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幸福-Apple』'space

图文均属原创,禁止任何形式的转载或摘编!All rights reserved!

 
 
 

日志

 
 
关于我

一个旅居欧洲的平凡女子。有一点浪漫、有一点小资、无大志、愤名利、喜自由。过着慵懒闲适的生活、盼着随心所欲的远足、恬淡出行……

网易考拉推荐

《夏娃的诱惑》续(自编)-下部5  

2010-03-31 07:50:38|  分类: 剧影点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善美挑了角落的位置,其实午饭的时间,因为处在较偏的位置,这家名为“CRAZZONS”的意大利餐厅里并没太多的客人。
“是不是有悄悄话要跟我说?”翔泽调皮地凑近善美,却惹得善美羞红了脸。
“学长—”,善美不好意思地看看正走过来的服务生,“不要乱说话,”
“好吧,”翔泽因为善美严肃的表情而笑了起来,“我说过今天由你做主,来吧,你知道我喜欢吃什么的,”翔泽从服务生手中接过菜单,递给善美,
“真的由我做主吗?学长?”虽然言语中有迟疑,但善美并没有推辞,“其实因为昨晚喝了不少酒,现在并不是很有胃口,不过你可不能少吃哦,”既然交给她做主,那么是不是什么都听她的?“我要一份火腿蜜瓜,他嘛,”善美斜着头,“一份六分熟的FIRENZE吧,不过没有红酒,这样吃牛排好象没有味道哦,”
翔泽看着自言自语的善美,难道善美从昨天的醉酒中还没有得到教训?
“不要了,”善美犹豫着做了决定,“学长,你喝咖啡吧,喝酒伤身的。”看着善美抬起头,翔泽很快收起嘴角的笑容,
“你也知道?”翔泽抿抿嘴,真是会教训人的丫头,说得好象昨晚喝醉的人是他,“都说你做主了,我听你的。”咖啡配牛排虽听起来是好奇怪的搭配,不过那是善美挑的,他也乐意尝试。
当然最重要的是,今天的午饭,翔泽还有另一层打算。

 

