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幸福-Apple』'space

图文均属原创,禁止任何形式的转载或摘编!All rights reserved!

 
 
 

日志

 
 
关于我

一个旅居欧洲的平凡女子。有一点浪漫、有一点小资、无大志、愤名利、喜自由。过着慵懒闲适的生活、盼着随心所欲的远足、恬淡出行……

网易考拉推荐

《夏娃的诱惑》续(自编)-下部7  

2010-03-31 08:13:23|  分类: 剧影点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演播大厅里。
善美清了清嗓子,“今天很荣幸地请到MBS英籍资深时事评论员MARTIN,”善美看看外联部部长递过来的纸条,MARTIN?也许是甄选需要吧,以往只能在时事节目中见到的MARTIN这回竟也客串起了主持,“很期待他将带给我们的心情故事”,MARTIN一身的便服,倒也合乎节目贴进观众的宗旨。
“大家好,”MARTIN的韩文说得不错,“第一次出现在时事评论以外的直播场合,还请善美小姐多多关照。我觉得娱乐性节目的表现形式与时事节目确实有很大不同,象这样面对面地与观众互动,时事节目中是很难想象的,所以,我也很高兴在今晚有机会在这短短的五分钟时间里体验。。。。。。”
怎么?甄善美不准备插话吗?还是预备就这样听MARTIN闲扯而耗费这五分钟?金恩启喝了口水,如果真是这样,也许之前的他就不该费尽心思想着该如何将她淘汰出新文化艺术舞台。
“体验——不一样的娱乐节目,”善美和MARTIN异口同声地说道,
“谢谢,”被善美接过话题的MARTIN似乎也意识到自己的喧宾夺主,
“反应很快,”评委席上,崔主播忍不住满意地点头,并对身边的金恩启说到,“要是直接的打断就太令人失望了,这样的衔接很自然、很聪明。”
金恩启并没有回应,还有三分多钟呢,甄善美现在的表现还说明不了任何问题。
“我留意到你今天的穿着虽然看似简单,但是应该也是经过一番挑选的,能跟我们说说吗?”站在MARTIN的身边,善美才注意到他身穿的由紫微纱制成的外衣,
“善美小姐好眼力啊,”MARTIN对善美的反应也感到意外,“这是去年我随总统访问英国时特意准备的,它代表了我对韩国的热爱与尊重!”
“如果一台节目能完全由主持人来掌握,那么就不应该有我们事先安排的故障了,”在崔主播面前的评分表上,金恩启已经看到了全部的五星,
“他应该尽责地刁难甄善美,”金恩启沉着脸,在演播大厅里,MARTIN与甄善美完美的配合可不是他想要看到的。
“相信这是他对甄善美的肯定,”崔主播放松地笑笑,“对于不称职的主持人,相信不用我们特意安排,也会错漏百出。”
“非常感谢MARTIN今天参与我们的节目,希望借助你,让我们的观众更贴近真实的新闻,谢谢!”善美的结束语与五分钟结束音几乎同时出现,而紧接着的,是来自评委席的掌声—崔主播?!
“你应该拥有这样的掌声!”MARTIN拍拍善美的肩膀,“继续加油,我支持你!”

 

走出演播大厅,善美终于舒了口气。好长的五分钟啊!再怎样地全情投入,她还是没办法百分百地控制自己,也许这就是为什么她是甄善美的原因吧,因为学长,因为永希前辈的突然离席。也是时候打电话给学长了,这会的他在哪里?对于自己刚才并不太稳定的表现,他应该会皱起眉头吧。
想着,她拨通了翔泽的电话。

手术室外静寂的长廊因为翔泽的电话铃声而多了些人气。
“是善美吧?”贤达抬起头来,同时看看腕表,是时候结束了。
“嗯,”翔泽点点头,同时走到一旁,“善美?”
“好累啊,学长,”翔泽低沉的声音让善美感觉到不妥,“学长?怎么了?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善美啊,”翔泽咳了一声,“电话里也说不清楚,我和贤达现在在电视台旁边的小医院,你过来吧,”
“怎么在医院?”善美有不好的感觉,“好,我马上过来!”

