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幸福-Apple』'space

图文均属原创,禁止任何形式的转载或摘编!All rights reserved!

 
 
 

日志

 
 
关于我

一个旅居欧洲的平凡女子。有一点浪漫、有一点小资、无大志、愤名利、喜自由。过着慵懒闲适的生活、盼着随心所欲的远足、恬淡出行……

网易考拉推荐

《夏娃的诱惑》续集---幸福的开始   

2010-04-02 06:42:46|  分类: 剧影点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叭。。。。。。。。。。。”
那些不耐烦,不客气的车子的喇叭声响把陶醉在热吻的善美和翔泽唤醒。
善美害羞地把翔泽轻轻的推开,「学长,快走」。
尽管翔泽有十二万分的不拾得,但看到善美红得像苹果般的脸庞和难为情的表情,他也只好不舍地结束这缠绵的吻。

牵著善美的手走向车子的尹翔泽兴奋地想大叫,而在他身边的善美则头低低的感到很难为情,虽然那只是短短的几步路,可是善美感觉好漫长…·。
进入车内,善美才松了一口气。想到接吻的那一幕,善美还是感到很害羞。
这一边的翔泽则被善美的承诺和含情脉脉的样子冲昏了头,迟迟不开车,他望著善美,傻傻地笑…·。
就在这时候善美的手机向了…·。
「善美,你和尹理事快到家了吗?」爸爸著急的声音从电话那端传来。
「爸,我和学长就快到家了,你们再等一下。」善美连忙回答,一昧沉醉在幸福里,她都忘了要赶回去向爸爸及阿姨报告迎美的事。
翔泽转头看著善美,心想就趁这机会向善美爸爸表明他的心意吧,不知道善美爸爸的反应会是如何呢?想起上一次在善美家过夜的那一晚,伯父对他的态度,多少暗示了对他还算满意吧,“就今晚向伯父提婚吧,免的夜长梦多”翔泽内心暗自决定。再说,善美这胆小鬼,一定不知如何开口,告诉伯父和同事们她把不去英国的事吧。贤达哥和永希又会取笑我和善美吧!唉,谁叫我爱上一个胆小鬼呢?翔泽忍不住抿嘴一笑。
善美看著翔泽自我陶醉的模样,这个学长不知道又在打什麼主意?
「学长…·,学长,你在想什麼嘛?」善美轻皱著眉,「现在怎麼办嘛?」
翔泽故意地问到「什麼 怎麼办?」
唉!这学长真的不知还是假装不知,她著急地说「我要如何向前辈们解释我不去英国的事呢?到底该怎麼做呢?」
翔泽露出狡黠的笑容「这有什麼好为难的,当然是说你要嫁给我呀。」
善美马上嘟起嘴,·翔泽继续取笑善美说「怎麼了,我说错了吗?你後悔了?这可不行唷!」
「人家很认真的和你商量,你却在作弄人家,要不然…·,这件事就算了呦。」善美不甘愿地抗议。
算了?怎麼能算了?翔泽这下可紧张了,「好,好,好,这件事由我来说,我说就是嘛,不要生气了!唉,跟你结婚真累!」对善美的娇嗲,他只有举白旗的份。
善美放心地笑了。她相信学长一定会处理的很妥当。

到了善美家,贵成和贞淑已迫不及待地在门口等他们。贞淑更是淘淘不绝地问起迎美的近况…·。
「你得让他们进屋里再慢慢才说呀。」贵成笑著转向翔泽
「尹理事,辛苦你了!来,来进来再说。」
翔泽礼貌地对著未来的老丈人说,「伯父,别客气,善美的事就是我的事,这是我应该作的,还有,往後请您直接叫我翔泽吧!」
贵成笑了笑,「那很好,就这样吧!」
善美偷偷地望著翔泽,会心地对他笑了。心想这个学长一定有什麼企图。翔泽彷佛收到了善美的电波,对她眨了眨眼!

