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幸福-Apple』'space

图文均属原创,禁止任何形式的转载或摘编!All rights reserved!

 
 
 

日志

 
 
关于我

一个旅居欧洲的平凡女子。有一点浪漫、有一点小资、无大志、愤名利、喜自由。过着慵懒闲适的生活、盼着随心所欲的远足、恬淡出行……

网易考拉推荐

《夏娃的诱惑》续(自编)-下部6  

2010-03-31 07:59:13|  分类: 剧影点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贵成推开包厢的门,看到了久候的翔泽。真是贴心的孩子,难得中午空出时间,竟想着约他一起吃饭。说起来,还真难得有机会和翔泽这样面对面地交谈。
“哦,爸爸,你来了。”翔泽看着贵成进来,马上站起来,替贵成拉好椅子。
“哈哈,好,好,”贵成开心地笑起来,奇怪的很,也许是受了善美的感染吧,看到翔泽,他竟感觉到熟悉的笑容。“见到你真高兴。”
“爸爸,真是不好意思,其实一直以来都想和你好好谈谈,”翔泽替贵成倒好茶。
“好啊,”贵成拍拍翔泽的肩膀,“其实以前都生气呢,都没向我好好地保证一番就娶走了我的善美,真是—”,贵成开着玩笑,一路走来,翔泽的包容他怎么会没有体会,那晚,拖着善美的手朝他走来的翔泽不是已经获得他的首肯了吗?
“爸爸—”,翔泽笑着摇摇头。即使没有善美特别安排的“任务”,他也应该多和贵成联系,这样的碰面应该只是个开始。“今天我就听了善美的意见,点了一些你喜欢的家常菜,而下午又没什么安排,这样我们可以一起喝几杯。”
“好啊,就这样,”翔泽说中了他的心思,出门的时候贞淑还取笑他为了赶着和女婿喝一杯都忘了换套象样的衣服,“幸亏善美不在,真是不想听她啰嗦啊。”
“哈哈,爸爸,不过上午跟善美通电话的时候,她还是忍不住要提醒啊。”什么时候善美都在担心着,不能开快车,不能多喝酒。
“看到你们这样,我真是高兴啊,”贵成能不高兴嘛,善美的出嫁并没有让他失去最爱的女儿,反而让他多了一个贴心的儿子。而因为翔泽的理解,善美并没有离开她所爱着的主播台,即使不能常和他们见面,能经常地在荧幕前和报刊中得到两人的消息,并与亲近的朋友分享他们亲密的幸福,这已经算是极大的满足了。“善美还是有些孩子气,有的时候,还需要你多体谅。”
“不要这样说,爸爸,”自己还没有对贵成清楚地表白过对善美真实的感觉吧,“其实我想要善美做最自然的自己,我们都是以最初的面貌来认识对方,如果要因为现实而让她有所改变,那是我的罪过。”翔泽替贵成倒好酒,“来,爸爸,先喝一杯吧。”
“好,好,喝一杯,”贵成并不含糊,与翔泽碰杯之后,一口喝光杯中的酒,“我要谢谢你—”,
“爸爸—”,翔泽打断了贵成的话,“应该是我谢谢你,因为你,才会有这样的善美。你大概不知道,我第一次受到震撼是在英国的时候,听说善美极力地想要说服你再婚,”说着,翔泽看看贵成的神情,“那时的我总是忘不了父母离异带来的伤痛,也无法接受父亲的再婚,所以我才想要知道究竟是怎么样的家庭才会赋予善美那么纯洁的笑容,并且诚心地接受可能完全陌生的新的家庭成员”,好久以前的事了,翔泽还是忘不了,也许只有在今天,他才会想要回顾那段时光,并且以感激的心态,虽然起因是因为善美的任务,但他却有自己无法控制的感动。
“哎,这孩子,总是劝我该找个伴,”贵成叹了口气,本该觉得难为情的,善美怎么会把这件事也告诉翔泽呢,不过听着翔泽说自己的家事,他也抛开了长辈与晚辈间本来的隔阂。
“爸爸,其实最重要的是要过得幸福。虽然之前我极力反对父亲的再婚,不过现在我能体会父亲是真正的幸福,那么做晚辈的,就应该祝福,并且努力来维持这种幸福。”翔泽再替贵成倒满酒。
“嗯,”贵成点点头,只要幸福,实在是太浅显的道理,“翔泽,我希望你和善美幸福。”颇有些感触,贵成握住翔泽的手,
“其实爸爸,善美也希望你幸福,”翔泽诚恳地说道,其实从昨晚与善美的谈话后他就一直在考虑该如何地劝说贵成,这样看起来有些婆妈的事他从来没有做过,不过以祝福的角度来看待这件事,他也就能理解为什么善美一直以来会希望父亲再婚了,“很遗憾,我和善美都没有太多的时间来陪你,所以,还是希望能有个人陪着你,幸福地陪着!”
“啊?”贵成抬起头来,真是,好好的,又说到自己了,“你怎么会和善美一样呢?连你都受了善美的影响了?”
“怎么会呢,爸爸,”翔泽都可以想象得出当贞淑与贵成碰面的时候,他与善美的如意算盘一定会拆穿,但现在,在感情当口,却是怎么也不能说出善美的想法的,“只是想到现在自己才能理解善美,还是觉得有些惭愧,不知道爸爸能不能理解我的想法呢,”
“哎—”,贵成又叹了口气,他怎么会不理解翔泽的想法呢,以前善美提到这个问题,他只会觉得善美调皮,但现在,善美都嫁了,他倒是真的想要有个伴陪着,能毫无戒心地开怀畅饮,能在心情好时四处走走,“只是没想到,连翔泽也会这么想,我—,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爸爸,”翔泽笑了起来,之前想到这么难为的事情,他还真是费了番心思,不过与贵成的这番谈话远比他想象的要容易得多,用心来交谈,就没有什么不能解决吧,“去做任何你想要做的事情吧,我和善美会支持你!”翔泽举起酒杯,
“谢谢你,翔泽,”贵成安慰地笑笑,真好,他有善美,还有翔泽!去做任何可以让自己开心的事情吧,在翔泽鼓励的笑容里,贵成在心里为自己打了打气。

