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幸福-Apple』'space

图文均属原创,禁止任何形式的转载或摘编!All rights reserved!

 
 
 

日志

 
 
关于我

一个旅居欧洲的平凡女子。有一点浪漫、有一点小资、无大志、愤名利、喜自由。过着慵懒闲适的生活、盼着随心所欲的远足、恬淡出行……

网易考拉推荐

《夏娃的诱惑》续(自编)-下部2  

2010-03-31 07:20:55|  分类: 剧影点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善美摸摸翔泽发烫的额头,哎,真是,善美皱起眉头,喝了不少酒,又因为担心自己着凉而将大衣让给她,真是个不会照顾自己的家伙。
“不要皱眉头,”翔泽看到善美板起的面孔,忍不住笑了起来,“记得以前你生气的时候就会叫我‘尹理事’,不知道以后你会用什么称呼。”
“学长――”,这个时候还可以开玩笑?善美赌气似地轻拍翔泽的额头,“以后不许这样了,不能再喝这么多酒,也不能因为想着照顾我而不顾自己的身体,这样的学长我不要。”善美嘟着嘴,很快取来热毛巾敷在翔泽的额头上,同时,又将房间里的温度调高。
“真想一直这样下去,”翔泽闭着眼靠在沙发上,被善美照顾的感觉让他很享受,也暂时忘记了自己不适。
“怎么可以这样子?”善美搁好靠枕,想要让翔泽躺得舒服些,并替他盖好被子,“就这样休息一会,等到头不那么晕了,我再扶你回房间,可不能睡在这里。”
“今晚我就睡在这里吧,你不要再为我忙了,”翔泽坐了起来,拍拍身边的空位,“来,坐一会。”
“学长,怎么可以睡在这里?”善美仍然带着紧张的表情,真是固执的家伙,也不懂自己是多么地担心,
“善美,听我说,”翔泽握住善美的手,真是惹人疼的丫头,“我不要把感冒传染给你,而明天一早你还要回电视台主持晨间节目,休息是最重要的,我希望观众能看到甄善美小姐最美的一面,”温柔地替善美整理好额前的头发后,翔泽将善美拥在怀里,“不要替我担心,我不会有事的。”好高兴能这样拥有善美,幸福与满足的笑容溢满翔泽的嘴角。
“怎么可能不担心嘛,”善美不放心地用手背再摸摸翔泽的额头,“明天是不是可以不用回公司啊?”
“不要担心这些,我会处理好的。”翔泽摇了摇头,“真是不听话的罗嗦的小傻瓜,”翔泽吻住善美的额头,“现在,我要看你回房间,听话。”
“怎么可以这样吗?”显然善美对翔泽的这一安排非常不满,“我不要,我要陪着学长!”善美的坚持让翔泽很快也意识到要说服她是件多么困难的事,“我不管,”没有等到翔泽的点头,善美很快从房间里取来被子和枕头,“看,我可以睡在地毯上啊,还可以看着学长,看你有没有乖乖地睡觉!”善美一脸的得意,这样,翔泽再也不能逼着她回房间了。
“甄善美小姐!”翔泽无奈地投降了。
“这样好奇怪哦,”善美替翔泽理好被子,“不过也还不错!”
这夜,翔泽一直握着善美的手,怎么也舍不得放开。

 

这天,公开招考“新文化艺术舞台”主持人的海报在MBS引起了空前的关注。
“很不错啊,”翔泽看到报纸上关于主持人招考的报道后拨通了贤达的电话,“观众的反应比我设想的要好,金部长,这回就看你们的了。”
“嗯,谢谢董事长的支持,”有了好的开始,这让贤达的团队有了足够的信心来面对接下来的困难,“正式的报名后天开始,接下来,我们还会在‘夏娃的早晨’再做两期的介绍。”
“加油啊!很希望在下周的‘文化艺术舞台’看到你们的最新进展,辛苦你们了!”对于贤达的团队,翔泽并没有什么担心的,节目的改革是不可阻挡的潮流,而他现在要做的,是让这种必然的改革得以顺利地进行。