“学长,今天这样真的不会耽误你的工作吗?”短暂的沉默后,先开口的反而是善美。
“会有点吧,”翔泽抚抚额头,“不过我也有点喘不过气来,所以想给自己放个假,”说真的,他烦心的事真不少,包括每天不得不面对金协理质问的嘴脸。有时候,尽管会试着说服自己对方仅仅是从公司发展的角度而对自己抱以严苛的态度,但要以公事公办的立场来处理和他的关系还真是困难,“只要累的时候就会想起你,”翔泽呷了口咖啡,“来嘛,笑一个给我看,要很甜的那种,”这应该不是一种苛求吧,
“哪有这样的,”善美瞪了眼翔泽,“怎么可能说笑就笑呢,因为昨晚,现在头还疼呢,”善美压低了声间,提起昨天还真是难为情,
“知道头疼吗?”真是讨厌的丫头,想要取笑善美,却怎么也笑不起来,“如果不是有我在场,你会这么喝吗?”如果不是自己在场,翔泽简直不敢想象。
“没有学长,我怎么会喝呢?”善美嘟起嘴,怎么问这么奇怪的问题,她又不是酒鬼,“以前不会,现在也不会嘛,”她什么时候喝醉过,不过昨天是怎么了?善美用力地甩甩头,昨天的事还是别想了吧,倒是学长今天看起来怪怪的,他,应该很累吧?而自己,能帮他什么呢?“学长—”,善美看看周围,有些不好意思地握住学长的手,“有什么烦心的事情一定要跟我说哦,”善美红着脸,“虽然不一定能帮到你什么,”这是事实,善美自己也清楚,“但找个人好好地聊聊,在你允许的情况下,我们还可以开怀畅饮,这样,心情应该会好很多的,”糟糕,怎么又想到喝酒的事?善美调皮地眨眨眼睛,“你说是不是?”
“我还真是烦啊,”翔泽忍住笑,善美的酒瘾是他培养起来的吧,
“所以烦的时候要找我哦,”善美想象着自己成为最棒的听众,“不过,可不要每次都象这样子,”善美看看周围的环境,“太破费了,而且也可能耽误你的正事嘛。如果有下次呢,我们可以约在游乐场,啤酒我来请就好,”怎么又是啤酒?善美偷偷地留意着翔泽的反应,“不过,我不喝,”善美吐吐舌头,甄善美,你是怎么回事?
“好啊,”翔泽笑着握住善美的手,这个小丫头,怎么就是忘不了酒?“以后不管什么事,都只说给你一个人听,好不好?”
“当然好啦,”忘记刚才的“啤酒”,善美在翔泽的话语中得到了鼓励,本来嘛,她是学长永远的拥护者,“所以,不管什么事,我也要对学长说,象以前那样,”善美说着点点头,算是对自己的提醒,不过,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开始想要把什么不开心的事都闷在心里?
“好啊,要说到做到啊,”翔泽终于得到了自己想要的回答,“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我们都要说出来,”就象以前那样,没有文荣集团的董事长,也没有MBS的当红女主播,他们只是最普通的翔泽与善美,“因为工作我们已经有了很多压力,所以在工作之外,我们都要尽量地让自己放松,好不好?”
“嗯,”善美点点头,露出标志性的笑容,“最近我也觉得累啊,感觉有点力不从心,”昨晚是因为这个原因而失态的吗?“虽然参与了新文化艺术舞台,但有的时候也会觉得迷失了方向,”善美嘟起嘴,七点新闻,晨间节目,以及正在参与的新文化艺术舞台,哪个才是自己应该做的?哪个才是自己真正喜欢的?
“给自己多点时间,”原来自己的“安排”真的给了她这么大的压力,“我会帮助你认清什么样的节目才是你喜欢的,如果真不喜欢或者不适合,就不要勉强自己去做,知道吗?”虽然并不想提,但翔泽却清楚地知道文荣集团董事长夫人的这个称谓给了善美多大的负担,即使能够独挡一面,观众们津津乐道的仍是董事长夫人这一“耀眼”的身份,是该强迫她接受并习惯吗?翔泽不得不问问自己。
“放心,我知道,”意识到两人间有些沉重的气氛,善美故意提高了声音,“学长,我们还是快点吃,一会,我想去百货商店为招娣买些婴儿用具,你陪我啊?”
“这还用问吗?”翔泽一脸地吃惊,难道她还打算将自己排除在外?“逛完百货商店,我再送你回电视台,然后嘛,晚上我们一起去医院看招娣?”
“学长—”,不要为她设想得这么周到啊,善美有些感动地摇摇头,竟也迷失在这份宠溺中。

 

