,他也极其乐意,“还有,甄善美小姐,”贤达收起玩笑的语气,拿过善美准备好的文稿,“你已经做得很好了,不要给自己太大的压力,知道吗?”
“哈哈,贤达都这么说了,所以,善美,要相信自己啊!”庆喜前辈笑了笑,
“谢谢,”善美笑着起身向贤达及庆喜前辈表达谢意,“我会继续努力的。”
“努力去除感冒!”贤达拍拍善美的肩膀,“快,先喝粥。”
“嗯,”善美点点头, 将桌上的电脑和文件清理到一边,然而,下意识地,当她的眼光扫过自己的右手时,却突然地发现那只套在无名指上的熟悉的光芒消失了。

“怎么了?”还没等贤达和庆喜前辈来得及了解突发的状况,善美已经冲了出去。
该死,善美的心提了起来,那只戒指不是一直乖乖地留在自己的无名指上吗?怎么会不见了?
站在MBS的门口,善美着急地来回踱着步子,也顾不得来往的人用异样的眼光看着她。
该告诉学长吗?善美拍拍胸口。不行,善美在心里否认了这个提议,现在的她还清楚地记得那晚学长将戒指套在她手指上的表情,这是她和学长的约定,但是现在戒指不见了?如果学长知道了,他会怎么想?善美简直恨死了自己,怎么这么不小心呢?下午离开电视台时,她还清楚地感受到戒指的存在啊。
该找谁?该去哪?善美搜索着一天的记忆,机场?保险公司?制作间?当记忆逐渐清晰之后,善美没有迟疑,马上驱车赶往机场。
没有了记者的身份,善美只能在她可能到达的区域搜索戒指的踪影。
“不好意思,小姐,请问今天有人捡到一枚钻石戒指吗?”在招领处,善美焦急地询问。
对方的反应是茫然地摇头。
“不好意思,请问是否有人捡到一枚戒指?”在保险公司的大厅,善美咨询总台的服务人员。
对方的反应仍是不知所以。
“喂,你好,我是甄善美,”最后,善美拨通了随行摄影记者的电话,“请问你今天是否有看到一枚钻石戒指,或者在制作间?”恐怕只有甄善美才会迷糊到弄丢那样一攻珍贵的戒指,想到这,善美就觉得心痛。
最后一丝希望在对方间接的否认后也消失了。
来往的车流让善美感动晕炫,她该怎么面对学长?现在的她有什么脸面来向学长说明?
“学长,学长――”,善美无助地念着,连最珍贵的戒指都可以弄丢,她凭什么可以理直气壮地来面对学长?“对不起,学长――”。
善美再也控制不住决堤的泪水,“学长,学长――,对不起。”

奇怪,怎么会觉得心神不灵?批完了最后一份文件,翔泽站起身来。是善美吧,从早上离开MBS之后,就没有再听到她的声音,现在的她,有没有觉得舒服一些?是不是还在忙着?
想起善美,翔泽总是忍不住那宠溺的笑容。
“喂,甄善美小姐,”翔泽拨通了善美的电话。
“学长――”,电话一头的善美听起来有气无力,“你还在公司吗?”
“嗯,”翔泽应了一声,“还是觉得不舒服吗?现在我能不能以理事的身份命令你回家休息?或者我该直接送你去医院?”什么时候,她才能知道好好照顾自己。翔泽的眉头又皱了起来。一夜没睡,又因为空难的采访忙了一天,他要怎么说服自己现在的善美是好好的?
“我会好好休息的,”还是应该笑着让学长放心啊。“你也要回家休息啊,要记住吃东西,还有不要开快车。”
“真高兴有你这么关心我,”善美亲切的声音让翔泽的脸瞬间变得温柔起来,也只有善美吧,能让他在烦心工作后,只要一想起她,就是满心的甜蜜与满足。
“学长――,”善美摸摸自己发冷的脸,“你快回家休息吧,我也要好好休息睡一觉,明天要让学长看到精神饱满的甄善美。”强打着精神,善美让翔泽安心地挂断了电话。
善美苦笑着。现在的她没法回家,更没法去面对她的学长。
“什么,善美,你竟然会弄丢尹理事,哦,不对,是董事长送给你的戒指?”当招弟出现在善美面前,并获悉状况再次出现后,她的表情演化成一个大大的问号。
善美没有抬头,遗失戒指的事实让她几乎没有任何力气再去想别的事情。
“你就这样一直在这坐着啊?”招弟握住善美的手,想让她觉得暖和一些,“怎么回事,你全身冰冷啊。”天啊,这个傻丫头竟是如此沮丧。“我有办法啊,我们可以去找一模一样的戒指,这样,帅帅的董事长就不会发觉啦!”一个想法从招弟口中说出,这也是最后的办法吧。
“这样――可以吗?”善美犹豫着,虽然可以是一模一样的戒指,虽然学长不会发觉,但是她的心,为什么还是会觉得痛?