 

换上了灰色的大衣,善美还是有些犹豫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学长,这样真的就可以了吗?”转向站在自己身后的翔泽,“总是觉得有些不对劲,”第一次与翔泽正式地以夫妻的身份出席晚宴,说不紧张那是在骗自己,
“已经很好了,”翔泽忍住笑,他怎么会不明白善美的紧张呢,虽然之前看似爽快地答应了他,可从永希的电话里得知善美借着午饭的时间去挑配大衣的胸针,他还是觉得自己没更多地为善美着想,自己口中“普通”的晚宴怎么说也是善美的第一次,“这个火鹤花的胸针很漂亮,很配这件大衣,很配你,”翔泽轻拍善美的脸,
“你总是这样,”善美嘟起嘴唇,怎么样的自己学长都会说好,“甄善美会被宠坏的,”
“你不会,”翔泽却是坚决地摇头,“因为,你是甄善美!”当宠溺成为了种习惯,他所能做的就是尽量在这份宠溺中还能让对方轻松地做自己,“好了,我们可以出发了吗?”翔泽看看腕表,
“当然,”善美拿起提包,再调皮地朝翔泽吐吐舌头,“甄善美可不是爱迟到的小松鼠,我的学长嘛,当然更不是!”善美带着十足的骄傲,而在今晚,这份骄傲,完全源于她的学长。
“小丫头什么时候成了小松鼠?”翔泽的嘴角轻轻扬起,他的妻子,总有办法让他不觉地从心里笑出来。