一秒钟之前还因为和晨水斗嘴而红脸的招娣,看到推门进来善美和翔泽,脸上立刻堆满了笑容。
“来,来,来,抱一个嘛,”招娣张开双臂,在医院呆着还真是闷啊,不过偶尔有朋友来探望她,这也让她更为容易打发郁闷的时间,当然,前提是晨水不要再惹她,“整天对着那个人,真是好脾气的人都会发疯。”说着,招娣还不忘朝善美身后的晨水做个鬼脸。
“你—”,晨水本想发作,却无奈地看看自己身边的翔泽,真没办法,谁让斗嘴成了习惯呢。
“这样可不行哦,”善美也笑起来,同时,拍拍招娣的脸,这个好动的丫头这么快就要当妈妈了,可是性情一点也没变,“要给小孩做好榜样啊,不然你们家以后岂不是—”,
“我要和他一起欺负他,”招娣轻摸腹部,骄傲地扬起头,
“哈哈哈,你还真是,”善美在招娣床边坐下,
“真好,看起来气色不错,”翔泽也走了过来,“欺负人可以,不过可不要因为这个动气哦。”翔泽自然的反应,却让其他人都投来讶异的眼神,
“啊,”招娣有些惊讶地握住善美的手,“连帅气的董事长都这么说,崔晨水,是不是你总是找善美诉苦啊,”
“啊?”晨水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反应,孕妇的脸还真是变得快,一面夸帅气的董事长,而他,总是那个反面的案例。
善美忍住笑,回过头瞪了瞪翔泽,“好啦,你们这对冤家,不管什么时候总是这样斗气,我都受不了了,”说着,从翔泽身后拿过两人精心准备的礼物—初生婴儿的全部行头,
“哇!”招娣的眼角再次堆满笑容,“善美,怪我没白疼你,晨水,你快过来看啊,好可爱的衣服,”
“是学长挑的,”善美也并不抢功,在挑选礼品这方面,她愿意听从翔泽的意见,而每一次,她也都能如愿地看到对方满意的肯定,“我都不知道该选什么,还是学长说得对。”
“还是学长好,”晨水学着善美的语气,朝翔泽竖起拇指。“而且,善美也越来越棒哦,上周六的新文化艺术舞台的甄选,都让我有些不敢认了,”
“是啊,是啊,本来还想打电话给你的,不过护士小姐说我太激动了,对胎儿不好,硬是把电话给抢走了,下次我要去现场为你加油哦,”招娣也忘了自己现在的情形,想起那晚的状况,仍是激动不已,紧紧地握着晨水的手,
“不用特别到现场去,”翔泽站了出来,“我会录好了给你们送过来。其实,”他笑了笑,“连我都不敢去现场,其实我比她啊,更紧张,”真实的感觉到现在才不自觉地说出来,
“善美,如果我以后成了MBS最有名的配音员,你可要在新文化艺术舞台采访我哦,”这是招娣的小小心愿。
“其实我最想看的还是善美采访董事长,应该会有机会吧?”晨水试探地看看翔泽的表情,文荣集团历史上最年轻有为的董事长,MBS最当红的女主播,共同站在屏幕前会是怎样的一番亮眼,
可翔泽并没有点头,只是看看身前的善美,“在这个问题上嘛,我会尽量听善美的安排。”这已经是最好的回答了,虽然内心同样地充满了期待,但想到妻子所要承受的压力,他倒宁愿往后退一步,向善美看齐就好。
善美不好意思地低下头,至少目前来说,她还不敢想象自己在节目中采访学长的情形。“所以,我还要继续努力啦。”
“支持你,真是甄善美!”招娣拍了拍善美,真诚的她有学长,还有他们这一群朋友,谁说不会成功呢?

贞淑有些无聊地翻看着日历,“时间还真是快啊,转眼天冷下来,一年又要过去了?”
“这都不象你啊,”贵成递过一罐啤酒,“要不今年我们再去趟北海道?”
“喂,”贞淑瞪了眼贵成,“我可不要你这么假心假意地陪我,上次好不容易出门一趟,你就是担心着善美。”
“你还好意思说我,”贵成笑起来,其实贞淑和自己都是一样,“总是惦记着善美是不是吃光了上次你给做的那些泡菜,巴不得坐火箭回来。真是。”
“哎呀,”贞淑叹了口气,“其实都象自己女儿一样,善美是这样,迎美其实也一样,”
“好啦,儿孙自有儿孙福,善美有翔泽,而迎美呢,她也愿意和那些孩子们在一起,”贵成搭住贞淑的肩膀,“只要她们觉得幸福,我们就该开心,”
“可是迎美这孩子,总是叫人一想起就觉得揪心啊,其实我都不怪她了,但不管怎么样,我都觉得她不大愿意看到我。”如果不是贵成,贞淑的日子实在难过。
“怎么会呢?是你想多了,”父母其实都只愿着自己的孩子好,哪里会有过多的要求,“迎美是个好孩子,她也会幸福的。要不这样,等这次迎美他们从中国回来,我们也搬到山上去住一阵子,山上的空气好,孩子们也可爱。”
“好啦,什么事情都让你安排好了,”贞淑终于笑了起来,迎美随志愿团一起从非洲到亚洲,已经好几个月了,她还真是想她呢,“还有,明天要送我去看善美哦,我特别做了些泡菜,她最喜欢的了,还有一些,善美还可以给翔泽家送去。”
“我们总是一样,”贵成笑着摇了摇头,自从善美出嫁后,他也少去工地了,更多的时间,他愿意陪着贞淑一起,虽然不免斗嘴,但一起说说孩子们的事,他也不觉得无聊。