坐在客厅里,翔泽将院方如何找到迎美的过程及她在那儿的生活状况,一五一十地告诉贵成和贞淑,他们听了他的叙述後,安心了许多…·。这时,善美端出了她所准备的高梁茶和小菜,放在矮桌上,她双手端著热茶递给阿姨和爸爸,然後就坐在翔泽旁边的空位。
贞淑与贵成同时发现了善美无名指指上的钻石戒指…·,他们俩人相互交换眼神。
正当善美准备解释时,他抢著说「伯父,善美她明天不去英国了…·,她答应嫁给我了,我希望伯父您能答应我们的婚事。」
贵成和贞淑很惊讶地望著善美,害羞加紧张使她的脸红透了,不知该如何是好…·。
贞淑高兴地问「善美,这是真的吗?你答应了?」善美头低低地点头,翔泽也趁这机会,紧紧握住善美的小手,希望能给她信心与力量。
贵成则望著这对热恋中的情侣,久久未发一语…·。
翔泽心里很是著急,是不是太突然了?他忽然担心伯父反对这头婚事。善美心想爸爸是不是因撞车事件不答应呢?
「怎麼了,你不是很喜欢这位准女婿吗?如今人家要娶善美了,你又後悔了?拾不得善美吗?」贞淑不耐烦地取笑贵成
「你看,你又要哭了,真的是一对活宝贝?」
翔泽这才发觉到贵成眼中隐含的泪水。原来,爱哭的善美是遗传自爸爸,他多少可以明白伯父的心情,一直与女儿相依为命的父亲,忽然得知女儿要和另外一个男人生活,必定很不拾得吧,尤其是像善美这麼可爱的女儿。翔泽很感性地安慰贵成说他会常常陪善美回来的,他的体贴,让善美很感动。

「那有,谁说我拾不得?我还担心这个罗嗦的女儿嫁不出呢!」让贞淑说中了心事的贵成连忙眨眨眼说,「翔泽,你真可怜!」
善美又笑又哭地说「爸!你说什麼啦!」
「怎麼啦!哈哈哈,难道我说错了吗?」贵成笑著对他的宝贝女儿说。
贞淑和翔泽也被这一对可爱父女逗得笑了起来。
贵成突然很严肃地对翔泽说,「翔泽,如果有一天,你敢欺负我的宝贝女儿,我可要好好修理你唷!」
贞淑听了哈哈大笑,善美一脸疑惑,「阿姨,有这麼好笑吗?」
贞淑边笑边说「善美不欺负翔泽就很不错了!」
翔泽点头同意,「是呀,就是嘛!」
善美很不服气地说「哪有?爸,你看他们取笑我。」接著转向翔泽,瞪著他说「看来,我得重新考虑考虑了。」贵成笑著说。
「好了,别再折磨他们两人了!」贞淑看著翔泽说,「你们打算什麼时後结婚?」
「当然是越快越好啦!你说是吗?」他笑著询问善美。
这个学长…·,又想占她便宜,善美嘟起小嘴抗议,贵成也笑了,真是老丈人看女婿,越看越满意!
「时候不早了,我先回去了」贞淑起身说。
「我也该走了,阿姨,我顺便送你回去吧。」翔泽也准备告辞了,今天真是丰收的一天。
「那麼,关於结婚的细节,等下星期我回来时,我们再吃个饭,深入地谈。」
「是的,爸。」翔泽自然地叫出口。
贵成听翔泽叫自己一声爸爸,高兴地合不拢嘴地笑了。在一旁的善美,感到很不好意思,可是看到父亲有趣的模样,她也觉得很是安慰。

送走了阿姨和翔泽,贵成叫善美先去个洗澡,然後到客厅来,他有话要跟善美说。善美乖乖的顺从父亲的话。
在车里,贞淑再次恭喜翔泽,告诉翔泽他有多幸运,能娶到善美这麼善良的女孩,她从小看著善美长大的,一直将她视为自己的女儿,每当善美被其中小朋友欺负或取笑她没有妈妈时,就会躲到她的怀里哭…·。翔泽体贴地送贞淑到门口,贞淑温和地拍著他的手背,慎重地要他好好疼爱善美,不要让她受伤。翔泽感受到阿姨对善美的爱护是远远超越母爱。
他更以坚决的语气保证自己的真心。贞淑感叹地表示佑振没这福气。翔泽连忙安慰贞淑,说她拥有善美,伯父,迎美和他。贞淑感动地笑了。她可以感受翔泽对善美至深的爱。也很替善美高兴。
而翔泽终於明白善美当初为何要与他分手,原来是为了报答贞淑的恩情,他再一次被她的善良感动,他觉得自己愈来愈爱她了…·。

善美洗澡过後,便到客厅坐到爸爸身边。两父女对看著著,彼此有默契地笑了起来,善美忍不住给贵成一个温馨的拥抱。
「爸,你是不是担心学长会因工作冷落我,对吗?」她的闪闪的星眸望著父亲,「你还担心学长的身份,会带给我很多压力,对吧?」

