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幸福-Apple』'space

图文均属原创,禁止任何形式的转载或摘编!All rights reserved!

 
 
 

日志

 
 
关于我

一个旅居欧洲的平凡女子。有一点浪漫、有一点小资、无大志、愤名利、喜自由。过着慵懒闲适的生活、盼着随心所欲的远足、恬淡出行……

网易考拉推荐

《夏娃的诱惑》续(自编)-下部1  

2010-03-31 07:10:16|  分类: 剧影点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例行的部长会议本应无波无澜,却因为贤达正常的节目改革建议为它增添了些许不平常的味道。各部部长面面相觑,看看贤达理所当然的表情,再看看金协理明显压抑的脸色,广告部下一步的动作还未公布,金协理一直以来最推崇和重视的栏目――文化艺术舞台却成为首先炮轰的对象。
“文化艺术舞台一直是我监管的栏目,”金协理注意到翔泽平静的反应,看来他是早知道金贤达的想法,“所以在该栏目改动之前,我想我有必要与金部长深入地探讨,而今天,这不该是讨论的主题。”金协理扶正镜框,
“金协理,”翔泽明白在座大部分人的意见,“我很感谢长久以来你对文化艺术舞台栏目的付出,但是在上一次部长例会上,我已经明确地表达过,而且也通过董事会正式地发布了,金贤达部长将会全面接手新闻文娱部,现在,他只需对我及董事会负责,”早就猜到例会上可能的反应,但是看到大部分人仍然被金协理所谓的权威与职务所震摄,这让他不免有些气馁,即使决议在圆桌上可以因为他董事长的名衔而被获得通过,但在执行的全过程,阻力更可想而知。“而且,我想你们中的大部分人会对金部长的提议感兴趣,通过大家的评判来正确地看待一个栏目的改革,我相信是再好不过的事。”翔泽理性地说出了自己的想法,虽然金协理看起来仍有抱怨,但是翔泽马上向贤达示意,“金部长,你可以开始了!”
贤达朝翔泽点点头,通过这段时间以来对收视率及节目形式的全面研究,他相信也是时候对MBS的老牌栏目做出变更了。
但是就在贤达叙述的当中,金协理突然站了起来。这也打断了贤达的展示。
“不好意思,我有些不舒服,先离开了!”金协理再也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如果说翔泽从来没有把他当作应当尊重的长辈,那么,以他在MBS的资历,也决不应该受如此的冷落。
“金协理,金协理――”,身边的广告部长试图拉住金协理,但眼见他摔门而出,却毫无办法。
“金部长,你可以继续了!”翔泽扫了一眼门口,他有预感,自己的麻烦真正地开始了。

“混蛋,混蛋!!!”金协理气极败坏地掀翻桌上的所有文件,在部长会议上,这么直接地让他难堪,他还真是轻估了尹翔泽的魄力。“你等着,尹翔泽,还不到你为所欲为的时候!”

站在文荣大厦的底楼,善美看看手上提着的蛋糕,这个时候出现会不会不大好啊?“甄善美,你是不是想得太多了?”善美笑着拍拍自己的脑袋,一会,却又因为担心翔泽误了午餐而皱起眉头。
“不好意思,小姐,麻烦你帮我转交给尹翔泽先生。”最直接的办法是转由服务台的小姐送达。
“尹翔泽先生?”对方抬起头来,“请问你是――”,象这样直接的物件是不可能送到文荣大厦的最高层的,
“我是?”善美看看人来人往的大堂,“我还是留言吧,”想要给学长带来惊喜的念头让善美有些激动,留言准备妥当,落款是“S”。
“这样就可以了吗?”奇怪的留言让对方不得不再次确认。
“嗯,这样就可以了,”善美点头致谢,“辛苦你了!”如果在这种场合被人认出来应该是很难为情的事吧。善美调皮地笑笑,又回头看看文荣大厦的顶楼,这会的学长,是不是还是苦恼着公司的事情呢?

