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幸福-Apple』'space

图文均属原创,禁止任何形式的转载或摘编!All rights reserved!

 
 
 

日志

 
 
关于我

一个旅居欧洲的平凡女子。有一点浪漫、有一点小资、无大志、愤名利、喜自由。过着慵懒闲适的生活、盼着随心所欲的远足、恬淡出行……

网易考拉推荐

《夏娃的诱惑》续(自编)-下部4  

2010-03-31 07:34:43|  分类: 剧影点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甄善美小姐”,金启恩咳了一声,“我的问题可能会很直接,希望你不要介意。”
“没关系,”善美笑着点点头,在这样的场合什么样的问题应该都有可能问到吧,相信自己已经做好了准备。还有,学长,你有在看吗?
而永希,则将双手交叉在胸前,一副淡定的模样,等着听金协理的问题及善美的回答。
金协理会问什么问题?屏幕前的贤达不觉紧张起来,看起来有些不妥。
“甄善美小姐,如果我没记错,你曾经因为将手机带入播报室而受到处分。如果在新节目录制过程中,你也不慎地将手机带入演播大厅而引起现场的混乱,我想知道甄善美小姐准备如何救场?”说完,金启恩撇撇嘴,不错,这就是他为善美特意准备的问题。
而很显然,甄善美对这样的问题并没有做足准备,她的惊讶与无措并没有逃过金启恩的眼睛。
善美理了理额前的头发,想让自己尽快地从突然的紧张中恢复过来。几年前的事了,再翻出来,她仍然有些埋怨自己的大意。不过,善美也深知在这种场合她并没有多少时间来检讨过去。
眼前的五位评委都盯着她,好挑刺的问题,期待或任由发挥的表情,“您的问题真是直接啊,”还是永希打破了短暂的沉默,希望善美不要因为紧张而影响自己从容的态度,“甄善美小姐,你有答案了吗?”虽然金协理的问题过于直接却是紧扣节目本身,这使得永希不得为了善美捏把汗。

父亲看看一言不发的翔泽,本该是完满结束的首轮甄选,却不料在最后关头因为金协理的问题而变得不确定起来,“相信善美,她会处理好的!”多说并没有多大意义,父亲只是拍拍翔泽的肩膀,
翔泽抚抚额头,真是用心良苦的问题啊,翔泽不禁苦笑起来,怎么答都会有错漏,作为资深的主持人,怎么可以容忍同样的失误一再出现呢,这个问题的前提就是个陷井!
屏幕上金协理得意的表情让翔泽都不愿多看,如果只是纯粹地想提高节目的质量,翔泽无话可说,“希望金协理没有别的意思。”翔泽自言自语着,
现在他唯一担心的是:他的善美该如何作答?

“甄善美小姐,请问你有答案了吗?”永希不得不再次催促善美,再耽误下去,只会影响其他评委对她的印象,而在这种等待中,永希也相信没有谁的信心与勇气能经得起紧张的考验。
“嗯,”善美终于抬起了头,
“那么,好吧,”善美的及时恢复让金启恩的得意有些稍许的收敛,“让我们听听你的答案,”金启恩耸耸肩膀,言语间仍露着敌意。
“请吧,甄善美小姐,”看到善美及时的反应,永希终于松了口气,
“其实,从走上播报室的那一天开始,我就知道一名主持人该有的立场,”善美坐直了身体,“这几年来,我犯过不少错,但是之后,我会不断地检讨自己,究竟是什么原因使得错误发生,而且告诉自己同样的错误绝不成犯第二次,”


“对,就是这样,”屏幕前的翔泽激动地站了起来,只有这样的答案才可以推翻金启恩那原本就可笑的问题,
“翔泽,看你――”,爸爸笑着摇了摇头,他的儿子大概也只有在面对善美的问题时才会有如此表现吧,
“爸――”,翔泽不好意思地低头笑笑,他真是担心啊,过去的几年里,他已经习惯了对善美的守护,而今天,在屏幕前,他才可以真正笑着接受善美的长大与成熟,是的,如贤达所说,她本就足够坚强。