在新一季的节目安排中,善美也在七点新闻主播一栏看到了自己的名字。而在贤达提升为部长之后,启宗前辈顶替贤达成为组长。
“善美,有没有兴趣参加文化艺术舞台的主持人招考?”午饭后,永希在休息厅里见到善美。
“啊?文化艺术舞台?”很显然,这并没有在善美的计划之内,“我觉得我的当前任务还是先把英语学好。”善美吐了吐舌头,亮中手中的参考书,
“你还真是用功啊,”永希拍拍善美的头,“学得怎么样啦?过段时间我可要来考核考核哦,千万不要偷懒啊。”
“前辈,放心,我会用功的。”善美笑着点点头,“我还听说前辈要担任文化艺术舞台主持人招考的评委哦,我也会看的!”
“是啊,”永希喝了口咖啡,“翔泽都出面要求了,如果再不答应好象很不尽人情啊,贤达前辈那里也说不过去,你说对吗?”永希笑着,也洋溢着幸福的神采。
“前辈――”,善美挽起永希的手,分享着她的幸福,
“你要加油哦,每天的七点新闻我都会看,要好好表现,知道吗?”看着善美一点一滴的进步,永希也替她高兴,“九点新闻的位置我只想传给你啊!”
“前辈――”,善美睁大了眼睛,现在的她还不愿意去想得那么远,虽然于所有的主播来说,九点新闻应该是最高的荣誉,但下意识的,她还是觉得自己应该在主播岗位上再次认清自己的位置。

 

翔泽看看腕表,快七点了,难得这么早结束一天的工作,想要近距离看善美.

报新闻的心理让翔泽很快穿好大衣,开车前往MBS。
“董事长,你也来了?”半路,贤达截住翔泽,这个家伙,结束完一天的工作,仍然精力十足地出现在他的面前。想到这,贤达笑着摇摇头。
翔泽朝贤达眨眨眼睛,离七点还有十分钟,这会善美会在哪?
“翔泽,不要这样子嘛,”贤达压低了声音,真是没办法,即使冠以董事长的头衔,只要想到善美,他也只是那个最简单的学长。“到我办公室吧,正好有些事情想听听你的意见。”
“还是关于文化艺术舞台吗?”翔泽脱下大衣,随贤达一同转身,然而转身的瞬间还是不舍地将目光投向主播台。
“嗯,其实就是关于现场招考的评委,今天部长例会上大家讨论出几个人选,但还是想看你有什么意见。”了解翔泽此行的目的,贤达第一时间打开了电视。
翔泽不好意思地摸摸鼻子,贤达还真就是这么了解他。“有没有邀请金协理?”这是他想到的第一个人。
“啊?”贤达有些惊讶地看着翔泽,深资的主持人他都有考虑,唯独忽略了金协理。
“文化艺术舞台是他一手创办的节目,倾注了他很多的心血,所以邀请他是理所当然的,”这本来就是公认的事实,“这件事,你亲自去办吧。”交给贤达,他才放心。
“嗯,”贤达认同地点点头,“还是你考虑得周全。对了,”贤达继续汇报着自己的工作成果,“MBS内部职员对这次招考也表现出极高的热情,不少人都报名参加了此次招考。”
“哦?”翔泽扬起头,这也是难得的机会吧,他想象得到大家踊跃参与的热情,“那,善美有没有――?”这个名字还是第一时候出现在翔泽的思想里,文化艺术舞台是MBS接下来力捧的节目,在他的设想里,善美应该把握这次机会,哪怕最后无法真正入主新的文化艺术舞台,全程的参与也是难得的锻炼。
贤达摇摇头,“其实永希也有劝过她,很可惜――”,
“算了,我还是尊重她的意见。”翔泽略显失望地投向屏幕,此时,今天的七点新闻正式开始。
“大家晚上好,这里是MBS七点新闻,我是甄善美,”带着一如既往地真诚,善美吸引了翔泽全部的思想。
正在这时,贤达办公室的门突然被撞开。

 