 

翔泽揉揉有些胀痛的脑门,四个小时的会议,还有来自各方的猜测与不安,说不心烦是假的。
“贤达,把这些任务分给你的团队吧,在一个星期内,我要看到你们的进展!”面向全国的主持人甄选,选拔的完整形式,节目本身的不断完善,还有广告赞助的介入,这不管是对新闻娱乐部门,还是对MBS,都是一种全新的尝试,要在整个活动的进行当中展现MBS对于节目的掌控能力,并让所有人相信这样的开始会给MBS带来更大的冲击与变革,并心悦诚服地接受,这不能不说是种极大的挑战。“如果需要调配什么资源,我会让李秘书协助你!”
“谢谢!”贤达整理好全部的文件,并点头致谢。看起来,计划永远比实施要简单得多。
“不要有压力,文荣集团会全力协助你们部门,”翔泽理解贤达的不安,
“嗯,我们会努力的,”贤达看看翔泽,其实说服董事会通过他的计划书,翔泽承受的压力相比他而言要大得多,金协理、还有一帮董事似乎都在等着看他们的笑话。
“好啦,”翔泽终于展开了笑容,工作的压力对于他而言也是种愉悦吧,不管怎么样,他的压力只会给对方带来更大的压力。“除了文化艺术舞台之外,说说你们部门其他的变化吧?”
“其他的变化?”贤达也试图让自己放松下来,“善美看来得快点回来啊,我们不断地收到观众的来信和电话,没有善美的‘夏娃的早晨’都让全国主妇的工作效率降低了20%啊,昨天李庆喜也因为这点向我投诉,”这个消息让两个人的谈话回到了平时的轨道,
“哦,会这样吗?”翔泽笑开了,“善美听了应该会很高兴吧,”下意识地,翔泽拿起电话,私下里,面对贤达学长,他从来不会掩饰自己的真心,
“你不是要打电话给善美吧?”贤达笑着摇摇头,提到善美,他始终无法将眼前的翔泽与文荣集团的董事长联系起来,
“为什么不呢?”翔泽幸福地扬起嘴角,他的善美这会在忙什么呢?
“董事长――”,不识趣的敲门声让翔泽暂时放下了电话。进来的是李秘书,而他的手上,提着――?
“不好意思,是位小姐送来的蛋糕,这里有她的留言。”
“蛋糕?”贤达看看因无法及时拨通电话而有些懊恼的翔泽,又看看眼前看来新鲜且诱人的蛋糕,“我还真是饿了,哪位小姐送来的啊?”
翔泽并没有理会贤达,向李秘书示意可以离开后,他捧起那张留言条,
“老是忘记吃饭的人是大坏蛋!――你永远的拥护者S”。
“善美?”翔泽若有所思地抚住下巴,宠溺的笑容瞬间又清晰地跃上他的脸,“真是――”,一心惦记着他的善美有没有为自己准备丰盛的午餐?
“真好――”,略过翔泽熟悉的表情,贤达开始享用这份本该只属于翔泽的惊喜,
“算你走运,”翔泽得意地笑笑,眉宇间的透露的幸福让贤达很识趣地起身,
“五分钟时间给你打电话给善美,够不够用?”
“哈哈哈,”翔泽不好意思地低头笑笑,“到底是贤达学长啊,十分钟吧,你还有额外五分钟的散步时间。”
“尹翔泽!!!”贤达彻底地投降了,不过在他准备离开的刹那,他突然想到,“其实翔泽,对资深的艺人进行采访的新的文化艺术舞台,你有没有觉得善美其实特别适合那个位置?”
“善美?”自己也应该带着私心地这样设想过吧,
“嗯,”贤达肯定地点头,“所以希望你能说服善美来参加全国的甄选。”
“我会尊重她的意见!”看着贤达离开,翔泽很快拨通了善美的电话。

 

“恐怖分子劫持的飞机撞击美国纽约世贸中心……”,善美拍拍后脑,真是奇怪的自己,竟会要求在返回MBS之前可以将同声传译,或者说比较简单一点的现场即时翻译搞定,“难度好大!”善美不得不承认,而最要命的是她的英文往往在最关键的时候就会卡壳,“现场口译的东西让自己都觉得别扭,别人听起来就会更奇怪了,”虽然有些泄气,善美还是不得不提醒自己,要往前走,这是她必须克服的,还有,她已经向学长保证过了,她的英文啊,什么时候可以光明正大地走到台前?
善美看似苦恼的,“怎么办呢?”不过一会朝气又回到她的笑容里,
“甄善美,别抱怨啦,要加油哦!”善美朝镜子里的自己吐吐舌头,“怎么样也不能放弃!”她坚定地对自己说。