“所以说,如果有幸能主持新文化艺术舞台,”除去了紧张,标志性的笑容又回到善美的脸上,“我会希望观众可以真正地近距离接触他们所喜欢的艺术家,而在这种希望之下,我的手机就不再是破坏现场气氛的道具,相反,它可以帮到一些因某些原因而无法来到现场与心中偶像见面的观众,让他们可以现场嘉宾接对话,”
“好妙的回答啊,”在善美完成回答的一刻,永希似乎也忘了自己评委的身份,出人意料的回答让她在放下紧张心绪的同时,也不由得为善美叫好,“甄善美小姐,听起来你好象已经对新文化艺术舞台的表现形式有了不少的新想法哦”,
“嗯,”金启恩忍不住咳了一声,真该死,这刘永希是在和甄善美一唱一和吗?
“没有啦,”善美看看金协理不太好看的脸色,也许对于她,金协理的要求一直是苛刻的吧,“还要谢谢各位评委的问题,甄善美会继续努力的。”善美朝金启恩笑笑,本是表达谢意的笑容在金启恩看来却更象是种示威,
“嗯,”金启恩尴尬地点点头,虽然很想在镜头面前表现一位长者及电视台高层应有的风度,但嘴角的笑容怎么看都是那么勉强。“下一位吧。”金启恩扶正镜框,很严肃的样子。
“谢谢!”善美站起来,再次对各位评委的工作表示了感谢,抬头的一刻与金启恩郁闷的眼神不期而遇,而善美回报的,却依然是感激的笑容。

在善美成功退场的同时,翔泽收到了贤达的电话。
“表现得很不错哦,”贤达首先表示了祝贺,远距离地观望才可以更深地体会到善美的成长吧,“很镇静,也很自信,临场的发挥让我好象看到董事长的影子,所以才忍不住打了这个电话。”
“啊?有吗?”好奇怪的论调,在善美的身上可以看到他的影子?虽然觉得奇怪,翔泽还是以笑容认可了贤达的评论。“说实话,她今天的表现也让我很吃惊,从一个爱哭鼻子的小丫头到今天这样成熟地站在镜头前接受考核,”翔泽感叹着,“哎呀,不说了,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不会吧,”贤达想象着此刻翔泽激动的表情,“你从来不会吝惜对善美的称赞哦,”贤达想了想,“不过你好象也没有在我面前很露骨地表扬过她啊,这样可不好,董事长,”
“你是故意要来刺激我的吗?”翔泽骄傲地扬起嘴角,其实一直以来他就有他的坚持,即使这种坚持不被人理解,他也绝不放弃,“今天晚上一定要一起喝酒了,还有,明天一早我要看到今天的收视报告哦。”
“你这董事长盯得太紧了,”贤达开着玩笑,“工作完了要陪你喝酒,然后明天一早还有特别的安排,这样工作可不行啊,董事长,”首轮选手的表现让贤达也终于可以暂时放下那份担心,至少就目前来说,新文化艺术舞台主持人的甄选的进程要比他想象的顺利得多。“今晚晚上该我请,没有董事长的安排,我们的节目不会这么顺利。”回想一路以来翔泽给予的无私的帮助,贤达只有感谢。
“还不到放松的时候,”翔泽还是有他的担心,虽然善美的表现让她可以顺利过关,但接下来的轮次,也许还会有太多不确定的因素。“我总是有不好的感觉,不管是对于善美,还是对于整台节目。”
“哦?”贤达相信翔泽的感觉,“有什么办法吗?”
“嗯。。。”,翔泽沉默了一会,“不要因为我的话而受到什么影响,你已经做得很好了,金部长,继续下去就好,”不知道该如何继续,翔泽只能回复平常的语气,“等我吧,今晚你请客,说好了。”
挂断了电话,翔泽拿好大衣,并向父亲告别。

翔泽给了贤达一个满满的拥抱。
“是因为新文化艺术舞台的开幕,还是因为今晚甄善美小姐的表现?”贤达拍拍翔泽,“如果仅仅是后者,我可不接受这个拥抱哦。”
“学长,说什么呢,”翔泽有些不好意思地拍拍贤达,对于两人来说,其中真正的原因也许已经不是那么重要了,“连爸爸都对你和永希的表现赞不绝口,我这个拥抱应该不会多余吧。”
“看你说的,”贤达摸摸后脑勺,听翔泽称赞还真是不习惯呢,“对了,今晚就是我们两个喝吗?我担心永希会投诉呢,她已经不只一次要求过了,”贤达想起永希一本正经要求加入他与翔泽阵营,真是个傻瓜,从认识的最初,她不就已经是他们最重要的朋友了吗?
“我无所谓啊,”翔泽摆摆手,“不过善美也要求来,连不喝酒的丫头都来了,自然少不了永希。”翔泽耸耸肩膀,是有好长时间没与贤达及永希一起,而今天这么值得开心的日子,喝酒应该是最好的庆祝方式,
“是,善美是不能喝酒的哦。”贤达理解地朝翔泽眨眨眼,没办法,官方的场合,翔泽总是会这样介绍善美,不过今晚,善美应该可以毫无避讳地举起酒瓶。
“我有说错吗?”翔泽溺爱地扬起嘴角,大概只有在这种场合,他才会放心善美的“滥酒”吧。


