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幸福-Apple』'space

图文均属原创,禁止任何形式的转载或摘编!All rights reserved!

 
 
 

日志

 
 
关于我

一个旅居欧洲的平凡女子。有一点浪漫、有一点小资、无大志、愤名利、喜自由。过着慵懒闲适的生活、盼着随心所欲的远足、恬淡出行……

网易考拉推荐

《夏娃的诱惑》续(自编)-下部  

2010-03-31 06:34:51|  分类: 剧影点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场婚礼注定要受到各方面的关注。
“文荣集团未来董事长携手女主播,共谱冬天里的童话。”
“英伦情缘今日结正果,文荣集团未来董事长期待各方祝福。”
“未来董事长大婚,文荣集团酝酿巨变。”
……
“真是佩服这些记者的想象力,”翔泽轻笑了一声,面对镜子最后一次整理礼服。
“没办法,谁叫你是未来董事长呢,”贤达站在翔泽身后,“而且还这么不可思议地有魅力,”看着镜子里的翔泽,贤达半认真半开玩笑地说。
“喂,你说什么?”翔泽笑着回过头来,“贤达学长――”,
“今天要好好表现哦,可有不少人在看着你呢。”贤达拍拍翔泽的肩膀,“还有,恭喜你!”贤达微微朝翔泽点点头,露出祝福的笑容。“今天我才愿意相信你和甄善美小姐真的很相配。”
“哈哈,谢谢你,”翔泽看看贤达身后穿梭的宾客,压低了声音,“你是不是有去看过善美了?”
“啊?”贤达凑近翔泽的脸,“是啊,很漂亮,让我有点不敢认。”贤达偷笑着,注意到翔泽期待的表情,
“怎么,还没准备好?”翔泽正想要说点什么,却眼见父亲走了进来。
“董事长”,贤达退到一边,
“爸爸――”,翔泽向贤达使使眼色,他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见到善美,那套他特地从米兰订制的婚纱,此刻,该是怎样地与善美柔美的面庞完美地合二为一。
“今天我很高兴,”在翔泽的记忆里,父亲极少象今天这样笑得开怀,“所以,我忍不住去看了看善美,”言谈间带着得意。
“啊?”翔泽与贤达相视一笑,“善美她?”
“很美,很美,”他不住地点头,“所以今天你也要好好表现哦,”他的儿子从来不曾让他失望,所以,今天,他只是以父亲的身份,来见证他期待多年的时刻。“奇怪,我怎么看起来比你还要激动?”
“爸爸――”,翔泽理解地紧握住父亲的的手,今天,在他生命中最重要的时刻,他和善美同样希望得到父亲的真心祝福。

 

善美难以置信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这是她吗?摸摸那张洋溢着幸福的脸,善美切切实实地感受到今天的幸福并不是假象。
“哇,善美?!”招弟抚过善美的婚纱,“这是尹理事,哦,不对,未来的董事长亲自挑的吗?天哪,怎么会这么美呢?”招弟一贯的夸张,让房间里的人都笑起来。
“善美,今天真的很漂亮,”永希疼爱地轻拍善美的脸,“我的眼睛都不愿从你的脸上移开了。”
“永希,发现我们的共同点越来越多了,”庆喜前辈还在替善美整理婚纱,这时抬起头来,与永希默契地一笑。
贞淑静静地坐在贵成身边,看着眼前热闹的一群人;而贵成则是激动得不知该说什么好,只是傻傻地朝善美笑着,而且眼里不时会莫名地湿润。
“爸,”善美唤了一声,转过身来,向贵成扬扬握紧的右手,“要幸福哦!”善美只是动着嘴唇,然而在贵成点头的瞬间,父女间的默契竟是那样的珍贵。
“有其父必有其女,”贞淑笑着别了贵成一眼,“真没办法。”