 

天啊,怎么会是在医院?谁?学长和贤达前辈都在,难道是永希?善美捂住快要跳出的心脏,永希前辈?甄选前她们还开心地聊过几句,那时的她并没有什么不妥啊?善美暗示自己冷静下来,也许,事情并不是她所想象的那样,
“善美!”从出租车里下来,善美见到了等在门口的翔泽。
“怎么回事?怎么会这样?”了解翔泽不愿多谈的沉默,善美还是想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别太着急,”翔泽只是轻轻地拍拍善美的肩膀,手术仍没有结束,他和善美能做的只是静静地陪着贤达候在手术室外,等着永希的消息。
“贤达前辈,永希前辈会平安无事的,”真是讨厌这种无能为力的感觉,善美无助地摇了摇头,但还是挤出笑容安慰着贤达。
这时,手术室的门被推开。
“医生,请问病人的状况怎么样,”看到医生走出来,三个人全部迎了上去。
“病人的状况现在还算稳定,胃里的毒液也已经全部清洗干净,”经过几个小时的手术,医生也是一脸倦容,而尤其是他还必须将不好的消息告诉久候在手术室外的人,“但是,我很遗憾,”医生叹了口气,
“怎么?”三个人是一样的反应,不是说病人的情况已经稳定了吗?这个但是?
“病人还有什么问题吗?”贤达紧张地拉住医生,“我是病人的丈夫,我有权力知道病人确切的状况。”
“病人已经有两个月的身孕,很遗憾,因为这次的意外,我们没有办法保住小孩,”医生很诚恳地点头,
“什么?两个月的身孕?”贤达不敢相信地退到一边,
“啊?”善美注意到贤达吃惊的表情,天啊,她还清楚地记得和永希前辈谈到小孩时那溢满嘴角的期待,而现在—,
“好了,重要的是病人没事,”翔泽控制好自己的不安,感激地看看医生,“您辛苦了,”
医生抱歉地笑笑,“稍后病人会转到普通病房,你们可以在那里等候。”

看着贤达走进病房,翔泽与善美都安静地走了出去。这个时候,永希需要的只有贤达吧,翔泽想着,而且,贤达的难过与失望是他们相识这么多年他从来没有见到过的,那么,就把时间交给他们吧,而今晚他能做的,只是等着贤达打来的电话。
“学长—,”善美轻轻地唤了一声。从手术室到病房,她真的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只是静静地跟在翔泽的身后,看着被翔泽搀扶着无力的贤达,她真的能感受得到他们内心的沮丧,
“傻瓜,没事了,”翔泽叹了口气。其实自己在这次事故里,难道就不应该付上应有的责任吗?这几个月来,贤达全力地投入新文化艺术舞台的甄选,而他,竟然恣由他的这种付出,还有永希,承受着巨大的压力来担任评委,为了尽好自己的责任,她付出的岂会少于那些参赛的选手们?还好,永希没事,这是最大的安慰。但是,他绝不可能当这事从来没有发生过,永希与贤达失去的,他无法补偿,但是他真的应该为他们做些什么。

 

因为麻醉剂的关系,永希一直睡着。这样也好,至少她可以有充足的睡眠,也不会有工作再来影响她。
“永希,对不起,”贤达握着永希的手,此刻,他能做些什么?一直以来,对于永希,他都有着最深的抱歉,他享受着与永希那如同志般深刻的情感,享受着与永希在工作中那一如往昔的默契与火花,可是,他却忽略了,在自己的私心里,他也希望永希是个简单快乐的普通女人,不会因为彼此的工作而有任何的改变,就象这几天来,她吵着要吃他最拿手的泡菜火锅,坚持要加入他与翔泽的阵营,“对不起,真的对不起,”因为他的忽略,他亲眼见到永希晕倒在会场,因为他的忽略,他与永希甚至失去了孩子,
“对不起,永希。”

这晚,翔泽怎么也睡不着,会场上的突发状况甚至都惊动了父亲。
“爸爸,不用担心,关于永希和贤达我会做好妥善的安排,发生这样的事情,我真的很抱歉,”翔泽抚抚昏胀的额头,
“好了,只要永希没事。”父亲挂断了电话。
但是是不是真的只要永希没事,这件事就算完了呢?翔泽有种不安的感觉。“胃里的毒液已经清洗干净”,如果是毒液,那就不可能是普通的食物中毒。那么谁有可能要加害永希?翔泽记起当初因为迎美而使永希车祸受伤的情景,但是目前在MBS,永希早已经是铁定的头牌主播,新人中更不可能会发生这种事才对啊。也许,他真的应该和贤达好好谈谈。