“我不同意,”对于甄善美是否可以进入下一轮,金启恩仍是坚决地否认,“对于一名没有责任感的播报员,我不敢设想将这么一台重要的节目交给她来做,”
“没有责任感的播报员?”永希确实是生气了,尽管眼前的金协理是她的长辈,更是她的上司,“您怎么可以说善美是名没有责任感的播报员?观众是最有力的证明,不错,她是犯过不少错误,但是她在成长啊,”永希呼了口气,真是令人窒息的争论,“就拿您所提出的最后一个问题,坦白说,善美的回答完全从节目本身及观众需要出发,她的表现连我这个天天和她在一起的前辈都感到震惊,您怎么又可以对她的表现视而不见呢?”
“好啦,好啦,”两人越发激烈的争论只是引来其他评委的和解,没人敢挑战金协理的权威,当然,对于永希在电视台的地位,也没人愿意说她的不是,但是,“金协理说得也很有道理,董事长夫人她——”,
“为什么要提到董事长夫人呢?”永希看了看站在自己身边的市场部部长,“来参加今晚甄选的都是再普通不过的候选者,没有人有什么头衔,”哎,就目前来说,善美的担心是对的,不管她怎么努力,总有人有意无意地牵扯出她的身份,是不是就因为这个身份,她需要受到不一样的待遇,直接说,不公平的待遇呢?好可笑。
“刻意回避并不能抹煞她是文荣集团董事长夫人这样一个事实!”金启恩也掺和了进来,
“对不起,”永希冷笑着,“如果完全从文荣集团的利益出发,我觉得各位应该庆幸我们有这样一位愿意凭自身努力来获得进步的董事长夫人,”善美从来没有利用过自己的身份,其实只要她愿意,她甚至可以要求直接获得新文化艺术舞台的主持资格,需要象现在这样受其他人的质问吗?
“永希,我知道她是你的爱徒,”大概没有什么事情是金启恩不知道的,“你也不应该如此偏袒她,”
 “哦,” 永希有些累了,她甚至都看不到这样争论下去的价值所在,她说的能让对方理解并接受吗?“金协理,刘永希绝对不是公私不分的人,”永希觉得自己已经没有力气了,首轮选拔只是单纯地面试,没想到,她纯粹地想要推荐主持人的想法却成了徇私,“OK,我们简单来做个决定吧。”说着,永希摊开自己的计分册,“有什么不能拿出来吗?根据规则,首轮选拔,多数服从少数,只要有3颗五星,甄善美就可以进入下一轮,”这样足够简单了吧?永希并不想花费多余的力气来说服其他人接受自己的想法,而且只要除去私心,他们完全可以用自己的眼睛来感受,
“好啊,大家都把计分册拿出来吧,”金启恩似乎也很有信心。
“哦,”
“这样啊,”其他的人互相看看,虽有犹豫,却又不得不把最后的结果表现出来,
“一颗星,”金启恩看看永希的计分册,“两颗星,”怎么还会有?金启恩怀疑地看看市场部部长,这个刚才与自己同声共气的家伙,“三颗星?”外联部部长的结果已保证善美进入了下一轮,
“灰尘到底挡不住钻石的光芒”,外联部部长轻声地笑了笑,本已明确的结果非得要通过这样一种令人尴尬的方式重现,何必呢?
“嗯,不错,真不错,”金启恩看看永希,再看看身边似乎与自己同一阵线的评委们,“这样的方式可要继续哦!我等着看呢。”真是一群无理的家伙!
看着金启恩走开,四位评委将最终的结果摊在了桌面上。
四颗五星?!她该受到这样的肯定!
“甄善美,要继续加油了!”永希兴奋地扬起手,立场可以不同,但对于优秀的肯定却不应该吝啬。
但回想今晚的全过程,永希却不敢放下担心,在通往新文化艺术舞台主持人的道路上,善美要遇到的困难还有很多。