翔泽从来没有象今天这样紧张,
“在甄善美面前的永远只是尹翔泽,不是理事,也不是文荣将来的董事长。”所以,今天,即使婚礼的现象聚集了MBS的所有高层,翔泽的脸上却表现出难得的意外与激动。
“今天的翔泽好不一样哦,”永希轻声对贤达说,“他是不是太紧张了?”
“哈哈哈,永希,如果你还记得翔泽差点辞了理事的职务去伦敦陪善美,就该理解今天他的表现实在是太正常不过了,”贤达一直合不拢嘴。“我终于笑着看翔泽牵起善美的手了。”
这样的场合,似乎所有的宾朋都感染了翔泽与善美的甜蜜。

“今天,借神的旨意,我们共同见证一对新人的结合。请问,尹翔泽先生,你是否愿意接受甄善美小姐为你的妻子,无论生老病死,困境危机,始终不离不弃?”
“我愿意!”没有一丝的迟疑,翔泽有些忘情地勾起善美的手指,“我愿意!”他再次强调,善美的手,就是来生,他也不会放开。
“甄善美小姐,你是否愿意接受尹翔泽先生为你的丈夫,无论生老病死,困境危机,始终不离不弃?”
“我愿意”,善美始终低着头,翔泽的小动作让她有些意外,尽管想挣脱,却不料被他越抓越紧。
“学长――”,善美终于忍不住转向翔泽,虽然他们的结合不可避免地要成为明天报纸的头条,但这样的动作,面对众多熟知的同事和朋友,她实在觉得难为情。
“不要害羞,看着我就好!”翔泽偷笑了一声,看看善美羞红的脸颊,“我喜欢看你理直气壮的表情,因为从今天开始,尹翔泽只是甄善美一个人的!”翔泽凑近善美,在她耳边轻声说道。
“学长――”,善美回过头来,翔泽的故意让她不知该如何回应,但右手却很自然地勾住翔泽的胳膊。
“对,就这样!”翔泽收起善美专享的调皮,牵着善美的手转过身来,“谢谢大家,谢谢大家!”说着,他将善美的手举过头顶,将内心的喜悦与幸福毫无保留地传达给在座的宾朋。
善美的脸上洋溢着知足的笑容,虽然是本该表达幸福的场合,甜蜜与羞涩还是让她很不习惯。
“善美,好棒,好棒!”招弟一个劲地拍着掌,“要幸福哦,要幸福!”
“会幸福的,会幸福的。”晨水颇有感触地念喃着,不觉得也握住招弟的手,分享此刻的甜蜜。
“嗯,”翔泽的父亲只是不住地点头,同时,也不忘挥手向身边的好友表示感激。

今天,幸福不是结局,只是另一种甜蜜的开始!