善美手中的泡菜极大地引起了永希的兴趣。
“是阿姨做的吗?平时都不大想吃的,但最近就是特别谗,今天出门还跟贤达说想回家试试泡菜火锅,”终于等到贤达可以早些回家,而泡菜火锅也是他拿手的,
“太好了,如果阿姨知道大家都喜欢她做的泡菜,她肯定会笑得合不拢嘴的,”善美从纸袋中拿出一罐泡菜,放到永希面前,“阿姨肯定有多做的,下次我再多拿一些,只要你和贤达前辈喜欢就好。”
“当然喜欢啦,”永希拍拍善美的脸,“对了,不是晚上才有节目嘛,怎么不在家多休息?”
“答应了要替音乐明信片做两期节目,因为准备上次的新文化艺术舞台,耽误了不少时间呢,要赶紧补上,”看看手中将要完成的稿子,善美忍不住伸了个懒腰,“不过快好了,前辈,有什么我可以帮你做的?”
“还这么用功呢?”到底是甄善美啊,“这个周末又是新文化艺术舞台的甄选哦,应该让自己多放松放松,没有压力,你会做得更好哦。”
“怎么可能没有压力嘛,”善美叹了口气,“不过那天和学长谈过以后,感觉轻松了很多,以前就怕自己做得不好,让学长担心,或者对他造成什么不好的影响,其实只要把它当成一份简单的工作,或者自己的兴趣,就不会那么复杂。”还好,这个道理,她总算明白了。
“真高兴你能这么想,好好加油哦,我还会是那天的评委,不过对你,我会更加严格!”永希可没有说笑,尽管谁都知道永希一贯是公私分明,但贤达与翔泽的关系摆在那,稍微的疏忽都可能会在MBS造成不好的影响。不过,依善美的表现,永希有绝对的把握,能走到最后的,一定会有善美!


又是一天的会议。翔泽揉揉有些酸胀的脑门,如果能除掉这些会议的时间,他应该有更多的时间来处理手上亟待结束的议案。
“董事长,金协理想和您约时间谈谈广告部门—”,助理的话并没有说完,
“说下一件吧,这件事我会打电话和金协理谈,”翔泽靠在沙发上,广告部门的新主管以及前任的处理问题已是全集团公开通告的消息,不知如此执着的金协理还有什么打算,
助理看了一眼董事长,“AALBORG的总经理明天到首尔,不知是否可与您共进晚餐,还有,他说只是普通的家庭晚宴,所以,想邀请董事长夫人一起参加。”
“哦?”普通的家庭晚宴?“明天七点半吧,”从上任至今,他还没有尝试着与善美一起出现在公众场合,不过,既然是普通的家庭晚宴,善美的出现就应该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