珠宝行,在善美和招弟寻找戒指的过程中,一间一间地被否定。
“对不起,小姐,我们没有那样的款式。”
“对不起,小姐,我想我们帮不到你。”
“小姐,这是我们能找到的最接近你描述的戒指,如果连这枚戒指你也不喜欢,那我们也没办法。”
“婚戒吧?都应该是独一无二的设计,所以基本上,不可能找到一模一样的戒指。”
“怎么可能?”招弟很泄气地看看善美,然而,善美却表现出足够的淡定,天啊,这个丫头,怎么回事,怎么会没有一点反应?至少,她应该有失望的表情啊。
“没有啊,算了。”善美感激地朝招弟笑笑,奇怪,她怎么会有如释重负的感觉,失望,她怎么会连失望的表情都假装不出来?淡淡的笑容出现在了善美的脸上,说实话,她真的没什么力气了,如果不是那么一点点的私心说服自己来相信可以找到一枚完全相同的戒指,她大概已经决定要向学长坦白了。
“善美,你怎么回事,”招弟奇怪地盯着善美,如果换作是她,大概在听到珠宝行的回答之前就已经暴跳如雷了。
“招弟,其实就算是一模一样的戒指,意义也不一样了,”是老天帮她做了决定吧,其实在她的心里,代替的戒指只有让她更羞愧,“我不想在他面前羞愧得抬不起头。”戒指弄丢了,她有心痛,也有对学长的愧疚,但就算是这样,她也说服不了自己来接受一枚代替的戒指,即使是一模一样的,即使学长不会发现,但她骗不了自己。
“善美!”招弟无奈地摇摇头,却又接受地挽住善美的手臂,“真不愧是甄善美!这就是甄善美啊。”
“还是很傻,对不对?”善美斜着脑袋笑了,笑容里现出学长宠溺的笑容,怎么样的善美学长都会接受吗?但就算是在这样的宠幸里,她也清楚地知道她的学长是不容被欺骗的,尤其是她,因为,那是她的学长。

在空难特辑播放完毕后,新闻组里热线就一直没有停过。
“奇怪,我总是觉得善美有种魔力,”晨水反复翻看着早晨收到的传真,“就连招弟也可以半夜丢下我去陪她,看来,我得好好研究研究了。”说完,颇为深沉地叹了口气。
“你研究什么?”启宗前辈拍拍晨水的脑袋,“亲和力你有吗?魅力你有吗?我看你得认真检讨下为什么现在还不成正式成为体育新闻的播报员。”启宗前辈的直接让晨水直翻白眼,“也不谦虚,底顶呼叫的次数如果少一点,你应该可以进步不少。”启宗前辈一本正经的。
“启宗前辈的话总是这么一针见血,”贤达朝启宗前辈眨眨眼睛,“看看善美的努力,没有政府官员应付的官话,也没有保险公司不负责任的措辞,看来,真是下了功夫啊,观众们就是想知道这样实实在在的东西。”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贤达也不再吝啬自己对善美的称赞,
“我早就觉得善美有成为一名成功的新闻人的潜质,”永希也点点头,想起善美的笑以及一点一滴的进步,她也由衷地替她高兴。
“刘永希,你变了?!”永希的回应让贤达有些惊讶,虽然善美已经获得了全组人的肯定,但是要彻底改变永希对善美的印象,却并不容易。不过现在看来,她已经成功了。
贤达的反应让所有人都看向善美的位置,今天她的位置空着。
“为了不让自己的婚期影响工作,她竟然可以在两天内做完三期的节目,另外还有这些空难的特别报道,真是个傻瓜,”庆喜前辈也表示了惊讶,“她的感冒一定得赶快好,不然,我担心自己真的会很想她。”
“天啊?她的魅力怎么会这么强?”晨水难以置信地直晃脑袋,“从今天开始,我要向善美看齐,以弥补善美不在时大家的空虚,”晨水握紧拳头以表现自己的决心,然而众人却表现出不以为然的笑容。
就在大家停止哄笑,回到各自的座位时,电话又适时地响起。
“一定是找善美的,”晨水说着,拿起话筒,“不好意思,甄善美小姐不在。”
“哦――”,对方支吾着,“我捡到甄善美小姐的物件,想要交给她本人――”