“什么?希斯罗机场的恐怖袭击?其中可能有本国人伤亡?”进来的是制作组组长,
“BBC的新闻部门要求现场连线,这需要主持人做即时翻译,我对崔主播的英语有保留,不知道善美可不可以胜任,不然,我们得临时换人。”制作组组长一脸的焦急,
“善美可以吗?”贤达看向翔泽,“如果不行,只能换永希了。”翔泽也是一脸的严肃。
“临时换人,我们也要冒着被观众投诉的风险,”制作组组长不无担心,“可如果主播不能完成即时翻译的工作,这不仅会大大破坏MBS的对外形象,还会影响我们与BBC的合作。”
“让永希STAND BY,同时知会两位主播突发事件,”翔泽做了决定,“如果两位主播表示无力解决,在插播其他新闻的时候换上永希!”翔泽呼了口气,现在的状况,只能这样决定了。
“我不行,”崔主播很快地表示放弃,国内的主播在笔译方面都有较为出众的能力,但对于即时的翻译往往都是力不从心。“善美,你呢?”
善美皱紧了眉头,离插播新闻只有15秒时间了,再看看临时赶来增援的永希,善美的心更是跳到了嗓子眼。
“甄善美,你可以吗?”贤达的声音突然出现在了直播间,在他的身边,站在翔泽。翔泽的表情并不轻松,他很明白临时换人的无力,也有些替善美难过,虽然他也极想看到善美在突发事件中的表现,但要以MBS的声誉作为赌注,他不敢冒险。
在场的所有人都沉默地看着善美。
“让永希换上崔主播,没有时间了。”翔泽命令着。
“还是让我来吧,”善美吐住嘴唇,现在的她也是在冒险吧,可是想到学长失望的表情,她实在没有脸从这主播台上走下来,“永希前辈坐过来可以给我壮壮胆。”善美看向永希,并向她点点头。
翔泽没有对善美的想法表示异议,只是看看微笑着的永希,再看看极力让自己镇定的善美,“就这样!”翔泽终于点点头,并向贤达与制作组组长示意准备开始接下来的新闻连线。
贤达虽然仍有顾虑,但还是向制作组组长点点头,播报室里的气氛空前地紧张。
“善美真的可以吗?”贤达紧握着翔泽的手,此时,他并不想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只是希望翔泽能让自己相信今天的突发事件可以得到完满的解决,
“不要太紧张,有永希在,善美不会有问题!”翔泽拍拍贤达,想要让他冷静下来,却不知,自己的手心也因为紧张而出汗不止。
“将善美的耳机调至连线状态,并准备新闻画面!”制作组组长向善美作出手势,开始最后三秒钟的倒数。
永希看看身边的善美,说不担心是假的,但是在这样突发的状况下,善美敢于站出来,都足以表明善美的勇气与信心。“不要紧张,相信自己!”永希保持着惯有的笑容,将自己的力量灌输给临战的善美。

“现在插播一条新闻,”善美捂紧耳机,“英国当地时间11点45分,希斯罗机场突现恐怖袭击,目前,英国政府已下令取消即时从希斯罗机场起飞以及抵达的航班,为了进一步了解现场的状况,我们特别连线英国BBC电视台现场记者……”,
现场声音一片嘈杂,“可不可以调节耳机声音,”翔泽提高了声音,
“董事长,已经是最清晰状态了。”制作组组长摇摇头,表示对这一状况无能为力。
“你好,”善美皱着眉头,现场的警鸣声、乘客的哭声、救援人员的声音都从耳机中传来,“请问可以清楚地听到我的声音吗?请您向我们介绍目前现场的状况。”善美的英语从紧张造成的生硬到逐渐的连贯,这让永希也放开了自己挺直的身体。
“善美的英语?”贤达有些不相信地看向翔泽,“之前好象并不是这样的?”
翔泽并没有回应,现在还不到连线的关键时刻,这使得他不敢大意。
“是的,”终于传来现场记者的声音,“我现在是在希斯罗机场的3号到达厅,11点45分,由伦敦飞往汉城的客机在滑行期间突现火警,待救援人员到达,该客机已被大火包围,与此同时,机场安检人员在该客行漏发的行李中发现了三包液体炸药……”,善美不敢分神,在纸上记下报道的重点,
翔泽紧绷着神经,在第一时间里将话筒中传来的英语过滤出来,天啊,此刻,他多希望自己可以帮到善美。
“刚才大家听到的是BBC记者从出事现场发来的报道,”善美集中着自己的思想,“今天英国时间11点45分从希斯罗机场飞往汉城的班机突现火警,拒英国安全部门分析,应属恐怖分子所为,与此同时,安检人员还从该航班漏发的行李中发现液体炸药……”对于任何的细节,善美都不放过,就算头脑中偶尔闪过学长焦急的神情,善美也将那看作对自己的鼓励,而不敢有丝毫的走神,
“很不错啊,”制作组组长打破了播报室内的沉默,贤达也终于露出了笑容,并朝主播台上的永希点点头,
“现场的伤亡状况如何?有没有组织声称对该起事件负责?”善美继续用英语发问。
“难道你没发现善美有特别补过英语吗?”贤达捅捅身边的翔泽,不然,他也不会完全想要依靠永希,“如果你不是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我会以为你是善美的老师。”贤达甩甩有些僵硬的手臂,开始享受翔泽那难得的吃惊的神情。
翔泽抚住额头,终于,笑意在他脸上弥漫开来,今天的惊喜只因为善美太过完美的表现!
“我也好想知道她是怎么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进步得如此惊人,”善美要重拾英语的豪言还在翔泽耳畔,“真是讨厌,”翔泽温柔的笑眼中闪着无限的感动,“我甚至都没想好该怎么表达我的谢意,”
“你的善美真的很了不起,”贤达赞叹道,“我也该表达我的谢意啊!看着她不断地进步,真的替她高兴。喂,尹翔泽,”贤达突然奇怪地看着翔泽,“你能预知未来吗?这么好的善美竟然真的被你发现?”
“喂,学长,”翔泽搭住贤达的肩膀,“说真的,她是我的奇迹!”也许,他的这种领悟从第一天见到善美开始就已经让他逐渐地以感激的心态来看待这个世界。“对了,学长,我突然好想替善美报名参加文化艺术舞台的招考,记得她曾说过她的梦想是可以主持以她为号召力的脱口秀节目,这个节目很适合她,而且她可以做得很好。但是,”翔泽仍然有他的担心,“我还是不想给她任何的压力,我只是希望可以看着她一步一步靠着自己的努力走到最后!”
“终究是你的善美啊,”贤达叹了口气,在这份爱里,他真的看到两人共同的努力与付出,“交给我吧,我会说服善美,而且和你一样,我也相信这是为她而生的节目,天意吧。”