很快,翔泽的车驶达酒店门口。
“来吧,跟着我,”翔泽把车钥匙交给门童,将右手伸向身后的善美,
善美低头笑笑,快步跟上翔泽,并牵起他的右手。

 

“嗨,翔泽!”声音从身后传来,翔泽与善美同时转身。
“嗨,PAUL,”翔泽挥挥手,牵着善美走向迎面而来的两人。
“我就知道是你和善美,有种STYLE是别人没有的,”PAUL的身旁站着他的妻子,看起来,他与翔泽很熟络。
“看你说得,”翔泽笑起来,“这是因为你从没见过善美,而我,对你和STEPHY是最熟悉不过了,”
“嗨,善美!”PAUL朝翔泽眨眨眼睛,“应该只是没见过本人,你的名字和你的报道,在我和翔泽谈话的时候,总是会胜过文荣与AALBORG的合作。”看来真是再普通不过的晚宴,“来,我来介绍,这是STEPHY,应该算是翔泽在剑桥时的同学,不过,这也是我们后来才知道的,”
“你们好,”善美笑着点点头,“很高兴见到你们。”
“嗯,”翔泽搭住善美的肩膀,“其实这次是PAUL和STEPHY私人的度假,所以今晚也是纯粹的私人聚会,怎么样,”翔泽看向PAUL,“我们不应该只是站在大堂里随便地聊几句吧,”
“哈哈,当然,”PAUL挽起STEPHY,“这次我可是带来珍藏的红酒,以前在谈判桌上都太严肃,难得象今天这么轻松。”

一切正如翔泽所说,没有商业投资的信息交流,没有文荣与AALBORG下一步的合作计划,有的,只是对求学时光的回味,以及家庭生活的甜蜜梦想。
“哈哈,翔泽,其实本来应该打电话告诉你,可是又不知道怎么说出口,”PAUL突然有些难为情地握住STEPHY的手,“STEPHY她,怀孕了,哈哈哈,”
“什么?你们也太不够朋友了吧?”翔泽惊喜地看着两人,“这样的喜事应该尽早地告诉我啊,”
“对啊,”善美也因这突然的消息而兴奋起来,“这样的喜事不应该不好意思啊,之前,我有个好朋友也是怀孕,虽然还是会发些小脾气,不过要做母亲的感觉让人看着真是羡慕啊。”善美坐近STEPHY身边,“那以后饮食可要当心哦,”
“看你,”翔泽笑着看看善美,小丫头,竟会如此地兴奋,
“谢谢,”STEPHY感激地朝善美笑笑,虽然与善美并不熟识,但她的笑容却足以让她相信,这么纯真的笑容属于一个可以信任的朋友,“其实以前我总担心翔泽会一直单身,他的免疫力太强了”,
“有吗?”翔泽骄傲地扬起嘴角,“怎么会呢?那是因为没有遇到善美啊,”说完,翔泽低头看看善美,果然善美羞红了脸,
“哈哈,翔泽,你这样的玩笑连我都不太适应啊,”在私下里,PAUL和翔泽更象是朋友,抛开两人所担负的责任,毫无诚府地谈自己的家人,“真难以想象,由STEPHY所认识的你到我所熟识的你,究竟因为善美发生了多少变化啊。”
“没有变化,我所认识的学长一直都是这样,”善美脱口而出的一句话,却引发了PAUL与翔泽默契的笑容,
“来,干杯,”高兴的翔泽举起酒杯,“为STEPHY,为善美!”