怎么会发生这种事呢?听到客厅里学长的叹息声,善美心里也不是滋味。看来,自己先前的猜测并没有错,今晚的甄选真的是因为永希前辈的晕倒才临时换的评委,可是,她甚至都约好了永希前辈在甄选结束后去喝酒,那么那时的她,应该是好好的才对啊。善美有些不敢往下想,她是看着永希永辈走回演播大厅的。

 

“学长,你今天有托人送果汁给我吗?”善美突然想到。享泽听到善美的问题感到莫明其妙“果汁,什么果汁?”为了不再给善美任何额外的压力,虽然有想过要送点什么,但并没有这么做。‘今天在比赛开始前,贤达前辈的助理给了一瓶果汁,说是你让送的,刚好永希前辈想喝点东西,我就给了前辈,不知道前辈中毒跟这个有没关系” 善美回忆着当晚的情形,心不由的开始紧张起来。‘你确定是贤达学长的助理给你果汁吗’享哲紧张地问善美。‘我确定’享哲和善美对望着彼此,同时意识到目标不是永希,而是善美。天哪,享哲的心猛揪了一下,事情变得复杂了。‘学长,该怎么办啊,前辈因为我。。’善美哭着说不出话来。‘善美不要急,事情还没查清楚。。’‘一定是这样的,前辈在没喝果汁前都好好的’还没等享哲说完,善美哭抢着说。享哲顿时也不知道说什么能安慰善美,只能非常忧心的抱着她,同时理清自已的大脑,如果中毒事件真如善美所说,那么他们的目标是他的妻子,而他的妻子并没与任何人结仇,人缘一向很好,难到他们的目的是。。。享哲想到这里,心开始往下沉。这两个女人,是他最不想伤害的。

‘善美,我现在要去找贤达学长’享哲意识到必需马上查清真相,决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再重演。
‘好,我跟你一起去’善美抹了抹眼泪说。

在医院,永希已经醒了。奇怪自已为什么躺在医院,不是应该在公司当评委的吗?看到贤达非常愧疚,伤心的望着自己,永希吃力的问:‘前辈,发生什么事了,我怎么会在这里?’贤达心疼的握着永希说‘你现在还有哪里不舒服吗,永希,对不起,都是我太大意了,没有照顾好你,我真是该死。’贤达带着哽咽的声音说。永希是第一次看到贤达手足无措,伤心欲绝的样子。这个男人在工作上努力认真,非常的有威信,在生活中风趣幽默,并对自已相当的体贴温柔,今天是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让他如此的垂头丧气。永希努力的挤出笑容再次的问:‘前辈,究竟怎么了?’‘永希,我们的孩子没了。。。’贤达几乎要哭出来了。‘孩子,我们的孩子’,永希的眼睛睁得很大。‘你中了很重的毒,动了手术,孩子没能保住’贤达紧握着的永希的手说。永希突然感到浑身冰凉,我怀孕了,现在没了,我怎么会中毒呢?中餐晚餐都是在公司食堂吃的,而且一整天都是好好的,怎么就躺在医院了呢,对了,想起来了,在节目开始前,我喝了点饮料,就开始不舒服,难到是因为善美的果汁吗?这就是刘永希,发生了这样的事,还能如此的冷静,只是为了不给坐在眼前的深爱着她和她同样深爱着的男人再增加痛苦。‘前辈,我很难过我们的孩子没了,但既然已是事实,我们试着接受它,如果说是谁的错,那我也有错,连自已怀孕了都不知道’。永希回过神来用颤抖的声音说。贤达用一只手轻轻的抚摸着妻子的脸说‘永希,对不起,我决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再发生了,你先好好休息,其它的都交给我吧’永希闭紧了眼睛,是的,她太累了,为了工作,连有了身孕都不知道。

这寂静的夜,太黑了,黑得让人心惊胆战。善美坐在车上,一边祈祷永希前辈要尽快好起来,一边想着会有什么人要加害自已呢,如果是在以前,首先想到的肯定的迎美,但现在会是谁她真的不知道。享哲的脸很低沉,想着要怎么对永希和贤达说抱歉,要怎样才抚平他们的伤痛,一想到这里,眼睛就透出吓人的愤怒,不管是谁,决不能放过,决不!
 