宾朋散去之后,在属于翔泽和善美新的天地里,仍保有着一份散不开的温馨。
“善美,很累吧?”翔泽拍拍身边的空位,示意善美在自己身边坐下。
“还好啦,”善美不太自然地理理头发,看看身着便服的自己,“这样和学长面对面,还真是不太适应啊。”善美嘟起小嘴。
“所以,要给自己时间,”翔泽也低头笑笑,“其实你只要做甄善美就好,而我,在你面前,永远是尹翔泽。其他的嘛,”翔泽起身牵住善美的手,终于,善美在他身边坐下来,“不需要多想。”
“就这么简单吗?”善美习惯地挽起翔泽的手臂,“可是有时候我还是会想耶,学长,你说那天要不是你撞到我,现在的你,现在的我,会是什么样呢?”善美幸福地靠在翔泽的肩膀上,“学长的肩膀好温暖哦,所以,我想我还是宁愿被学长撞到啦!”调皮的表情又回到善美的脸上,
“啊?这样啊?”翔泽宠爱地轻拍善美的脸,“想不到甄善美小姐期待被我撞的表情也可以这么理直气壮?算算看啊,假装不哭的时候理直气壮,生尹理事气的时候理直气壮,还有没有?”翔泽用手指回忆着善美的窘事,
“有啊,”善美仍是一副理直气壮的表情,也将翔泽的手臂搂得更紧,“这样就是理直气壮!”
“哈哈哈,”翔泽笑了起来,“还真就是喜欢你理直气壮的表情,这让我感觉自己很受重视,”笑着,他顺手善美搂在怀里,“这种感觉好棒!”
“喂,学长――”,感觉到自己的理直气壮被翔泽用来自我夸耀,善美本想反驳,但不想双手被翔泽紧紧握住,
“就这样一直抱着你,”翔泽甜蜜地在善美耳边诉说,“今后也许会有很多困难,但只要想到我在你身后会这样一直看着你,就不许有哭的念头,知道吗?”
“嗯,”善美感动地点点头,“学长,我也要一直看着你,只要能看着学长,这个世界就不算太糟。”
“有你真好,”翔泽吻住善美的额头,“其实真的很想和你重返剑桥,再游康河,”
“那我们说好圣诞假期一定去?!”善美朝翔泽眨眨眼睛。虽然因为文荣集团的改革让翔泽最终在善美的理解下放弃了蜜月之行,但善美只要一想到每天仍能和最爱的学长一起,蜜月的特殊性在她心里就已经不是那么重要了。“我还有好长的假期哦,”虽然没有了蜜月旅行,但翔泽却坚持让善美休息至假期结束,“你好不讲道理哦。”善美甜蜜地嗔怪却让翔泽对善美的撒娇照单全收,
“以前呢,对于我的滥用职权,你总会过意不去,不过,以后啊,”翔泽得意地扬起头,“我会充分利用我的特权,”知足的幸福溢满嘴角,“我的特权嘛,也很简单,就是一直要看着甄善美小姐一直这么开心地笑下去,可以吗?”
“学长――”,善美害羞地在翔泽的脸上留下自己的印记,“我爱你!”
“我知道,很早就知道。”翔泽享受着善美带给他的美好,善美,注定是上天带给他的最大恩赐。

这一夜,两个相爱的人怀着深爱对方的心……

已经十一点了吗?本想撒娇的翔泽却意外地发现身边空空的位置,善美呢?听到客厅里忙乱的声音,他笑着摇了摇头。
温暖的阳光让翔泽对这个初冬的上午充满了期待,而昨夜,枕边的温柔仍让他不忍暂时放下那份自然却又带着些许暧昧的温情。
“甄善美小姐,早上好!”翔泽套好毛衣,走进客厅,
“学长――”,善美抬起头来,朝翔泽做了个鬼脸,“小懒猪!”
“如果有你陪着,我宁愿一直这样睡下去,”翔泽眨眨眼睛,故意逗着善美,“昨天睡得好吗?怎么不多睡会?”翔泽走近了看,“在忙什么啊?要不要我帮忙?”
“我也想多睡会啊,”善美将翔泽推开,并摇摇头,“不过,好象睡着睡着就闻到泡菜火锅的香味,”善美投入地回味着梦中的味道,“奇怪,我怎么会想到泡菜火锅呢?”
“是啊!”翔泽笑着将善美拥入怀中,“明明是我抱着你,怎么会有泡菜火锅的味道?”
“哈哈哈,学长,”善美用自己湿渌渌的手指轻拍翔泽的脸,“是不是你有偷吃啊?”
“什么啊?”翔泽使坏地狠亲了善美,善美这才放开自己的手,满脸通红的,“怎么你还有买啤酒吗?”
“嗯,”善美点点头,和翔泽谈起她特别的准备使得她忘记了先前的尴尬,“你昨天不是说很想回英国看看吗?想想啊,现在我们就在伦敦的街头,吃着最正宗的泡菜火锅,喝着特制的英国啤酒,而对面,就是安静的泰晤士河,”善美指着窗外的小路,“还有什么会比今天的午餐更棒呢?”
“没有什么比你更棒,”翔泽满足地拥住善美的肩膀,特制的泡菜火锅,特别的新婚妻子,宠溺的笑容再次溢满翔泽的嘴角,“善美,下午想不想去游乐场?”期待的表情,等着善美点头。在甄善美面前的,只会是最真实表达自己的尹翔泽。
“哈哈哈,学长,”善美的眼里闪着惊喜,“怎么可能?难道你又收到我的电波了吗?”
“哎――”,翔泽故意叹了口气,“幸亏是在家里,不然我真难以想象全游乐场的人收到你的电波会是什么样。”
“尹理事!!!”善美突然提高了声音,“不过如果真那样的话,会不会为国家节约少许的电力资源呢?”调皮的表情再次回到善美的脸上,
“我认输了,我认输了,”翔泽举手投降,“象甄善美小姐这样的国宝是不能让国家知道的,所以呢,最好还是陪在尹翔泽的身边,会不会有点自私啊?”
“不会啊,”善美很自然地给出否定的答案,却不料诡计得逞翔泽一脸的得意,“学长――”,
“哈哈哈,好啦,好啦,”翔泽疼爱地亲亲善美的额头,“我去洗手,一会来帮你。我可不忍心看我的新婚妻子被厨房困住。”翔泽与善美相视一笑。
什么时候开始,翔泽真的愿意想象自己的家里可以象今天这样充满欢声笑语,那种出自内心的真诚的快乐,此刻,他心存感激。
看着学长不舍地暂时走开,善美感动地嘟起嘴唇。他,早已注定会守候她的生活吧,从认识他的第一天开始,她是不是就已经习惯了他的守候?