由酒店回家的路上,善美就一直没有停嘴,从招娣的怀孕,至STEPHY所带来的消息,虽然与她并没有直接的关联,翔泽却清楚地看到她为朋友祝福的一份心。
“有你这样的朋友真是好,”翔泽笑着摇摇头,“我们也算是朋友吧?”
“当然,”善美淘气地嘟起嘴,这也算是个问题吗?“所以你有什么事一定要和我分享哦,”
“嗯,”翔泽有些使坏的点点头,“所以呢,有一天,如果我的善美怀孕了,你也会一样地高兴,甚至比我更高兴吧。”
“喂,你说什么呢,”善美假装要打翔泽,虽然只是两个人,可是第一次听学长说这样的话,还是带着开玩笑的语气,她还是没办法不再一次羞红了脸。
“小丫头!”翔泽宠爱地拍拍善美的头,这个小家伙肯定还没意识到,由招娣到STEPHY,一份不由她控制的母爱已经在她心里泛滥开来,与之相随的,还有一份越来越浓郁的渴望。

不要紧张,相信自己。和往常一样,我会在电视机前为你加油!
善美笑了笑,真是讨厌,本来说好今晚甄选结束前都不再联系的,她的学长还是给她发了短信。其实说到紧张,翔泽的反应要比她强烈得多。
“知道啦,”善美朝着手机吐了吐舌头。

今晚新文化艺术舞台候选的主持人只剩下了最后的五十位。
“今天又要辛苦大家了,”在正式的甄选开始前,贤达来到演播大厅,“从今天的五十位候选人,到下下周的进入最终决选的十位,都要靠各位来决定了。”
“这是什么话,”外联部部长站了出来,“有机会替MBS发现新的主播人才是我们的荣幸啊,就是不知道观众对我们这些评委有没有什么意见,贤达啊,为了保证上镜,我们是不是也得化化妆啊?”
“哈哈哈,对,就象永希这样化妆得漂漂亮亮的,”市场部部长也加入了这场玩笑,“那样下周的收视统计可能会不止上升10个百分点哦。”说着,他看看自己身边的永希,看来,今天大家的心情都不错,永希还特别换上件红色的外套,
“什么啊,”永希不好意思地捂住脸,工作久了,能这样开开玩笑也不算是件坏事,
“那就拜托大家了,”贤达朝永希眨眨眼睛,再转身看看在门口接听电话的金协理,还有半个小时,新一期的甄选就要开始了,希望不会有什么状况才好。

“什么怎么样?”金启恩压低了声音,“甄选马上就要开始了,你在哪呢?”他几乎已经看到了甄善美,而那个信誓旦旦要给尹翔泽好看的蠢蛋到现在还没露面。
“我已经在电视台楼下了,是不是只要甄善美参加不了甄选,我们就算达到目的了?”对方站在MBS门口,还好,内部的调查并没有影响他在MBS的进出自如,
“什么?这就是你想好的办法?”金启恩在心里咀咒了一声,“笨蛋!反正你爱干什么就去干,跟我没关系,没脑子的家伙!”什么是尹翔泽最在意的东西,金启恩要比对方清楚得多,仅仅是新文化艺术舞台的选拔?他可并没看出尹翔泽那个自大的家伙有多关注,至少目前为止,他并没有发现他出现在现场为甄善美打气。
“我会有办法的。”这是他能想到的最直接地打击尹翔泽与甄善美的办法了,可就是这样一个在金启恩看来无聊不过的想法,也不是如自己所想能顺利实施。
没有再详谈下去的必要,两个人很快挂断了电话。
“新文化艺术舞台甄选请上3楼。”清楚的标语将他直接引向三楼。

 