“在此,我们对此次事件的发生表示最深的遗憾,”结束了现场连线,善美开始此次七点新闻的结束语,“也希望此次事件的发生能使各方对我们共同宣称的和平与安宁作出应有与合理的反应。谢谢各位的收看,这是MBS七点新闻。”善美解下耳机,这才放松了下来。
“不用紧张,善美,”永希竖起大拇指,“今天的你真的表现很好,”
“没有啦,”善美擦干手心的汗水,她真的好紧张,但庆幸的是,从在场所有人赞许的目光中,她知道自己干得并不坏,“如果不是前辈坐在我旁边,我肯定会出错的。所以,我还要继续加油!”
“太过谦虚我可不喜欢哦,”永希疼爱地拍拍善美,“还有,你可知道在你连线的整个过程中,有个人和你一样紧张,”永希指向贤达身边的翔泽,
“前辈――,”善美终于舒心地看向翔泽,她已经太过习惯在自己闯祸时寻找翔泽安慰的眼神,但今天,她看到了翔泽眼中为她而骄傲的光芒,
“虽然知道并不合适,”翔泽走了过来,“但我真的很想拥抱甄善美小姐,不知这样的要求过不过分?”在大家祝福与肯定的注视下,翔泽张开了自己的怀抱。
“学长――”善美笑着别过头去,在大伙面前这样,她还真的没法习惯,“怎么可以这样嘛”,善美嘟着嘴唇,半撒娇的,但是脚步却不自觉地移向翔泽一边。
“我爱你!”害怕善美在大家的注目下躲开,翔泽没等善美走近,就大步跨过去紧紧抱住了善美,千言万语只是化作这一句。但深爱彼此的他们却无法不了解其间的深情。
“学长――”,善美害羞地将脸埋在翔泽的怀里,却怎么也不想放开,没办法,她就是爱极了他的拥抱。