“前辈,我要敬你哦,”善美举起手中的酒杯,今晚是善美第一次与永希喝酒,但是就在今晚,这已经是善美第五次向永希敬酒了,
“善美今天有点奇怪哦,”贤达看看翔泽,可是翔泽只是笑着,并没有制止善美的意思,
“是啊,我们今天要不醉不归,”永希也配合得很,暂时地停止紧张的评委工作,永希也想要放松自己,“反正我们都有司机,”说完,朝贤达眨眨眼睛,这使得贤达不得不抚抚额头,今晚永希的状况也在他的预料之外了。
“她们两个好象有什么秘密,”翔泽喝了口茶,真是糟糕,本来以为今晚可以与贤达好好地喝一场,不料,这美好的计划却被善美打乱,为了能做个合格的司机,他不得放下酒杯,而叫服务生送来一壶茶,
“你这样宠善美可不行啊,”无法介入永希与善美之间,贤达只能凑近翔泽,“看她的样子,真的会喝醉呢。”
“是吗?”翔泽替贤达倒好茶,“贤达哥,我们就不要替她们担心了,”可是说话间却又不忍看看善美,虽然值得高兴,但善美今晚的表现似乎也太反常了,有什么问题吗?翔泽不得不产生疑问。
“好了,我们喝茶吧。”贤达笑着叹了口气,“真没想到我们从酒友变成了茶友,不过这样好象也不错啊。”两个人的心中都在为自己妻子担心着,但好在,并没有外人,既然她们难得如此开怀畅饮,他们何不趁着机会试着变换下角色?


看着面前的酒瓶全部变空,永希颇有成就感地拍拍善美,“这样做酒鬼的感觉真的不错哦,下次只要我们两个人就好,”永希说着,看向贤达与翔泽,“他们好烦,”
“喂,刘永希,”贤达第一个不答应,“你真的喝醉了,”
“是啊,前辈,我也同意,”善美挽起头发,嘟着嘴朝翔泽笑笑,有他看着就好吧,哪怕是真的喝醉,她也不用担心。可是为什么,今晚,自己——?到底是怎么了?
翔泽并没有说话,尽管仍带着笑容,但是他的担心却骗不了自己,“还好吗?”
“嗯,”善美点点头,又让学长担心了吧。“能不能再来两瓶?”一面提醒自己不要多想,一面,善美又唤来服务生,
“还要喝?”贤达想要制止,却被翔泽拉住,
“让她们喝吧,我们安静地喝茶就好。”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今晚会如此放任善美,只是,就目前来说,他能做的只有这点。
“永希啊,恭喜你正式成为了我们的酒友哦,”知道自己无力阻止,贤达只能起身为善美与永希倒好茶,“下次可不要抱怨了,你们两个喝酒真是比我们还凶呢。”
“哪里嘛,”永希的兴致也正高,“今天是高兴啊,善美,你说是不是?”
“是啊,前辈,”善美想要笑着回答永希,但眼睛却不自觉地溢满眼眶,“甄善美,你这是怎么了?”善美在心里问着自己。
看到善美眼角泪花,翔泽的心突然地一沉,没错,他并不是多想,如果不是有什么事情发生,善美不会如此反常,可是到底是什么事呢?直到喝酒前,他也并没有觉得她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啊。