贤达看看腕表,还有十五分钟,他还有时间和永希特别叮嘱几句。
“是不是特别累啊?”贤达皱着眉头,刘永希到底是个女强人,如此强度的工作,尽管这段时间以来,都累得都没有好的胃口,可是一丁点的报怨她也从来没有对贤达说过,
“哪里有吗?”永希不好意思地笑笑,“只要你答应回家准备泡菜火锅,再累也值得啦。”
“哈哈,”贤达不忍地拍拍永希地肩膀,“这可不象刘永希会说的话,而且最奇怪的是,你以前并没有象现在这样着迷泡菜火锅啊。总之,不要太累了,不然,我宁可只在九点新闻上看到你,听到没有?”贤达摆着领导的架势,虽然这样的姿态于永希来说,没有一点用处。
“哼,”永希笑着扬起头,“这可不象是贤达前辈会说的话哦。”
“好啦,快开始了,我答应你回家一定准备泡菜火锅,好不好?”贤达压低了声音,“照顾好自己,不管什么情况下,都不要影响自己的情绪,OK?”
“嗯,”永希终于还是点点头,其实为了新文化艺术舞台,贤达不也是累得没日没夜的,“你也要照顾好自己哦。”在公众的场合,要说出这样的话,还真是不习惯。
“去忙吧,我会看着你。”换上柔和的笑容,贤达目送着永希走向演播大厅的出口。

“喂,很忙吧?”贤达的助理回过头,看到一层熟悉的面孔,这属于文荣集团的高层。
“嘿嘿,真不好意思,”助理谦逊地摇头,到底是文荣集团本年度最看重的节目啊,“我们还要努力,还做得不好。”
“看,还谦虚什么?”对方一副祥和的表情,“已经很棒了,观众的反应已经足够掀起MBS新的收视狂潮了,都要靠你们啊。”
“还做得不好,还做得不好,”助理仍然半低着头,“不知有什么事可以为您效劳的?”
“哦,看我,跟你聊得都差点忘了正经事了,”对方从大衣里摸出一罐饮料,“请帮我转交给甄善美小姐,董事长特别关照的,辛苦你了。”还好,助理并没有过多地关注他的表情,以致于在接过饮料暗想对方的良苦用心时,都没能仔细想想对方离开会场的不一般的速度。
“真是幸福啊,总有人这样默默地支持着。”助理看看手中的饮料,开始在人群中搜索善美的影子。

 

“喂,善美,”终于,善美的身影出现在助理的视线里,MBS的当红女主播,对于今天这样的甄选场面应该是再习惯不过了,不过看起来,善美仍是小心翼翼的。
“啊?”善美睁大了眼睛,等她反应过来,助理早已匆忙地离开,而她的手里,却留下了对方特意送来的饮料。
“要好好表现哦,董事长和我们都会看呢,”助理丢下一句话,
“什么嘛,”善美有些感动地笑笑,果汁?是翔泽的心意吗?


“喂,看什么呢?”是善美吧?甄选马上就要开始了,她还在发呆?
“哦,前辈,”善美收起感动的笑容,真让人不好意思,
“不要太紧张哦,虽然有很多支持你的人都会看着你,你只要做好自己就行,”对于善美,永希仍然是相信的,“今天会什么时候出场?”
“今晚我是28号,希望可以顺利结束吧,”善美谦逊地笑笑,“对了,前辈,甄选马上就要开始了,你这是?”
“我嘴馋,想去办公室泡杯奶茶,不然,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坚持到甄选结束呢,”永希拍拍善美的脸,
“前辈,时间来不及了,”善美看看腕表,“是不是只要有味道的饮料就好啊,拿我这瓶去喝吧,反正我也不渴,”善美将那罐饮料交到永希手中,“下次可要向金部长抗议光有纯净水是不够的哦,”
“哈哈,这个建议不错,晚上我一定跟贤达正式地提出来。”永希也并没拒绝,善美说得没错,她已经没有足够的时间回办公室了,“那就谢谢你的饮料了,一会要好好表现哦,我可是准备好了难题要考倒你的。”现在要考倒善美可是要花不少心思的。
“没关系,前辈,”善美亲热地挽住永希的手臂,“要不要等甄选结束我们再去喝酒?”与前辈喝酒的感觉她还真的好怀念,不过这回,应该换上轻松愉快的心情。
“好,”永希一口答应,“不过今晚不能喝醉哦。”永希吐了吐舌头,这可是她与贤达妥协的结果。

 