「善美,你既然明白爸爸的用心,你一定考虑到後果吧!」贵成满怀心事地问善美。
「爸,我不敢肯定我和学长的将来会如何,但是,我可以肯定地告诉你,学长为我做了很多事,对我也很好, 我愿意跟随他一辈子, 我相信他一定会给我幸福的,而我也希望能带给他幸福。」善美的眼眶充满了泪水,「只是…·,我好舍不得你喔…·。」
「唉呀! 你这傻丫头, 就快嫁人了,还哭。女大不中留,你难道不知道吗?更何况,你能找到幸福,爸爸真的很高兴,我明白你的心意,你不要担心,爸爸会照顾自己的,而且,翔泽不是说要常带你回来吗?」贵成安慰著善美。他也深信翔泽是很爱他的宝贝女儿,他一向很中意这位准女婿。
「爸, 那你跟阿姨? 你们的事是不是也该办一办了?」善美想趁这机会劝爸爸再婚。
贵成没好气地说,「你这ㄚ头, 别转话题。」
俏皮的善美继续说,「说真的,我好希望阿姨可以当我的妈妈。」
贵成被这个宝贝女儿逗的啼笑皆非。
「很晚了,你快去睡吧。我明天一早就要去工地了。」
「好,爸,那你早点休息吧,晚安!」善美拖著疲倦的身体回房去。
贵成看著善美的背影,心中感到十分欣慰,善美这个乖巧可爱的女儿,除了面对佑振这小子的感情之外,她从来都不须要他操心,虽然心中有多麼的不拾,但看到自己的宝贝找到幸福,不就是每个父亲最大的期望吗?老婆呀,我们的宝贝已长大啦!

回到了自己的房,善美想著这一天所发生的事,从找到了迎美、学长向她求婚、她放弃了特派员、学长向爸爸提亲,到她与爸爸的谈话…·。今天,是她最难忘的一天!
不知此时的学长睡了吗?他会如何告诉前辈呢?前辈会如何看待她呢?唉,脑子乱成一团。想著想著,手机向了。
「喂,你好,我是甄善美。」
「是我…·。」翔泽兴奋地睡不著,他好想听善美的声音。
「学长,你怎麼还没睡?」善美关心地问,今天他陪了她一整天,应该很累了吧。
「满脑子都是你,怎麼睡得著?那麼,你为什麼也还没睡呢?是不是在想我呀?」翔泽逗著善美。
「才不是呢!」 善美撒娇地说,她才不要承认。
「唉,我好难过!」翔泽装出可怜的语气。
善美笑了,「学长,你明天要如何告诉前辈他们呢?」善美著急地问翔泽。
「唉,原来你是在担心这个问题而睡不著,不是在想我。」翔泽戏谑地说,就知道她还在担心这件事,「甄善美,一切有我,这件事交给我就行了,相信我!」
「学长,我相信你,但是…·,我感到很对不起永希前辈,是我让她失望!」她觉得辜负了前辈对她的期待。
「永希呀,你放心好了,她不会怪你的,她也是过来人呀!」又要哭了吗?翔泽笑著摇摇头。
「但愿如此吧!」她还是有点担心
「谢谢你为我留下来,我保证,我会给你幸福的!」他忍不住再次强调自己的真心,「我爱你善美!」
「我知道了,你的电波,我收到了。」善美觉得很甜蜜,「学长,你早点休息,明天还要工作呢,我在家等侯你的消息喔。」
翔泽温柔地说「好啊,你也早点睡吧!别担心了,我会妥当地处理特派员这件事,那麼…·,明晚一起吃个晚餐。」
「好,学长。晚安!」 善美一边说一边打哈欠。
「晚安」,翔泽依依不拾地说。

躺在床上的翔泽翻来覆去,许久许久无法入眠。无论他怎麼不去想善美,但是善美可爱害羞的笑靥就是不断浮现脑海。
既然睡不著,索性计画属於他俩人的浪漫婚礼吧,边想边笑的尹翔泽,终於带著幸福的梦想入睡…·。
翔泽牵著穿著婚纱、娇羞动人的善美步入教堂…·。
「学长,怎麼你还穿著睡衣?」善美花容失色地说著。
就在这时,翔泽被善美的惊叫而唤醒…·。
想起刚才甜蜜的美梦,他露出思念善美的微笑,看看窗外,天才刚亮…·,虽然只是睡了一阵子,但是他却显得精神饱满、满面春风,并迫不及待地开始计画今天的活动。虽然很想打电话给善美,想听听她的声音…·,但看了一眼墙上的钟,时间还早,她应该还在睡梦中吧,昨天发生了怎麼多的事,她一定很累,还是让她睡吧…·。
这个时候,爸爸应该正在做运动吧,他拿起电话…·。
「喂。」是父亲接的电话。
「爸,早,是我,翔泽」
「翔泽?怎麼这麼早呢?有什麼事吗?」”这个时候接到翔泽的电话,尹董事长感到非常的惊讶。
「爸,我是想向您报告…·,善美她不去英国了…·,她已经答应我的求婚了」他掩不住兴奋地说著。
「是真的吗? 那太好了,你们打算什麼时候举行婚礼呢?」尹董事长也被儿子的喜悦所感染。
「日子还没定,我个人是希望越快越好,爸,善美父亲也同意了。等善美爸爸从工地回来,我再安排双方家长见个面,大家一起吃顿饭。您认为如何?」
「那很好呀!翔泽,今天晚上,先带善美回家吃个便饭吧。」尹董事长高兴地说。翔泽已有很长的时间没回家吃饭了。这个老人家盼望这日子好久了。他们父子俩每次见面,似乎都在谈公事,很少闲聊。这一次他要好好把握这个机会把他们的关系慢慢拉近。
「对了,翔泽,善美有什麼特别喜欢的食物吗?我请人特别去准备」
「爸,善美不会挑食,她什麼都吃,尤其是辣鱼汤。」
「那太好了,我会交待你阿姨,特别为善美做道辣鱼汤」。董事长开心地说。
「谢谢爸,晚上见…·。!」 感受到父亲的热情,翔泽突然间心情特别的轻松。闷在心中多年来的不悦就在那一刹那消失的无影无踪…·。