MBS协理办公室。金协理冷笑着看看眼前的老部下。
“尹理事做事你又不是不知道,广告部门的改革势在必行,只是怎么个改法,他应该也会听听你的意见,毕竟这一行,你要比他老道得多。”金协理喝了口咖啡,不紧不慢的。
“不是这样的,”对方仍一脸的焦急,“我们内部已有大规模换人的传言,另外,下个月尹理事已经安排审计公司进驻广告部门,好象是要清查近三年的帐目。”于他来说,金协理应该是最后一个可能帮到他的人了。
“什么?”金协理站了起来,“不可能,不可能,”声音也在瞬间提高,“这些事情我完全没有听说过,而且现在尹翔泽还在度婚假,怎么可能?”由吃惊转成愤怒,金协理说话也颤抖了起来,“他不可能有足够的精力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开始下一轮的动作!”
“可是,金协理,”对方一直毕恭毕敬地,“这件事都已经传到这样了,看来不象是假的,而且我已经暗中找人调查过,MBS确实和那家审计公司联系过,我担心――”,
“担心什么?”金协理完全地不屑,“我还就不信了,电视台他说了算,难道以后广告部门也要看他的脸色?有我在,你不用担心,”金协理舒了口气,“这件事我会找董事长谈谈,广告部门的收益占到全集团的20%,可容不得他这样为所欲为。”