确定贤达与永希安全到家后,翔泽才松了口气。转向靠着沙发半眯着眼的善美,绯红的脸,看来,她是真的醉了。
“是不是有哪里不舒服?”翔泽轻轻地用手背感觉善美的体温,
“没有啦,”善美看看身边的翔泽,想要强撑着起来,“我没事,”
“怎么会没事?”翔泽终于皱起了眉头,是在生他的气吗?虽然在这种推测中,翔泽还无从找到线索,但是如果真是这样,为什么不直接说出来呢?“来,我抱你回房间,明天上午没有节目,可以好好地休息。”翔泽也顾不得善美的挣扎,说着,将善美抱起来,向房间走去。
“讨厌你!”善美全身酥软地靠着翔泽的胸膛,象是真的责怪翔泽,可是双手却不自觉地搂住翔泽的脖子,“还有,我也讨厌甄善美。”善美喃喃地念着。
“哎—”,翔泽叹了口气,可能只有甄善美喝醉了酒来讨厌自己吧,“不要讨厌甄善美,只要讨厌尹翔泽就够了。”这就是他的答案。
“不要,甄善美不够努力,不够优秀。。。。。。”,善美将头埋在翔泽的胸前,言语间却意外地多了哽咽。
“只有傻瓜才会觉得甄善美不够努力,不够优秀,”翔泽带着宠溺,看看怀里的善美,“你的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啊?”到底发生了什么?镜头前自信干练的甄善美到哪里去了?
“不是的,不是的,”这个傻瓜竟然越哭越凶,“是不是怎么努力都不行呢?”
该死!走到床前,翔泽并没有打算放下善美,,怀中沮丧的她到底是因为什么?今晚的甄选吗?可是镜头前她标志性的笑容又算什么呢?“没有人怀疑你的实力,傻瓜。”但是很显然,他的劝慰并没有多少实际的作用。
“甄善美是个笨蛋,是个不折不扣的笨蛋。”没有解释原因,善美只是重复着她对自己的不满,“是个笨蛋,是个笨蛋。。。。。。”,而声音却越来越低,
“真是个笨蛋!”翔泽温柔地贴近善美的脸。天啊,其实是他大意了,原本以为今晚出彩而意外的表现会让善美更加自信,因为她已经具有出众的实力,但是没想到金协理的问题及态度还是让她对自己产生的怀疑,是不是怎么努力都不行呢?善美的话还缠绕在翔泽的心里,它们更象是根刺,是不是自己逼得太紧了?也许,不能怪金协理,更不能怪其他人,是他—尹翔泽,将善美推到了前台,如果错,那也全是他的错!

这一夜,翔泽怎么都睡不着。看看身边偶尔还会踢翻被子的善美,翔泽的心真的痛了。
“如果觉得累了,就放开自己,只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就好,不要因为我而有所改变!”

 

“如果觉得累了,就放开自己,只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就好,不要因为我而有所改变!” 
这是学长留下的字条吗?善美揉揉还有些酸胀的太阳穴,真是,昨天怎么会喝多呢?是不是有什么失态的表现?善美极力搜索着昨天的记忆,自己肯定有什么状况发生吧,不然学长不会留下这么一张纸条。甄善美,你好象又闯祸了?!
只要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就好吗?善美不觉得叹了口气。一直以来她其实都在由着自己的心来做人与做事,即使会受到打击,她也依然是那么固执,可是这一切都是因为学长吧,没有他的肩膀与怀抱,现在的自己会是什么样?还会是那个可以从心里笑出来的甄善美吗?
“甄善美啊,你给学长添了多少麻烦啊?”她还是学长的负担吧。

新文化艺术舞台筹备组的电话从一早开始就没停过。
“崭新的表现方式让人耳目一新,从此,全家人有了共同的爱好,”
“可以近距离地感觉主持人一路的成长,实在让人感觉振奋,MBS,干得好,”
“挑剔的评委才可以为观众选择最棒的主持人,评委们辛苦了!”
“候选人表现出惊人的热情,让人无法不期待新文化艺术舞台的开播!”。。。。。。
助理看看收集起来的观众对首轮甄选的意见,真是令人意想不到,挑剔的观众这回给予的竟都是正面的鼓励与支持。
“不要被暂时的胜利冲晕头脑,重头戏都还在后面呢?不能松懈,大家知道吗?”贤达并没有丝毫的放松,观众的支持只有让他更紧张地关注后面的选拔。
“知道了!”好在,所有人都思想集中地准备着。
“好啦,大家继续努力吧,饭上的晚饭由我来请,今天本来是假期,也让大家来加班,真是过意不去啊,”贤达点头向所有人致谢,“我要向上层汇报节目的进展,大家加油吧!”这会,贤达手上拿着最新的节目收视表,22%的一周最高收视率应该是个不错的开始吧。