作为新闻组的成绩之一,空难报道的全过程也被当做这次各部部长例会的参考内容。
“甄善美小姐的进步很大哦,”金协理注意到翔泽的表情。这小子,总是没有什么可以打倒他。而且这次,各部部长都对甄善美的表现予以了极高的评价,虽然其中也不乏照顾未来董事长的心情。
“做得很不错,”翔泽肯定地朝贤达点点头。善美该是花了很多的心思来做这篇报道,那么,对于他人的赞扬,他不需要表现出过度的谦虚,而且,在他的认定里,善美值得这样的赞许。
“所以,对于善美小姐的休假,我们新闻部表示非常的遗憾。”贤达半开玩笑的,看来今天翔泽的心情不错,这样的玩笑他应该会接受。
“有吗?”翔泽笑了起来,又露出贤达最难以忍受的宠溺的笑容,今天的部长例会算是个例外吧,在未来董事长严肃的背后,他们见识到了他的另一面。


“甄善美,你怎么了?”善美看看镜子里憔悴的自己,是倒霉的日子啊,感冒了不说,再看看空无一物的手指,“哎,甄善美!!!”善美有些负气地拍拍自己的脑袋,才发现自己的头晕仍然没有好转。“学长,你在哪啊?你应该会怪我吧?”丧气的想法在善美心里浮现,可是,她却还是忍不住想他,因为她已经有超过十个小时没有见到学长了。
“学长,晚上见个面吧,”今天不是什么纪念日,可是,她却想见到她的学长。
“好啊,”为了这个见面,翔泽也等待了十个小时,“你终于收到我的心电感应了,这一整天都好想你,想知道你有没有感觉舒服一点,”温柔的声音于善美来说就是最好的良药,“还有,看到你在空难报道中表现这么好,我应该要好好奖励你。”在善美面前,他永远只是善美的最爱的学长。
“有奖励吗?”善美咬着嘴唇,欺骗和隐瞒不是她想要的行为,但是,她却可以想象得到学长在得知戒指丢失后的失望,尽管在善美的面前,他会极力地掩饰。“学长,我真的不想让你失望――”,电话里,善美怎么样也说不出来。
“你从来都不曾让我失望”。由始至终,在他面前的,永远都是甄善美,那个可以让他从心里笑出来的天使。“等我。”

贤达看看手中的戒指,再仔细比照空难报道中善美的定格照片。
“这是我在保险公司十楼捡到的,当时MBS的报道组刚刚离开。我很抱歉现在才将这枚戒指交出来,甄善美小姐的报道很真,而且我想这枚戒指对她而言,应该很重要。”
贤达舒了口气,才明白傍晚善美突然离开办公室的原因。
“谢谢你,我代表甄善美小姐对你表示感谢,而且,你没猜错,这枚戒指对甄善美小姐来说真的很重要。再次表示感谢!”
“还是交给翔泽吧,”贤达为难地看看身边的永希,说着,他拨通了翔泽的电话。

“学长――“,善美将自己裹在毛毯里,欲言又止地看着坐在对面的翔泽。
“不舒服就该好好休息,其他的什么都不要想,”翔泽耸耸眉,现在的善美仍是一脸的烦恼,“健康的身体比什么都重要,知道吗?”翔泽笑着坐了过去,将善美搂在怀里。
“可是,学长――”,善美有些着急了,翔泽怎么可以一直这么宠溺地看着她,这让她有些不敢想象得知真相后他可能的反应,“如果我真的不对,你一定要怪我,你不可以一直对我这么好!”
“可是对你好已经成了习惯,怎么办?”翔泽略带调皮地刮刮善美的鼻子,这个小傻瓜,“善美,听我说,”不觉间,他又将怀里的善美抱紧,“在尹翔泽的心里,没有什么能比甄善美珍贵。”
“学长――”,不知道是生气自己的吞吞吐吐,还是生气翔泽毫无原则的接受,善美突然推开翔泽,一脸的严肃,“甄善美是个傻瓜,甄善美永远少根筋,甄善美永远都让学长担心,连学长送的戒指,甄善美都可以――”,该死,一再告诉自己不能哭,但眼泪还是不听话地流了出来。
“不许哭!”翔泽坚定地捧起善美的脸,“看到你流泪于我来说是世界上最难过的事情,我要看着你笑,而且,我希望有一天当我老得不能动,只能象今天这样抱着你,回忆今天,我能记起的都只是甄善美最美的笑容,知道吗?”说着,翔泽轻轻地替善美擦干脸上的泪痕,她的泪水也淌在他的心上,他的心疼,他的不舍,只是他不想让善美看到。
“可是,学长,我真的丢了你送给我的戒指!”终于,善美将自己的右手伸到翔泽面前,“学长――,我真的怎么也找不到那枚戒指!”再次,善美的脸上布满了泪水,“我跑遍了机场、保险公司,还有电视台,可是,我真的怎么也找不到――”,她真的有努力去找啊,甚至于,“还有,我以为可以买到一模一样的戒指,但是,骗你――”,善美的声音因为哭泣而变得不清,
“是我不好,是我不好――”,尹翔泽真的不好!!!那枚戒指现在正乖乖地躺在他的上衣口袋里。
“本来应该交给善美的,我想现在肯定难过得要命,交给你了!”贤达信任地拍拍翔泽的肩膀,将那枚戒指交到他手中。
“也许我应该让她明白这枚戒指不是负担,永远不是。”翔泽握紧了手中的戒指,清楚地知道自己该怎么做。