喝干最后一罐啤酒,善美欢呼地将易拉罐抛得老高,“HOORAY――,学长,我今天好开心”,
翔泽沉默着,宠溺地看着善美的快乐,
“还记得吗?那天我们也是这样坐着,”记忆回到两年前的某天,在游乐场里,擦干自己的泪痕,善美也是如此向翔泽宣称着自己的满足与快乐,“月亮、学长、啤酒、游乐场……,一切的一切,好象都没有变,是不是,学长?”
“嗯,”翔泽笑着点点头,“不过有一件事变了,”翔泽说着起身捡起善美抛下的易拉罐,“我得要一直看着你,象这样,”然后将它扔进树下的回收箱,
“学长――”,善美撒娇地翘起嘴唇,迎着翔泽,“那我希望六十岁的时候,我还可以这样挽着你,”她挽起翔泽的手臂,“还是坐在这里,喝着啤酒,看太阳下山,你说好不好?”
“好!”翔泽感怀地搂住善美,“不过我有个要求,”
“哦,还要有要求哦?”善美抗议地抬起头,
“看你喝啤酒的模样真有点替你担心,我不在的时候可不能这样喝啊,”翔泽轻拍善美的头,“我会担心你。”
“哦,”善美吐吐舌头,“不过都怪你啊,如果不是在伦敦遇到学长,就不会学会喝酒啊――”善美试图辩解,却发现翔泽突然痴迷地看着自己,“怎么?我有什么不对吗?”
灯光下的她柔美而迷人,酒精的作用而为她添了一丝妩媚。
“好,好,都是我的错,”翔泽的脸上泛起得意的表情,“那就罚我背你到停车场吧,快,”说着,他半蹲下,
“不要吧,学长――”,善美四处看看,有些紧张的,天色已晚,并没有多少人注意到这对亲密的爱人。
“怕什么,快啦!”翔泽坚持着,幸福的感觉并不怕与人分享,
“哦――”,善美还是有些犹豫,不过双手却自然地攀上翔泽的肩膀。
但此时,翔泽的电话突然响了。
“喂,你好,”翔泽有些懊恼突然的来电打断了他与善美的嬉笑,不过听到是父亲的声音,马上回复随意的语气,“我和善美在游乐场,也准备回家了,”说着,朝身后的善美笑笑,“明天晚上回家吃饭?应该没有问题,好的。明天见。”
挂断了电话,翔泽握住善美的双手,“明天只是便饭,不用紧张。”
“可还是会紧张啊。”翔泽终于背起善美,“那明天还是要准备礼物的,”以新媳妇的身份第一次上门拜访,总不该两手空空吧,善美在心里盘算吧,“可是该准备什么呢?”
“你来拿主意!”第一次,翔泽将决定权交给了善美,“累了,就在我肩膀上睡会,以后要少喝酒。”
“罗嗦!”善美被宠溺的幸福包围着,不觉夹紧了双手,紧靠在翔泽耳边。任凭翔泽将自己带向只属于他们的幸福的小窝。
身后是被路灯拉长的身影,翔泽与善美,在此刻,化身为一体。

 

这天的新闻部忙得不可开交。而贤达的桌上则堆满了新闻部各类人员对于新闻部改革的设想。
“应该加大文娱报道的力度,使MBS在国家文化传播与吸收方面走在最前列。”
“新闻报道太过沉重,轰动的效应可以暂时提高收视,但无法使观众对电视台产生更大的认同。”
“新闻主播应更贴近大众。”
……
贤达头疼地叹了口气,原来以为开放的创意可以为自己带来独特的思路,然而这样的开放却成为大家大吐苦水的良机。
“原来,新闻部并不象我们想象的那么完美啊。”贤达看看坐在自己对面的启宗前辈,“你怎么看?”
“其实啊,我也有一肚子的苦水啊,”启宗前辈皱着眉头,这次,他倒是难得的正式,“文娱报道确实一直是我们的软肋,没有长久以来受到观众追捧的栏目,也没有受到各方认同的强势栏目,贤达,先从文娱部分开始吧,我支持你!”
“啊?那文化艺术舞台呢?那到底也是MBS的招牌栏目。”贤达不解地问。
“那只是周末可以吸引年青人眼球的节目,要说成为该节目的死衷,实在很难,”启宗前辈实话实说,而贤达的脸色已经变得很难看,
“或者我们可以借文化艺术舞台来做点什么,”贤达脱口而出,却获得启宗前辈肯定的赞同。