然而这22%的高收视率并没有让翔泽松开紧皱的眉头。
“干得很不错,”翔泽还是表示了赞许,“我希望经过这周的第二轮甄选,还可以看到同样令人满意的结果。”
“嗯,”翔泽的反应让贤达有了些许的紧张,“第二轮甄选的名单已经出来了,为了准备这周的选拔,我们还要选择二十位观众来配合候选者进行比试。董事长请放心,我们会加油的!”
“今天你的语气好奇怪,”翔泽看看紧张的贤达,是自己的原因让他觉得不自在吗?“是不是又是因为我?”
“怎么了?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他并没有对翔泽的苛刻表示异意,以董事长的立场,他要操心的事太多,而如此破例地对他所主持的新文化艺术舞台予以支持已经让他很感谢了,
“没什么。”翔泽平静地摇摇头。早上与金协理就广告部门人事的争执并没有让他退步,只是见到金协理,进而想到善美昨天的反常,他却不得不揪心。“不要有压力,努力去做就好了!”翔泽起身走到贤达身边,“对了,永希还好吧,”
“她呀,大概是憋了太久了,又遇到善美这样一个好伴,”提到永希,贤达也不觉得泛起笑容,“不过我已经警告她,以后可不能象昨天那样喝了。善美呢?”想到昨晚翔泽的放任,但在私底下,翔泽也会劝劝善美吧。
“她应该好好休息,”翔泽并没有直接回答贤达的问题,“最近她太累了。对了,我也该走了,”翔泽突然想到什么,“今天早上有点喘不过气来,所以特别想和善美吃午饭。不好意思了。”翔泽仓促地拿起外套,而在贤达眼中,翔泽却因为这突然的决定而焕发神采,
“干吗要不好意思?”贤达表示了理解,“去吧,要找个有情调的地方哦。还有,少喝酒!”贤达笑着拍拍翔泽的肩膀,翔泽的压力一直也不轻吧,不过如果有善美可以让他暂放下那份压力,应该也很不错。
善美有翔泽,翔泽有善美,不管在任何困难的时候,他们的爱都该是可以让对方安心的角落,一如贤达与永希,虽然大部分的时候里,贤达习惯将自己与永希的关系描述为“革命的战友”,但在昨天的突发事件中,喝醉的永希温柔地靠着他,其实于他而言,也是种爱的享受。而这种爱的享受也足以支持着贤达精力十足地在假期中继续自己的工作。

当翔泽突然出现在善美面前时,善美着实吃了一惊。
“是不是——?”善美低着头,昨晚模糊的印象已经让她懊恼不已了,现在,学长还因为担心她而特别放下工作?“其实我——”,
“哪里嘛,”翔泽轻松地耸耸肩,“其实是特别想偷懒,还有,我发现了一家特别好的意大利餐厅,”翔泽笑着拍拍善美的头,“快点啰,换上漂亮的衣服,我已经饿得连开车的力气都没有了。”
“这样吗?”善美一愣,奇怪,在见到翔泽之前,她甚至在担心该怎么面对他呢,昨晚的自己又让他难堪了吧,“只是这样吗?”
“甄善美小姐,你想怎么样呢?”翔泽忍不住笑了,自己吓到她了吗?平时理直气壮的她,现在怎么是一副做错事的模样?“好啦,换件漂亮的衣服,我在外面等你。”不用多想,只要穿得漂漂亮亮的,和他开心地吃顿午餐就好。

穿得漂漂亮亮?怎么样才是漂漂亮亮呢?打开衣柜,善美又苦恼了起来。
粉色吗?太孩子气了,
黑色吗?太隆重了,也太生分了,
红色吗?太艳了,连自己都不喜欢的颜色怎么可能大大方方地穿起来?
“就这件吧,”终于,善美选中套米色的风衣,再配上深棕色的围巾,这样,站在学长身边,应该是合适的吧。善美想象着自己站在学长身边的情形。

“肯定是犯愁该穿什么吧?”翔泽看看腕表,如果是平时,善美都有可能比他先上车,而这次,就因为他说的要格外打扮,“我不是常说嘛,你怎么样都好。”虽然玩笑的语气,但确是真话,“要相信自己,知道吗?”翔泽说着,认真地替善美系好安全带,
“哪里有嘛,”善美嘟起嘴,真是,怎么样都可以让这个可恶的家伙逮到机会损她,
“好啦,”翔泽抬头看看善美委屈的表情,“要理直气壮的哦,那是我最希望看到的表情,”除了善美的笑,这是唯一可以让他宽心的表情,“今天,尹翔泽会站在甄善美的背后,什么都听甄善美的,你做好准备了吗?”
“没什么好准备的哦。”善美并没有看翔泽得意的表情,相反,她骄傲地扬起头,今天,她的学长会站在她的身后,那会是怎样一种情形?

  评论这张
 
阅读(1999)|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