真是奇怪的家伙,从回到家就一直忙到现在,忙得有点?心虚?翔泽不觉得笑起来。这真的不应该是善美应有的表现,相比刚才在主播台上的自信发挥,现在的善美?更象是他所习惯的,如同是做错事的小女孩,等着他送上安慰的拥抱。
“喂,甄善美小姐,”翔泽终于忍不住了,“现在你应该是副理直气壮的表情哦,”他走过去,拿过善美手中的水壶,
善美还是低着头,“我想我会挨骂啊,”一路上翔泽一言不发,对今晚这样的状况,他应该也有自己的意见和想法吧,虽然之前在主播室她得到了翔泽意外地拥抱。每次,只要翔泽什么话也不说,她就会战战兢兢地想肯定又是自己做错什么或是说错什么了,
“为什么要挨骂?我有那么不讲道理吗?”天哪,这永远是他的善美,想到这,翔泽大笑了起来,一路上他的沉默只因为不知该如何表达他的惊喜,只能静静地看着她,“最近一定很辛苦吧,”翔泽拍拍善美的脸,“为什么要给自己这么大的压力呢?”他的心里,在惊喜之后,更多的是心疼,
“嗯?”善美松了口气,调皮地扬起头,“想到压力过后可以得到董事长鼓励的拥抱,这种压力应该也值得吧,”善美笑着挽起翔泽的手臂,“学长,你都不知道今晚你的脸色有多难看,我想,”善美靠着翔泽,“如果今晚我从主播台上走下来,大概一辈子都会活在挫败感里了。”言语中透出小小的骄傲,为了学长而努力在她看来从来都不是压力,
“甄善美小姐,”翔泽笑着朝善美眨眨眼,“你这样不行哦,我怕自己连礼物都来不及准备,又得面对下一个惊喜,”看来,他真的要让自己尽快习惯突出其来的惊喜,他的小妻子,真有他没有完全认识的能量。
“学长――”,善美终于开始享受翔泽宠溺的表情,“今天有特别的礼物吗?”
“礼物?”翔泽拍拍后脑,故意作出无辜的表情,“想要什么礼物?难道之前在主播室的拥抱还不够?”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竟会有那么大胆的举动,虽然知道并不合适,却是情不自禁,
“不够哦,”善美摇摇头,却带着满足的笑容,“明天爸爸和阿姨旅行回来了,不知道董事长是不是有时间陪我去吃饭呢?”
“哈哈哈,”他的小妻子总有办法让他从心里笑出来,“好好去休息,明天的事交给我来安排。”他不想再看到善美这么辛苦。
“学长,你可不可以不要对我这么好啊?”善美甩甩头,紧搂住翔泽的脖子。
“小傻瓜,”翔泽温柔地轻吻善美的额头,一直以来他都认为能对善美好是老天给他的机会。
真心爱一个人,就会明白:无论为对方付出多少还是会觉得不够······

文荣广告部的审计报告及时地出现在了翔泽的面前。
“董事长,明后天将在文荣重工业召开股东会议;下周一,负责文荣广告部审计的事务所会与您就这份审计报告举行会晤;下周二,是MBS企划部下一年度新节目说明会……”,秘书站在翔泽面前,向他详细说明已确定的日程。
“我知道了,”翔泽点点头,“下午的时间请帮我约财务部的崔部长,”面前的审计报告是翔泽需要花大力气来解读和消化的,尤其会因此而牵连的广告部大部分所谓的员老,都会因为他的理解而有不同的命运,“另外,”翔泽抬起头,“麻烦你在‘故园’订个位子,今晚七点,四位。”
不错,今晚――他的时间早已给了善美。想到这,他让自己暂时从繁杂的管理事务中抽身出来,因为善美而从心里笑了出来。