“爸,这是善美准备的饭团,说是带过来给大家尝尝,”翔泽将善美精心准备的饭盒交到父亲手中。
“啊?”父亲一脸欣慰的诧异,“善美,你到底还有多少惊喜带给我啊?”他很自然地牵起善美的手,“不要紧张哦,这里也是你的家。”
“谢谢爸爸,”善美笑着点点头,这才发现金协理也正坐在客厅。
“善美啊,好久不见了,”金协理礼貌地起身,“看起来气色不错”,
“谢谢。”善美看看身后的翔泽,对于他,与翔泽的感觉一样,那声“舅舅”怎么也叫不出口,“谢谢您一直的关心。”
“善美总是这么惹人疼爱,”阿姨走过来,在善美身边坐下,同时,接过翔泽父亲递过来的饭盒,“紫菜饭团?”
“嗯,是善美准备了好长时间的,”翔泽欣赏地看看善美,“说是不知道该准备什么礼物,我也还是第一次有机会尝到善美亲手做的饭团,很棒,一定要试试。”
“那我就不客气喽,”轻松的氛围让在场每个人的脸上洋溢着笑容,当然,金协理除外,
“我看,”他吞吞吐吐地,很显然,翔泽的注意力并不在他的身上,“我们三个还是到书房谈谈公司的事?”
“公司的事?”阿姨看看翔泽的父亲,又再看看翔泽,今天这样的聚会,谈公司的事实在破坏气氛,
“公司的事应该回公司再谈,”翔泽的目光始终只停留在善美的脸上,“放心,我不会忘了后天上午九点的部长会议。”翔泽轻松地一话带过,“善美,你也来一块,”说着,他夹起一块饭团想要直接送到善美口中。
“不要啦,学长――,”善美红着脸看看自己身边的阿姨和翔泽父亲,同时怪不好意思地向翔泽使使眼色应该停止这种恶作剧。
“哈哈哈,善美,我们三个可以选择暂时性失明,”翔泽父亲难得的开怀大笑,并会意地朝翔泽眨眨眼睛。
“啊?哈哈哈,爸爸。”翔泽也没想到父亲会有如此的反应,但很快,他的双眼又被笑意溢满。
金协理压抑住内心的无趣,但又不得不装出玩笑的表情。
“您也来一块吧?”善美将饭盒递至金协理面前,“做得不好,还请您多指教。”
“啊?我?”没想到自己受到善美特别的关注,金协理半起身接过善美手中的饭盒,“看起来很不错!”
“所以一定要试试。”翔泽终于朝金协理笑了笑,
“看来以后我该向善美请教怎么才可以做出这么美味的紫菜饭团了,全家人都喜欢得不得了。”些许的尴尬气氛终于被驱散,阿姨亲密地拉起善美的手,言语间充满了疼惜。
“阿姨,哪里有――”,善美也放下最初的紧张,在翔泽的注视下,她总是会最短时间内去适应新的环境,并学着将自己的真诚传达给每个人。
“不要谦虚哦,”翔泽也竖起了大拇指。他的妻子总是在最不经意间带给他惊喜与骄傲,看来,以后的日子里,他也得学会尽快地适应。

贤达再仔细通读连夜赶出来的计划书。思前想后,他还是决定将这一想法尽快地告知翔泽。
“怎么?要改变文化艺术舞台的作法?”翔泽有些意外,但在非工作时间里,他还是习惯用调侃的方式与贤达交流自己的思想,“不会连蜜月祝福的话都不说就直接谈工作吧?”
“我倒是觉得现在的你已经甜得不需要我的蜜月祝福了,”贤达笑起来,“不过还真是不好意思,这个时候应该有打扰到你和善美吧,”
“没有啦,”这时的翔泽坐在窗外的躺椅上,初冬的早晨可以放松地享受难得的阳光,这种感觉让他很惬意,不过可惜的是,善美只是留下特意泡制的咖啡,“我想陪她回家,不过被她拒绝了。没办法,就算被她拒绝,也不能有抱怨,”翔泽笑着记起善美出门时的表情,
“今天只是回家替爸爸打扫打扫,学长明天还要工作哦,所以今天呢,就留在家里休息,乖乖听话!”在翔泽可以阻止善美出门之前,善美已经骄傲地扬长而去了,原来今天,自己竟然被算计了?临回公司的最后一天新婚假,他本来都想着该怎么陪善美,可是怎么陪都好象不够。
“哈哈哈,”贤达无可奈何地摇头,此刻,幸福的表情又是溢满翔泽满足的嘴角吧,“我都可以画下你那种宠溺的表情了,不要这样好不好?”贤达提出抗议声,真没办法,自己竟也不可思议地因为翔泽和善美不觉地笑起来,
“好,好,好,”翔泽笑着耸耸肩,明天的部长会议他也极想听到各方正式的有操作性的方案,“我不想因为我的判断而影响你的计划,虽然我也认为文化艺术舞台有改革的必要性,但是怎么改,这种改法的持久性又在哪里,你需要依靠你的团队来说服我和其他董事,”
“但是金协理那方面――”,这就是贤达的担心,金协理与翔泽一直以来的不对调让他不得不对自己的每一个想法仔细考虑,
“金部长,”翔泽改换了称谓,“你只要做好你该做的事就好,站在公司的角度,只要能为公司带来收效,相信金协理也无话可说。”从私人的角度,贤达及新闻部门都让翔泽比较放心,但是要作为此次改革的首要动作,他也不得不更为慎重。