翔泽看看坐在对面的父亲,在他回公司的第一天,本来已呈退休状态的父亲却意外到访。
“爸爸,我知道你想和我谈什么事。”上午部长例会上金协理的态度已经让他觉察到自己接下来将要遇到的问题。
“翔泽啊,”虽然清楚地自己自己想要试图解决的问题,但面对翔泽――他一手选定并相信的接班人,他却明白自己该有的立场。“我无意对你的决定横加干涉,而且从有利于集团发展的角度,我也支持你今天所做的决定。”
“爸爸――”,翔泽有些意外父亲的态度,虽然他已经放弃了对文荣的具体事务的管理,但以前董事长的身份,以及他身后与他一同为文荣打拼的前辈,他却深知父亲意见的重要。
“我相信你可以做好,”他一直都这么认为,“但是对于金协理,我希望你能在不影响公司正常运作的情况下,以更为明智的态度来处理与他的关系,毕竟对于MBS,他也一直在尽心尽力地做,这一点,你可以接受吗?”
“嗯,”翔泽点点头,“我愿意在合理的范围以及工作之外,尊重他个人,但是我也希望他能以公司发展地角度试着来接受合理的意见。当然,爸爸,我也承认在某些方面我处理的方式并不对。”有的时候,他相信自己是有些故意地想激怒金协理。
“好啦,”今天的他并不是来指责翔泽的,而翔泽从接手新的工作开始就一直给他带来着惊喜,这让他更享受退休以后的生活,“以后要经常回家吃饭,我和你阿姨都希望能更多地看到你和善美,”
“哈哈,爸爸,”原来这才是他此行的最大目的,
“善美还好吧?”奇怪的是提到善美,他与翔泽都变得异常兴奋与期待,“这段时间没有看到她主持的节目,相信观众都很期待她的回归吧。不过,也不能让她太累啊。”
“爸爸,工作这方面,我希望能尊重善美自己的意见,”离开MBS,翔泽已经不能再象以前那样每天都有机会见到善美,但现在,想到善美每天都陪在他身边,这让他对生活充满了新的期待,
“好,真高兴你和善美能保持最终的模样,”翔泽父亲由衷地感叹道,“儿子,不要因为工作给自己太大的压力,我更想看到的是你们过得幸福。”
“谢谢你,爸爸。”以父子身份这样直接面对,尽管仍然背负重大的责任,翔泽却感觉到难得的轻松。

 

善美不好意思地看看走在自己身边的翔泽,婚后第一天回到MBS,他却坚持要送她,而且还要一直送到办公室。
“学长,其实你今天应该还是很忙吧?”善美红着脸看看来往的同事,再看看身边一脸理直气壮的翔泽,
“相反,甄善美小姐,我今天特地有半天的休假,”身边的翔泽故意别向一边,再次回到MBS,熟悉的感觉让翔泽有些许的激动,特别是与善美一起,“不要这么紧张,抬头挺胸,象往常一样,”此刻,他只有一种身份――甄善美的丈夫。说完,他有些使坏地朝善美眨眨眼睛,但很快,又不是不收起放松的表情对迎面走来的员工礼貌性地点头。
善美低头笑笑,翔泽的同行虽然让她不免尴尬,但感动的情绪却没受到一丝的影响。
“学长――”,善美胀红了脸,但眼见怎么都说服不了翔泽,只能加快了脚步朝办公室走去。
翔泽笑着摇摇头,马上跟上善美的步伐,此刻,也只能忍受员工奇怪的眼神了。