“是我不好――”,翔泽不由分说地将善美抱在怀里,任凭善美如何地想要挣脱他的怀抱,他的手始终不曾松开。“那个戒指不是想要套住你,如果因为它而让你这么难过,我宁可从一开始就没有它。”
“可是,学长――”,善美抽泣着。她的难过翔泽感同身受。认识善美这么长时间了,他怎么会不明白在得知戒指丢失后这个小傻瓜会不顾自己的不适疯了般地四处去找,以及她想要向他坦白的矛盾心情。但是就算这枚戒指真的遗失了,他也不愿看到善美丧气及失望的表情。
“要牵着你的手往前走的是我,不是那枚戒指……”善美啊,这样,你可以明白了吗?
“可是你应该还是会失望啊,那么重要的戒指……”,善美把头埋在翔泽的臂弯里,羞愧的心理让她不敢抬头。
“不错,我很失望!”翔泽皱起眉头,扶住善美的胳膊,“看着我!”摄人的眼神让善美无从躲避,“那枚戒指从来都不是我关注的,没有你,那枚戒指于我来说没有任何的意义。我之所以失望,是对自己,因为我,又害你哭了!”翔泽的眼里也泛着点点泪光,这个小傻瓜到底要他怎么做才可以停止自我伤害。
“学长――”,善美别过头去,擦干脸上的泪水,带着不敢相信的表情,“把你对我的好分给自己一点点,好吗?我实在不想看到学长再因为我而难过。”
“傻瓜――”,终于,翔泽幸福地扬起了嘴角,他的心意,善美终于明白了。“我会把对你的好当作是上天给我的机会,所以,再也不要哭了。”
“嗯!”破涕为笑的善美让翔泽再也忍不住吻上她的唇,
“为了我,请好好地爱自己。”这份爱对彼此而言都是上天给予彼此的机会,在这份幸福的甜蜜里,他们注定了就是彼此的归宿。
善美幸福的脸颊再也找不到泪水的踪影,而翔泽,只是环抱着善美,静静享受着这份爱带给他的安宁。
“要做我最美的新娘!”看看怀里温馨如初的善美,翔泽从口袋里取出那枚失而复得的戒指,“它只是一枚再普通不过的戒指,能套在你的手指,是它的荣幸,所以,如果有一天,它真的不见了,也不用伤心,因为还有我,在你的身边,永远不会消失。”
“学长,怎么可能?”,那枚戒指,此刻正在翔泽的手中?善美吃惊地回过头来,惊讶中却又饱含着幸福的激动,
“对不起,也许我应该早些让你知道,这样――”,翔泽端详着善美纤细的双手,如那晚挽留善美,战战兢兢地将戒指慢慢地套在她的无名指上。
“不要说了――”,善美娇羞地轻捂住翔泽的嘴唇。“我明白,”明亮的眸子里已没有了不定的犹豫,“我会是学长幸福的新娘。”再次低头看看无名指上闪烁的灿烂,善美坚定地点头。
“谢谢你。”在善美认定的笑容里,翔泽又迷惑了,这种美好远胜过钻石的光芒!

屋外凛冽的寒风怎么也阻挡不了两颗相爱的心,在这个冬夜里,当两颗相爱的心赤诚相见,就足以让幸福回归最初的跑道,并为幸福诠释以更完整的含义――即使生活为幸福打开另一道门,相爱的心还是会靠得那么近,哪怕只是远远地注视,这份注视里的柔情也足以让生活感动。

  评论这张
 
阅读(1755)|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