颇有成就感地完成打扫任务后,善美放心地关上房门。但意外地,却在转身的瞬间,发现学长以及那辆熟悉的座驾。
“学长,怎么想到来接我?”善美的脸上仍然充满着因惊喜与感动所带来的温柔笑意,
“不放心你啊,”只是半天不见,翔泽却对这样的碰面充满了期待,“累不累?”体贴的问话也让善美忘记了刚才因着急回家见学长而刻意为自己增加的工作强度,换之,是幸福地摇头,“以后这样的事情也要叫上我,两个人一起做,会做得快些,而且再也不能把我象傻瓜一样地留在家里,那种感觉很不好,”
“哪里有嘛,”善美得意地笑笑,“不是傻瓜,是学长――”,善美的撒娇让翔泽无从应付,只能笑着无奈地点头。
“还有几天的假期,”善美的脸上突现苦恼的表情,“本来打算明天去看迎美的,不过爸爸和阿姨出门前有留言说她随志愿者去了南部,怎么都这么突然?爸爸和阿姨也突然决定单独去旅行?”
“只要他们开心就好,所以也不用特别为他们担心,”翔泽握住善美的手,并很自然地替她理好鬓角的头发,“这样会不会觉得安心一些?”
“学长――”,如花的笑容在翔泽的安慰后很快又回到善美的脸上,“明天我送你上班吧,不过,这样会不会有些奇怪?”这个提议让翔泽心动,虽然听起来并不十分合理,但只要是善美的提议,不管在什么时候,似乎都足以引起翔泽十二分的关注。
“怎么会奇怪呢?”翔泽痴笑着,“但是我会担心那之后你一个人要怎么回家?或者我可以安排助理送你?”
“不要啦,”善美摇摇头,“明天早上你还有重要会议,不要因为我而受什么影响,”善美已经开始计划接下来的假期该如何度过,“我还打算去书店看看,刚才整理房间的时候找到几本英文参考资料,才想起又快不记得那26个字母了,得加油补上啊。”善美不好意思地吐吐舌头,虽然在翔泽面前,她的英文一直让翔泽持保留意见,不过,也许通过努力的她真的可以让学长刮目相看?
“嗯,不错的计划!”翔泽立即表示了支持,“不过慢慢来,不要给自己太大的压力,知道吗?”翔泽轻拍善美的脸,柔弱的外表也足以让他感动于善美那一份真诚的决心,他的善美可以做到,他相信,因为她已经足够优秀!“真的,看到你笑,比什么都好!就连我本来担心着明天的会议,现在也感觉是全身轻松。”翔泽舒了口气。
“会有什么问题吗?”翔泽轻松的回应却让善美不免担心,“学长,你也不要给自己太大压力哦,”善美学着翔泽的语气,“而且我相信,学长会把公司的事情处理得很好的!”
“有你支持就好!”翔泽再次传达爱的电波,“甄善美小姐,为了答谢你的支持,晚上一起吃饭吧?”
“啊?吃饭啊?”善美装出犹豫的样子,“我可不可以不要吃很贵的泡面啊?”
“啊?不吃很贵的泡面?那就比较麻烦了。”翔泽笑着为善美打开车门,“今晚听你的,吃什么我都陪你!”在善美耳畔,翔泽轻声地说。
“学长,公司的事,尽力就好,我相信你!”翔泽的放松并没有让善美抛开之前的担忧,
“小傻瓜,不会有事的。”翔泽疼爱地亲亲善美的脸颊,有善美陪着他,他更加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该怎么做。
此刻,为彼此困扰而分忧的感动又系起善美与翔泽,在这段爱的路上,他们教会彼此的成长。

  评论这张
 
阅读(2819)|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