办公室好久没有象今天这样热闹过了。
“嗯,气色很不错哦,”永希拉着善美的手,看看她身边的翔泽,在办公场合,她无法不避及翔泽的身份,只能朝他眨眨眼睛,“好象胖了耶,”
“善美,有没有想我们啊,”启宗前辈一如既往地站在善美一边,“真是奇怪,少了善美的办公室就是好象少了什么啊。”
“是不是因为没有人给你泡咖啡了?”庆喜前辈笑着瞪了瞪启宗,
“哪有?”启宗前辈假装板起脸,“看善美笑笑,哪怕听到再坏的新闻,这个世界也不算太糟啊。”
“前辈――”,晨水挤开启宗前辈,“尹理事,哦,不对,董事长在呢。”晨水暗暗笑笑启宗前辈夸张的反应。也正因为晨水的这句话,也才让翔泽有了说话的机会。
“今天的突然到访希望不会给大家带来不便,”翔泽仍然带着笑容,眼光不自觉地转向办公室中央的善美,“很长时间了,都没有机会说,谢谢大家一直以来对善美的帮助,”翔泽托起善美的手,也还真是默契,两人同时点头致谢,“因为我的问题,取消了蜜月旅行,所以也没准备什么礼物,真是不好意思,”如此的翔泽怕也是大家不熟悉的,他们只是静静地听着,感动于翔泽与善美的真诚。
“所以,在今天的工作结束后,我和善美――,”翔泽故意拉长了声音,随后,也换上放松的姿态,“想请各位吃饭,并且――,以大家熟悉的形式。”熟悉的形式?善美回头看看翔泽,看样子,今天的他是早有预谋。
“哈哈,熟悉的形式?”晨水第一个反应道,“董事长,能不能有要求的?我想听董事长唱歌!”
“哈哈哈,我也期待!”贤达率先鼓掌,算是对翔泽和晨水提议的附和,
“没问题”,翔泽看看善美,爽快地点头。

 

为了晚上的聚餐,翔泽特地换上了便服,今晚在座的都是曾与他一起努力过的战友,所以于他来说,也非常期待这样的聚会,与大家分享他真实感受的幸福应该是件很美好的事。今晚的他不是文荣集团的董事长,只是可以与晨水、贤达开玩笑的翔泽,只是善美的丈夫。
善美静静地坐在翔泽身边,虽然极想在大伙的玩笑中表现得镇定,但又不自觉地不时偷看翔泽,而每次,她的不小心总是让翔泽识破。
“甄善美小姐,你总是这样看我会让我脸红哦。”翔泽使坏地凑近善美,在她耳边轻轻地说,
“学长――”,善美嗔笑着瞪了翔泽一眼,假装再也不看他。
“董事长,”晨水还是改不了称谓,虽然言谈间少了该有的正式,“其实我一直都想知道你是怎么让善美留下来的,”晨水永远是停不下来的一个,尤其象今晚如此难得的聚会,
“晨水――”,好老的话题了,却有人始终紧追不放,而对这个话题感兴趣的当然也不只晨水一人。
“这个问题嘛,”翔泽呷了口红酒,看看大伙期待的眼神,又再看看身边善美娇羞的表情,“其实很简单,每个人在某一时刻都有非得去做的事啊,是不是,甄善美小姐,”意外地,他将善美的手高举头顶,如同婚礼上的一幕,骄傲与满足的表情从未褪色。而善美,虽然也因为翔泽突然的举动而觉得吃惊,但与翔泽凝望的瞬间却让在座的所有人因那份执着的认定而感动,
“翔泽,你这样不行――,”贤达笑着摇摇头,
“有什么不行的?”启宗前辈看着坐在对面的贤达,真是奇怪的家伙,总是带着看懂一切的表情,
“申启宗先生――”,庆喜前辈捅了捅不知所谓的启宗前辈,“你能不能少说点?”
“哈哈哈,前辈,”永希也笑了起来,真是奇怪的人,不久以前,他们都还是烦恼的单身,而今天,在座的八位,竟已是快乐成就的四对新人!“你会不会对启宗前辈太过严格了?”
“对啊,”启宗前辈认真地点点头,对永希与贤达竖起大拇指,“原来今晚只有永希可以了解我的痛苦啊,”
“痛苦吗?”晨水张大了嘴,该打的家伙,偷他的点子向庆喜前辈求婚的时候怎么不见一副痛苦的表情,“知道我被招弟训斥说不懂浪漫的时候,我是多么痛苦吗?还有贤达学长!”终于有了机会向大家吐苦水,
“晨水,”善美笑着拍拍身边的招弟,“真没办法,还是这个样子。”善美无奈地摇摇头,才发现今晚的招弟有些沉默。“招弟!你没事吧?”哪次她不是与晨水一起胡闹?
“招弟,要高兴嘛!”晨水捂住嘴,才意识到自己的诉苦忽略了招弟,哎,特别时期,女人都显得特别敏感,“要高兴,要高兴,是高兴的事情哦!”所有人的注意力停在晨水的脸上,而招弟也终于在晨水的宠溺下笑了起来。
“哪有什么值得高兴的嘛,都不知道人家多难受,这么多好吃的东西,却一点胃口也没有。”招弟嘟着嘴,然而她的反应,却意外地勾起所有人的好奇,
“招弟?”庆喜前辈恍然大悟地惊呼,“你该不是――?”
“是吗?”永希看看庆喜前辈的反应,也明白了招弟的状况,
“前辈――”,招弟的脸瞬间红透了,只是靠在善美的背后,
“招弟,你怎么这样?应该在第一时间告诉我嘛,”善美也不理会招弟的害羞,将她拉至胸前,“傻瓜,这是好消息啊,恭喜你,恭喜啦!”善美激动地抱住招弟,该死,这个好消息让她禁不住想哭。
“恭喜,恭喜啦!”翔泽笑着起身与晨水握手,“真是个好消息!”
“想不到什么事都让你这个家伙占了先,真是不服气啊,”启宗前辈也站了起来,“不过,还是要真诚地表示祝贺啊。”启宗前辈搭住晨水的肩膀,他们俩就一直这样,吵吵闹闹,却是体育组的金牌组合。
“我也有些妒忌啊,”贤达看看身边的永希,再看看被幸福包围的晨水,
“前辈――”,永希扬起嘴角,与善美相视一笑。