对与翔泽一共出席晚宴的提议,善美在短暂的犹豫后爽快地点头认可。
“嗯?”翔泽看看善美,虽然点头认可是他可以预见的结果,但其中的过程却比他设想的简单了不少,“你怎么会这么爽快地答应?”翔泽朝善美眨眨眼睛,下意识的,他了解,善美有些心不在焉,“在想什么呢?”
“哪有想什么嘛,”善美嘟起嘴,真是讨厌,什么心思都逃不过翔泽的眼睛,“对了,学长,”不过就算如此,不管什么事情,她还是愿意听听他的意见,
“看吧,我就知道你有什么鬼主意的,说来听听。”翔泽得意地扬起嘴角,
“其实我今天看到爸爸和阿姨了,他们今天送泡菜来,还有一罐,明天给阿姨送去。”善美歪着脑袋,似乎并没有说到正题。
“明天我开车送你去吧,爸爸去釜山了,明天中午你可以和阿姨一起吃饭。”阿姨也总是说起只能在电视上见到善美,其实算起来,也不过是几天没见。
“让我说完嘛,”真是奇怪的丫头,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嘛,怎么说着,竟红起脸来。
“好,好,你说,我什么都不说了。”翔泽听话地放下茶杯,有的时候,听自己可爱的妻子唠叨也是一件很不错的差事。
“是这样的,”看来是很神秘的事情,“我今天看到爸爸和阿姨了,看着他们,我觉得他们能在一起应该是件很不错的事!”
“什么?”翔泽拍拍善美的脑袋,除了电视台的工作,她要操心事情真的不少。
“不好吗?其实我很早就有这种想法了,想想看啊,他们可以一起喝啤酒,可以一起看肥皂剧,可以一起唠叨,甚至于一起吵架,当然,爸爸肯定是吵不过阿姨的,”善美想象着两人争吵的模样,不觉得笑起来,“你说好不好?”
“好!”翔泽凑近善美,“可是我能做什么呢?”大概热心肠就是善美可爱的地方吧,老而有伴是个不错的想法,但一方是自己的岳父,另一方是自己尊重的阿姨,怎么开口呢?要做这样的媒人,在翔泽的人生经历里,还真是头一次。
“你跟爸爸谈啊,我每次跟爸爸说起这个,他就会笑而不答,你就不一样了,他有什么总是会对你说的。”听起来,善美是赖上翔泽了,“你可不能不帮我啊,我呢,就去找阿姨,不能太激进,也不能太隐瞒,虽然有难度,但我们一定会成功的!”
信心满满的是善美,而满脸愁容的,却是翔泽。

另一面,广告部门人员大变动却不如翔泽预料的那样告一段落。
“还能怎么样呢?”金启恩看看眼前跟随了自己多年的老部下,他也已经尽力了,搬出了董事长也没能改变翔泽最后的决定,不过他看得出翔泽已经给了他面子,不然5000多万的帐务亏空不蹲个七八年的监狱怎么也说不过去的。“你还是想办法去筹钱吧,要能在下个月前筹清,我也许还能保你在文荣退休。”
“可是,金协理—”,绝望的眼神使对方看起来很可怕,“真不甘心啊,在文荣这么多年,今天竟然被个小子整出文荣,还有跟着我的那一帮人,可都是眼巴巴地看着我,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了吗?”
金启恩扶了扶镜框,“会有什么办法呢?现在尹翔泽连我电话都不听,会议上也不给我任何说话的机会,他也做得真绝。”说没意见那是假的,从尹翔泽进入文荣的第一天开始,他就感觉到了这小子所带来的威胁,从理事到如今的文荣集团董事长,虽然有一万个不服,但眼见文荣集团的日益繁荣,以及股东们越来越乐意掏钱,他也只能埋下心里的不服,暂时做个识时务的人。
“该死的家伙!”对方握紧了拳头,而他的这种反应倒是金启恩乐意看到的。“可不能让他这么得意。”
“你想干吗?”金启恩作出吃惊的表情,“大家都很忙呢,你得忙着筹钱,我得忙着准备这周末的新文化艺术舞台,董事长夫人也要参加,我可得打起十二分的精神,不然,有人背后打小报告, 我可是吃不消啊。”金启恩斜眼看看若有所思的他,绝望的人都会做些绝望的事吧,这回,往后退几步,他倒乐意成全对方做些自己想做的事。至于做什么,那可不是他能干涉的事情了。
哼,尹翔泽,除了甄善美,大概没什么事情能打倒你吧。等着瞧!

  评论这张
 
阅读(1651)|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