今天是文化艺术舞台报名的最后一天,而这个周末,新艺术舞台主持人的甄选就要正式地拉开帷幕。一个多月来的准备总算有了结果,这让贤达的团队也能够暂时地松松筋骨,并可以换种思维,从另一角度想想可能忽略的问题。
“主持人方面也不能疏忽,”贤达说道,“因为是现场直播的主持人甄选,虽然不是形式化地虚假选拔,但是也要让所有的参赛选手都提前地做好准备,文化艺术舞台不仅仅是简单的SHOW场,明天下午所有参赛选手的集中培训也要让主持人出现,除非是自身能力问题,我不想看到哪一方突然的手足无措而让观众对新的文化艺术舞台失去兴趣和信心,大家明白吗?”
“那评委方面需要特别准备吗?”
“那倒不用,”贤达摇摇头,“那会让人对此次选拔的公允产生怀疑,”贤达想了想,“但是我们也需要确认所有的评委对此次选拔的标准都了然于心,评委也不是容易当的。”贤达皱紧了眉头,既然都是资深的评委,那么他应该担心的问题自然不是这点。
“知道了,这点我会准备。”贤达的助理点点头,同时,在笔记本上记下自己工作的要点。
“金部长,还有什么需要董事局特别协助的吗?”为了保证准备工作的顺利进行,翔泽的助理也被抽调到贤达一组,并且及时向翔泽汇报工作的进展情况。
“应该没有了,”贤达感激地看向翔泽特别指派的助理,翔泽总是了解他所需要的,相比实际的工作,第一次在全集团内部调派资源,翔泽无私的协助让他可以完全忽略反对派的阻挠,全心地准备此次甄选。“请向董事长表达我们的谢意。”
“比赛当天,董事长表示也会到场,不过只是作为普通的观众。”助理笑了笑,董事长总有办法了解他想要获知的信息,“不过请不要有压力,董事长相信此次甄选会越办越好的,让文化艺术舞台真正地成为MBS的招牌!”助理向贤达点点头,代表翔泽对贤达团队尽心的努力表示感谢。
“不过,我好象真的忘了件事――”,贤达突然反应到,“现在几点了?”下意识地看看腕表,时针指向四点,“今天报名截止时间是?”
“四点半,”贤达的助理回应道,“然后晚上我们会全面整理,并开始通知报名选手。”
“四点半?”贤达拍拍脑袋,该死,他竟然差点就忘了?“一定要留给我这最后的半小时,一定要!”贤达激动地握住助理的手,还没等他们明白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贤达已经快步向主播室跑去。

永希看看气喘吁吁的贤达,这会不应该正紧张地准备文化艺术舞台吗?怎么在最紧张的时候出现在主播室?
“怎么了?是不是有特别重要的事?”永希走过来,
“善美呢?”这会在主播室里只有永希在,“能不能马上找到她?”再看看腕表,时间已经不多了。他曾向翔泽保证要说服善美参加此次甄选,该死,他竟然忙得忘了?!
“哦,善美啊,”永希想来并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她应该去找记者对稿了,昨天的韩中文化交流活动稿有点不妥。”
“能不能和我一起去找?”贤达为难地看看永希,
“好啊,看样子很急,我可以先打电话到记者部问问。”永希朝贤达笑笑,
“刘永希――”,贤达呼了口气,在永希将要转身时拉住她,“这段时间忙于文化艺术舞台,不象以前那样可以每天关心到你,希望你――”,要说出这样的话,贤达还真有点不习惯,但心里的不安――,
“怎么会啊,”永希不自然地摸摸鼻子,再低头看看无名指上仍耀眼的钻戒,“我可知道今天的早餐是哪个胆小鬼特别留下的哦,”永希也握住贤达的手,“只是你太辛苦了,我反而比较担心――”,
“那晚上一起吃饭,好不好?”贤达耸耸肩,表示这种辛苦他完全可以承受,“我想吃火锅。”
“火锅啊?”永希将双手环抱在胸前,“不过,如果你不尽快找到善美,我不认为今晚你会有心情吃火锅哦。”永希默契地看看贤达,马上转身拨通了记者部的电话。