车子开进医院的停车场,善美和享哲下车快步走向永希的病房,敲门准备进去,只见贤达作了嘘声的手势站起来往外走,看来永希睡了。

‘前辈醒了吗’善美急切的问。‘刚睡着’贤达无精打采的回答。‘学长,我有事要跟你谈’享哲沉重的说。‘你们聊,我进去陪前辈’善美望着他们俩说。

‘怎么可能,你是说徐助理吗?’在医院的走廊贤达难以置信,掏出手机拔打助理的电话,尽管是深夜,他跟享哲一样都很想要答案。

徐助理在睡梦中接到贤达的电话,知道了事情的严重性,将原委一字不漏的转述给了贤达。

崔部长,广告部的崔部长,肯定不仅仅只有崔部长。享哲知道他们是谁,知道他们的目标是谁。也知道是什么原因。‘学长,你怎么看’享哲看着贤达,这个时候两个男人暂时从悲伤走出来,恢复到平时谈工作时的状态,这也是男人和女人最大的区别吧,毕竟悲伤不能解决任何问题。

要告他,需要证据,而且还要顾及公司的形象’贤达叹着气说。
 ‘好,我知道了,这件事由我来解决’享哲知道不能再给学长添麻烦,他还要好好照顾永希,不然真不能原谅自已。

在病房,本来永希已经睡着了,但被善美哭泣声惊醒。‘善美,你来啦’永希望着善美。‘前辈,对不起,吵醒你了,身体好点了吗’善美边擦眼泪边说。‘善美,听我说,你不要哭,这件事不是你的错,我想享哲跟前辈已经在调查这件事了,真相很快就出来了,不要哭了好吗’永希有气无力的拉着善美的手说。永希不仅仅了解门外的两个男人,而且也很了解眼前这个晚辈。‘可是前辈,前辈的孩子没了。。。’善美放声的哭出来。善美知道永希跟贤达虽然都是工作狂,但是他们都非常的想拥有自已的孩子。‘是啊,孩子没了,我都还没来得及知道,就已经没了,善美,你知道吗,我真的很难过。。’这时的永希也开始哽咽起来,她为了不让贤达再担心,在贤达面前忍住了,但在善美面前却流泪了。善美站起来替永希擦眼泪‘前辈,你不能哭,你刚动了手术,而且小产,哭了会留下后遗症的。’永希点点头,是的她必须快点好起来,这样才能有第二个孩子。
男人跟女人的区别,朋友跟情人的区别在这四个人的身上得到了很好的体现了。

这时,享哲跟贤达走进来了,他们俩人看着自已深爱的女人都泪痕满满,心底涌出很强的疼惜。不能让他们再流泪了,宁愿让她们在一起发酒疯。是啊,人生的事真的很难说,就前几天四个人在一起喝酒谈心,现在却被悲伤的网笼罩。
‘永希,你不会有事的,你要快点好起’享哲走过来握住永希的手说,‘我们不能没有你’。如果说享哲第一想保护的人善美,那么第二个一定是刘永希。他跟永希都希望对方过得幸福。这大概就叫红颜知已又或者说是男人跟女人间的友情吧。

享哲开着车,带着善美离开医院。‘学长,答应我一件事好吗,我们要在前辈后面有小孩’善美望着窗外静静的说。‘我觉得太对不起前辈了,我们一定要在他们之后生小孩。’
享哲很诧异的望着自已的妻子,这是她第一次跟他谈小孩的事。想不到是在这种情况下。甄善美就是甄善美,遇到任何问题先想到的都是别人,而完全不知道自已也处危险中。‘善美,一却都会好起来的,别担心了’享哲无耐的说‘我先送你回家,然后我要回公司处里一些事情’。证据,享哲要回公司去找证据,那些人如果只是亏空公司的财产,他可以酌情处理,但现在关系到他身边人的人生安全,决不放过。‘我跟你一起回公司’善美斩钉截铁的说:‘我知道你处理的,跟今天的事有关,我要跟你一起回去’享哲没有出声,善美不再是以前只会哭鼻子的小丫头,经历了佑振和迎美的事,她长大了,因为结婚,她成熟了,因为朝夕相处,她懂他。‘我们要先找到永希前辈喝过果汁瓶,确定那是毒源’享哲点了点头,将车开向公司。