翔泽揉揉酸胀的眼睛,在文荣集团与ALLBORG合作的事宜告一段落后,他也乐于见到MBS今年的招牌栏目—文化艺术舞台的甄选真正进入了高潮。
一样的评委,更为精简的候选者,让今晚的甄选更加引人入胜。
“如果节目的意外嘉宾是不能说话的聋哑人,你要如何继续呢?”
“如果你突然的提问令嘉宾不高兴,甚至可能愤而离场,你预备如何挽救呢?”
天,永希真为今天的甄选准备了足以令候选者哑口无言的问题?
“只有优秀的评委才能保证将来主持人的素质,”这是贤达曾向他保证的,当然,以他对贤达及永希的了解,他们只会尽自己的全力使这台节目做到完美。
“永希太棒了,不过你不应该以权谋私让她这么辛苦。”翔泽通过短讯向贤达表示了感谢。
“如果我真能以权谋私,我现在就想送她回去休息。董事长,这样的好职员是否可以要求好好犒劳一番?”贤达始终站在摄像机旁,与翔泽一样,在他投向永希的眼神中,也饱含着欣赏与担忧。
“由善美和永希作主!”翔泽微微扬起嘴角。快九点了,他是不是也该换上外套去电视台迎接他可爱的小妻子了?

坐在永希身边的金恩启今晚始终有些心不在焉,而且他一贯以来直接尖酸的问话方式在今晚也收敛不少。
甄善美?28号?现在已经进行到12号了。那该死的家伙今晚到底会做些什么?今晚他还能等到甄善美的出场吗?
不由得,金恩启还是有些紧张,这种紧张让他稍感心虚地不断看看身边的永希和摄像机旁的金贤达。也罢,不过是要给尹翔泽稍许的颜色看看,就他想来,那家伙也不可能做出多出格的事情。
自我安慰一番后,金恩启又打起了精神。

然而在翔泽趋车赶往电视台的途中,他却不得已因为贤达的紧急电话而调转车头朝医院赶去。
“翔泽,拜托了,幸亏现在是十分钟的休息时间,我得赶紧去找替补的评委,不然今天的甄选没法进行下去。”贤达护送着永希上了车,但没有办法,为了还没结束的节目,他只能向翔泽求救。
永希是怎么晕倒的?贤达的脑子已经有些乱了,一个半小时前和永希谈话时也并没有觉得她有什么不妥,而当他在休息时间想要再为她鼓鼓劲时,却在外联部部长的惊呼声中发现了不省人事的她。
“早就觉得永希今晚有些不对劲啊,”外联部部长站了出来,“看她额头都冒冷汗了还在硬撑着,希望她没事。”
“不会有事的,”金恩启仍然是一副长者的模样,作为MBS的高层,现在他要做的自然是稳定大家的情绪,毕竟今晚的节目还有一大半在后头呢。

演播大厅外的候选者并没有觉察到异样,十分钟的广告时间足以让所有的工作人员互相问候,并使得金贤达在最后时刻找到合适的继任者—崔元哲,MBS资深男主播。
“不好意思,因为突发的状况,不得已劳烦你出任今晚文化艺术舞台主持人甄选的评委,”贤达满头大汗,对方能放下自己的工作转为帮忙自己,这已经可以让贤达千谢万谢了。
“没什么,”崔主播拍拍贤达,永希也算是他的同门,而贤达,虽然平日里接触不多,但他也并不排斥,“希望我可以帮到你。来吧,时间快来不及了,我们边走边说,象这样的评委工作我都应该注意些什么……”
“好,好,其实大部分的问题都是根据候选人的现场表现……”,贤达紧随着崔主播,从侧门进入了演播大厅。
终于,主持人甄选又回到了原有的轨道。然而贤达紧张的心情却仍然没法平复下来。很快,他拨通了翔泽的电话。
“怎么样,翔泽,医生怎么说?”
“刚进了手术室,你别太担心,我会一直在这里,”翔泽想要安慰贤达,但是当他看到昏迷的永希时,他都没法说服自己冷静下来。
“翔泽,我想去医院。”贤达说出了自己的请求。虽然作为文化艺术舞台的负责人,他比谁都要清楚自己的责任,但是,他怎么也不能接受自己将永希一个人留在医院里。
“来吧,”看着紧闭的手术室的大门,翔泽有种不祥的预感,永希,你千万不能有事。