“怎么回事?”贤达看看皱着眉头的永希,看样子,一切并不如他想象的那么顺利,
永希摇摇头,“善美的手机也接不通,”从记者室离开后没有人知道善美在什么地方,“是很着急的事情吧,有没有我可以帮到你的?”
贤达为难地拍拍脑门,只剩下最后的十分钟了,真是,他竟然指望在最后时间里可以补救,“找不到善美,应该就没办法了,”贤达不无失望的,他曾拍着胸脯向翔泽保证,可是现在?
“非得善美才能帮你吗?”到底是什么紧急的事情让贤达看起来如此无所适从?
“永希”,贤达点点头,“我答应了翔泽要说服善美参加文化艺术舞台的甄选,可是,”贤达叹了口气,“今天四点半是报名截止的时间,已经――没有时间了,”
“真的这么重要吗?为什么不听听善美自己的意见,”记得她也曾建议善美参加甄选,但她看到的只是善美的摇头,“也许她有自己的打算呢?”
贤达挤出一丝笑容,“翔泽不想给她太大的压力,但是我和翔泽有同样的感觉,这是善美的机会,她不应该放弃。”作为资深的电视人,贤达有自己的感觉,新的文化艺术舞台会是绝好的机会,虽然谁也无法预知结果,但如果善美连尝试的机会也错过,那么,就真是遗憾。
“你啊,”永希突然笑起来,“翔泽真的是你一辈子的酒友?能不能加个我?这件事怎么不早告诉我呢?”眼前的男人如最初认识时一般执着,有时会放任,却始终明白自己要做的,
“你?”贤达奇怪永希的反应,
“嘿嘿,”永希露出得意的表情,“这回,你和翔泽想甩开我都不行了。”
“刘永希,怎么回事啊?”贤达仍然是一头雾水,
“你忘了吗?”永希拍拍贤达的肩膀,“这次报名不是可以通过推荐的方式进行吗?我当善美的推荐人应该没有问题吧?”说完,她朝贤达眨眨眼,
“啊?!刘永希!”贤达恍然大悟,也终于放下自己紧张的情绪,“你怎么不早跟我说?”贤达舒了口气,盯着眼前胸有成竹的永希,
“是你太紧张,”永希挽住贤达的胳膊,“走吧,再不走连推荐也来不及了。”
“哦,”贤达也紧跟上永希的脚步,“晚上请你吃火锅,哦,不对,你说吃什么就吃什么,”
“不要,下次你和翔泽喝酒的时候一定要叫上我哦。”永希笑着回过头来,
“不行,刘永希,你什么时候也变成酒鬼了?”贤达也懒得理会过往同事奇怪的眼神,象这样的贤达学长确实是不多见的,
“你才是酒鬼呢。”永希甩开贤达的手,装出生气的模样,快步向电梯间走去。

在MBS三楼休息大厅里,善美正陪着招娣,高兴又羡慕地看着招娣略微隆起的腹部。
“哎呀,”招娣红着脸,“哪有人象你这样一直盯着我看的啊,简直和晨水一样,真是。”招娣嘟着嘴,却是满足地朝善美笑着。
“有没有觉得很奇怪,”善美笔划着,“有个小生命在你的腹中,你也感觉他一天一天地长大,”说着,善美捧起招娣的脸,“你这家伙,怀孕这么重要的事竟然拖到这么晚才让我知道,真是不够朋友!”
“别这么小气嘛,”招娣搭住善美的肩膀,“甄善美可不是这么小气的人哦,不过真的很难为情,”招娣压低了声音,“因为怀孕,配音室里的人都会为我而格外小心,但是那种小心会让人不太舒服,”招娣想着,不觉点点头,“不过,我也知道他们是为我好。”这种想法让招娣的脸上又泛起笑容,
“知道你幸福”,善美朝招娣撇撇嘴,“晨水现在工作都特别努力哦,今天他还说我们两个要努力争取下一季一起主持夏娃的早晨,”为了自己的家而努力的感觉应该很不错,
“天啊,好好的,你干吗要提到崔晨水啊,”招娣摇摇头,看来对晨水的表现并不满意,“一个连多洗个碗都会抗议的人会努力到哪里去,”
“听说,”善美忍不住笑起来,“怀孕的人都会有特别多的牢骚。”
“不过他已经答应买个洗碗机了。”招娣的表情瞬间又发生了变化,对于晨水,,她那一套制服的办法从来都很有效。
“招娣!”这回抗议的是善美,“真是受不了。”善美摇着头,却又为好友的幸福而露出愉悦的笑容。

在七点新闻即将开始前,善美接到了来自文化艺术舞台节目组的电话。
“什么?文化艺术舞台主持人的甄选?是不是弄错了?”近段时间以来文化艺术舞台主持人选拔的新闻铺天盖地,尤其在MBS内部,也受到了极大的关注,所以,即使没有报名,善美也会及时获悉相关的信息。
“不会弄错,”对方详细地向善美告知首轮甄选的时间、地点,及其他注意事项,“都记清楚了吗?谢谢你对文化艺术舞台的支持,不要迟到哦。再见。”对方挂断了电话,而善美却还是愣在办公桌旁。是谁呢?谁会替她报名?
翔泽?这是善美唯一的答案。可是为什么不听听她自己的意见?他应该会先征求她的想法才对啊?
新文化艺术舞台?可就算是翔泽的推荐,也不代表了她一定要参加。不管怎么样,她得和翔泽谈谈。
“善美,快,最后十分钟准备!”摄影师的催促让善美很快回过神来。
“不好意思,”善美抱歉地朝摄影师点点头,同时关闭了手机朝主播台走去。