享哲和善美来到当天录影的摄影棚,在垃圾桶找到了那个让永希失去小孩的瓶子。幸好清洁工还没开始上班。然后再到保卫科,查找当天录相带。因为很及时,所要找的证据很容易就找到。

享哲和善美带着相关的证据回到享哲在MBS的办公室。享哲让善美先坐下,他给助理留言安排一早要怎么处理这件事,然后很认真的看着善美说,‘善美,你不要难过了,这件事应该是我要说对不起。’‘学长’善美带着哭腔叫到。‘你听我说,他们要加害的对象是我,而又拿我没办法,所以将矛头指向你,利用你,让我屈服。所以我很对不起。因此,你从今天开始特别注意,要学会保护自已’享哲带着非常愧疚心情严肃的说。享哲知道只有将实情告诉善美,她才能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她才能清楚自已还处险中。享哲不可能24小时都陪善美的身边。‘学长,压力很大吧’善美站起身抱住享哲说道。善美知道他的学长在这个时候需要一个安慰的拥抱,他太不容易了,如此大的一个集团要管理肯定有很多不顺心的事。
‘学长,你不用担心,我一定要好好保护自已,为了你’ 善美更紧的抱着他的丈夫。享哲深吸了口气,将脸靠着妻子的头上,用手轻轻的抚摸着。是的,他很享受这样的拥抱,这个拥抱象是种依靠。‘学长,你也要好好保护自已,为了我,知道吗?’ 善美抬头望着享哲说。享哲听到这句话,不由了的笑了,虽然还不是笑的时候。这种感觉跟结婚之前是完全不一样的。这大概就是夫妻相互扶持的感觉吧。
 
第二天,善美准时进演播厅准备早上的晨间节目。而享哲带着助理将昨晚的证据交到了警察局。金协理还在气急败坏骂他的部下崔部长没用,想出这样的乱招,不仅没有威胁到尹享哲这臭小子,还为对方敲了警钟。崔部长闷闷不乐的回到自已的办公室,正在想再用什么更毒的方法牵制住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董事长,方法还没想出来,他的办公室却被警察撞开,并告诉他被捕了,没等他反映过来,铁拷已经戴在手上。

在警察局,崔部长死不认帐,警察将录相放给他看,然后将贤达的助理请到面前,又将果汁瓶摆着面前,并将相关毒液报告放在他跟前。他才目瞪口呆的说不出话来,并满脸疑问这些东西是从哪里来的。是的,并不是这些做坏事的人有多聪明,只是在大多数的时间里,我们都误以为他们和我们是同一类,但一旦认清,就会发现他们是如此的愚蠢。享哲非常懂这个道理。崔部长还是想要脱罪,告诉警方是受金协理指使。警方将金协理带到警局审讯,金协理才正真领教到了享哲的速度,一夜间他找到了证据,并将崔部长定罪。他当然不会承认是他指使的,的确他要的不是让人受伤,而是权力跟金钱。没有人证和物证,是没有办法将他定罪的。

享哲猜的一点没错,因为广告部门的严重亏空,他们这群狠毒家的家伙,竟然加害于他身边无辜的人。查帐不是他要争对某一个人才进行的工作,而是公司需要整合,当然要了解整体的营运状况。看着手中的财务审计报告,他皱紧了眉头,这件事情必需得告诉爸爸,真希望父亲不要受到刺激。

善美做完晨间节目,就立即去医院望永希,看到善美,永希不再象前一天晚上那么激动了。安静的睡在病床上,贤达手握着永希,痴痴的望着自已深爱的女人。善美让贤达前辈先回去洗个澡,她在这边照顾永希。没过多久,庆喜前辈带了一些鸡汤给永希,并告诉永希,她还年轻,养好身体要紧。永希很感激这位前辈象姐姐一样的关心她。

  评论这张
 
阅读(1669)|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