为了保证现场甄选的顺利进行,翔泽只能召来自己的助理,有董事长在后支持,相信贤达的离开并不会有太大的问题。
而他的善美呢?为了让她全力准备今晚的甄选,翔泽只能暂时对她瞒下永希病倒的消息。
永希啊,你千万不能有事。

 

快到自己了哦,善美笑着吐吐舌头。还是会有些紧张啊,虽然已没有了先前的压力,但是在公开的竞选场合,如果真出现什么意外,她还是会觉得难以面对屏幕前的观众。
“28号,甄善美小姐。”
“来了!”善美不敢怠慢,马上起身朝演播大厅走去。


“大家好,”象往常一样,善美礼貌性地向评委致意。但令她吃惊的是,当她的目光投向永希该在的席位时,却看不到那熟悉而亲切的笑容。临时更换评委,这不应该是会发生的事情。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善美不觉得皱起眉头。
“甄善美小姐,”金恩启不自然地咳了声,“看来你今天有些紧张啊,”
“哦?”善美抬起头来,迎向金恩启似乎有意刁难的语气,“有些忐忑,”善美还清楚地记得今晚甄选开始前与永希的一番交谈,而在几秒钟的时间里,要说服自己来适应永希的意外缺席,她真的做不到,
“怎么会忐忑呢?”崔主播以无法理解的眼神看看自己身边的金协理,他这是在有意刁难吧,“虽然之前没有参与‘文化艺术舞台’甄选的评委,但是一直都有留意甄小姐的表现哦,”崔主播笑了笑,想要缓和现场的气氛。
“谢谢!”善美起身表示了感谢,并回以礼貌的笑容。
“好了,我们归入正题,”外联部部长站了起来,“因为今晚是较有决定意义的一关,所以与上次相比,我们选择了不一样的甄选方式。今晚我们会加入另一名主持与甄小姐就某个话题共同合作,而最后的分数则完全取决于你现场的发挥,计时5分钟,请问有问题吗?”
“没有问题,谢谢!”有决定意义的一关,所有的选手都被委以不同的现场状况,是不是永希的意外离开,于善美来说,也是颇有深意的特别安排?
“没有问题?”金恩启不由得问问自己,天知道那该死的家伙到底做了什么,今晚甄善美平安地出现在甄选现场就已经让他吃惊不小了,而现在,看起来,她还是信心满满地接受挑战?“甄小姐,我们还是会一如既往地严苛哦,”
“谢谢,我们可以开始了!”善美抚抚胸口,对于金恩启看起来善意的提醒并不想多做回复,而眼下,她似乎也没有多余的时间来想清楚永希离开的原因,那么,就等到甄选结束吧,也许,走出演播大厅,她所能看到的,不仅是翔泽,还有一直以来支持自己的永希!

 

而另一方面,医院里,贤达与翔泽仍是焦虑地等在手术室门口。
“别太担心,永希会没事的,”翔泽拍拍贤达的肩膀,手术已经进行了一段时间,但他们却无法从出入于手术室的护士口中得知任何的关于永希的情况。
“是我不好,我应该多关心永希的,”贤达叹了口气,无助地看看翔泽,
“别这样,”翔泽不忍地摇摇头,“也许只是意外,事情并不是我们想象的那么糟糕,对不对?”
“你也觉得很糟糕,是吗?”贤达反问道,虽然一再地自我安慰,但是从翔泽的眼神里,他无法让自己乐观。

  评论这张
 
阅读(2326)|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