 

虽然有些气恼翔泽替自己做出的安排,但见到旅游归来的贵成与贞淑,善美仍开心得象个孩子。
“爸――”,善美撒娇地挽住贵成的胳膊,“好狠心哦,肯定没有想我的,”
“你这傻丫头,”贞淑疼爱地拍拍善美的脸,“怎么可能不想,我和你爸每天必须的节目是七点准时收看甄善美小姐的七点新闻,你爸呀,”贞淑与贵成相视一笑,“指着屏幕跟其他人说‘甄主播是我的女儿哦,很棒吧’,神气得不得了。”
“老爸――”,善美抿着嘴,淘气地搂紧贵成的脖子。“下次不准这样突然消失了,知道人家多担心吗?真是不听话,”
“哪里是突然消失啊,”贵成不舍地放开善美,“现在有翔泽,老爸也应该回复自由身啦,翔泽,你说是不是?”对于翔泽,贵成始终带着赞许的目光,他已经放心地将善美交给了翔泽,现在,他更愿意笑着来享受女儿的幸福。
“啊?”翔泽站在善美身后。今晚感觉好奇怪,善美似乎有意回避自己的眼神,尽管在父亲和阿姨面前是真正地开心,但善美的躲避还是让翔泽不免担心,出什么事了吗?“是,是,”翔泽点点头,同时走到门边按响服务铃,“可以上菜了。”
善美看看翔泽,还好,他没有在看着自己,“阿姨,我陪你,”说着,她在贞淑面前坐下,将贵成身边的空位留给了翔泽。
翔泽只是低头笑笑。
“翔泽啊,最近很忙吧,”贵成指向身边的空位,从第一次看到翔泽坚决地牵住善美的手,他就喜欢上了这个年青人,虽然考验不断,他却是感受到翔泽一贯的坚持,幸运的是,老天终于成就了他与善美,“还要照顾善美这丫头,肯定很累的,对不对?”贵成笑着,朝善美眨眨眼睛,
“哪有嘛,”翔泽幸福地扬起嘴角,却看到善美嘟着嘴低下头,
又是什么让她板起了脸啊?翔泽抚抚额头,“爸爸,不是你想的这样”,他真想拍拍善美奇怪的小脑袋,“善美她真的做得很好,所以,我还要努力!”说话间,眼神还是不自觉得看向善美一边,而这次,在善美抬头的瞬间,他看到善美眼中泛起的泪光,
“哟,傻丫头,又要哭了?”贞淑耸耸鼻子,哎,真是,她竟也有想哭的冲动,是感动吧,虽然与翔泽并不熟识,但是在她与翔泽有限的接触时间里,她却因为翔泽从不掩饰的对善美的关爱而感动,善美应该有这么好的人来疼她、珍惜她。如果佑振和迎美可以看到,也应该放心了。。。。。。
“哎呀,看你们一个个,真是,”这是开心的日子,“来,翔泽,我们喝酒,”贵成拍拍身边的翔泽,“今天不醉不归。”
“肯定憋了很长时间了,”贞淑拍拍自己的脸,想要马上收到自己的伤感,“这段时间都没人陪你喝酒,真是。”
“不能多喝,”只有善美表示了异议,“喝酒对身体不好的。”善美起身从贵成手中夺过酒瓶。
“是担心翔泽,还是担心你爸啊?”贞淑看看一脸严肃的善美,再看看低头微笑的翔泽,
“小丫头,”贵成拍拍善美的脑袋,“越来越喜欢管人了,自己又不能喝酒,”
“没关系的,我也很长时间没和爸爸喝酒了,”翔泽也站起来,朝善美点点头,并接过她手中的酒瓶,“不会喝太多,别担心。”
“才不担心呢,”善美又嘟起嘴,“明天一早还要开会,怎么可以喝这么多酒?”真是不会照顾自己的家伙。善美低声嘟囔着,别过脸去。
“嘿嘿,”善美低声的抱怨反而让翔泽笑得更欢,真是不会掩饰自己的小丫头,即使因为一些事情莫明其妙地生气,可一转身,还是会因为他而担心。“明天我们还要一起上班哦。”
“啊?”贵成与贞淑相互看看,虽然无法理解完全,却又不得为两人奇怪的表情和对话而会心地微笑,“真是对冤家!”




  评论这张
 
阅读(2902)|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