 

“董事长,来一首吧。”晨水向善美使使眼色,
“学长,”善美看看身边的翔泽,“真的要唱吗?”今晚兴致颇高的翔泽又喝了不少酒,这让善美不免有些担心。
“嗯,”翔泽点点头,“说过要唱的,怎么能食言呢?”理解善美眼神中的担忧,翔泽轻拍善美的肩膀,“放心,我不会有事。”善美的关心让他感动,直到善美放心地松开他的手,翔泽才不舍地走向舞台中央。
“董事长,”晨水早已准备妥当,看翔泽走过来,他将麦克风交到翔泽手里,“谢谢你!”晨水难得地正经,这一句道谢是为了翔泽今晚的屈尊演唱,是为了他与善美带给大家的幸福,也是为了他与所有人一道分享着他的幸福。
翔泽朝晨水点点头,眼光再次投向晨水身后的善美。“今晚我想要唱的是I SWEAR。”
台下是如雷的掌声,但大家的热情仍无法让翔泽将自己的目光从善美的身上移开。
……
I swear by the moon and the stars in the sky
I'll be there
I swear like a shadow that's by your side
I'll be there
For better or worse, till death do us part
I'll love you with every beat of my heart
And I swear
I'll give you every thing I can
I'll build your dreams with these two hands
We'll hang some memories on the walls
And when just the two of us are there
You won't have to ask if I still care
Coz as the time turns the page, my love won't age at all
……
“善美,”永希坐过来,握住善美的手,“一直都没有机会说,作为与翔泽一起长大的朋友,谢谢你带给他的幸福。”由衷地,永希向善美传达自己最真的祝福,
“谢谢你,前辈”。善美感激地看看永希,再转向深情演唱的翔泽,她的学长啊,总在最不经意间带给她最深的感动,也让她愿意在他的宠溺里一直无忧地笑下去,但她的眼里,却无法不闪动感动的泪光,
“小傻瓜,要笑啊,”翔泽注意到善美湿润的双眼,“要笑啊。”
“甄善美,要笑啊,”贤达看看善美,又看看翔泽,笑着摇了摇头,“如果这样也要哭鼻子,那就是尹翔泽的罪过了。”
“前辈――”,善美不好意思地别过脸去,再扬起脸时,终于露出了标志性的笑容,“这样可以了吗?”
“甄善美,很好!”是翔泽借着麦克风传来的声音,宠溺而深情。
“学长――”,然而,善美终究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因为学长,可以笑着流泪,于她来说,也是种幸福。
“到底是甄善美啊,”庆喜前辈与启宗前辈异口同声地叹了口气,珍惜自己所有的人才配得上幸福,难道不是吗?
幸福的感觉包围着所有人,庆喜前辈与启宗前辈冤家似的结缘,永希与贤达同志般深刻的情感,招弟与晨水嘻笑打闹却已结果的平常的幸福,还有,善美与翔泽一路走来、虽平淡却让彼此备加珍惜的关爱。
幸福的感觉会有尽头吗?

  评论这张
 
阅读(2293)|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