翔泽接著打电话给贤达和永希。
「喂,哪位?”贤达很不甘心这麼早便吵醒,埋怨地问。
「是我,尹翔泽,学长,早。还没起床吗?」翔泽责问著。
「尹理事,这个时间是属意我的私人时间,还要你来管吗?你间这是太过分了吧!」贤达不甘似若地回应翔泽。
「学长,对不起,是我的错把你吵醒。学长,我是来告诉你善美答应嫁给我啦,她不能去英国了。」翔泽高兴地说著。
「什麼?善美不去英国?她要和你结婚?我没听错吧?」贤达惊呼。
永希刚从洗澡间走了出来听到贤达和翔泽的对谈,永希也感到很吃惊,心想这个翔泽真叫人意外。
「我像开玩笑吗?金贤达组长!」翔泽再一次声明。
「这麼,那是真的罗,你要拜托我处理特派员的事件,是吗?」贤达笑著说,唉,谁叫我是这个人一生的酒友!
「是啊,这件事拜托你了,学长。」翔泽笑了。
挂上电话,贤达转身对永希说,「我不是说了吗?翔泽怎麼可能让善美去英国,你不信,这个尹翔泽被爱情绑得死死的。哈哈哈!」
永希也笑了,爱情得力量真是不可思议!

一早,走入办公室,翔泽的秘书感到很意外,这个时刻尹理事应该是正在机场,送甄善美小姐上飞机才对啊,怎麼还在办公室呢?翔泽看了满脸疑惑的秘书,对她笑了,向来不多话的尹理事,今天的心情特别开朗,嘴边始终挂著笑容呢!他吩咐秘书把今晚的节目和约会取消,他要早点下班接善美回家吃饭。
想到要带善美回家见父亲,翔泽有说不出的兴奋,以前的他,一提到回家,能避免就避免,自从认识了善美,他已开始慢慢地接受这个曾经一度让他想放弃的家,善美让他体会到能包容与宽恕别人,是要有很大的胸襟和智慧,善美就是这麼样的一个人。翔泽从善美身上学到了如何去包容宽恕别人,更何况这个人是自己的父亲?渐渐地他也接受并原谅了父亲…·。

过了不多久,贤达和永希都来了。
「尹理事,恭喜你了。你真令人惊讶!」贤达取笑翔泽,
「我快不认识这个尹翔泽了。」永希糗美著翔泽。
「想不到一向理智冷静的尹理事,也会为爱情所困!」贤达再度摇摇头
翔泽只能默认了,他早知道一定会被这两个好朋友取笑一番的,他们当然不会放过他和善美。
「唉呀,你们饶了我吧!我承认我已经向爱情投降了。」翔泽笑著说。
「善美人呢?」永希关心地问翔泽。
翔泽笑著说「她就是怕你们取笑她,所以不敢来,倒是我成了她的挡箭牌,这下,她可脱身了…·。」
「唉,这个傻瓜!」永希其实也很能体谅善美的处境。
「那她什麼时候到回工作岗位?」贤达关心的问,「我们正缺乏人手,善美能够尽早回来是最好不过了。」说真的,已经少了个徐迎美,善美如果真去了英国,新闻部确实损失惨重。
「待会我问她,我猜她也想早点回来得。」翔泽也很希望善美早日上班,每日看著善美主持的节目已成了他的习惯,如果善美真去了英国,那种患得患失的感受真受不了!

第一主播办公室的[晨水一听说善美即将与尹理事结婚的消息,立刻告诉招弟。
招弟马上打电话给善美兴师问罪,「善美,你这死丫头不去英国啦!要和尹理事结婚也不告诉我,真不够朋友!」
「招弟, 公司的人都知道了吗?唉,消息真的传得好快唷!」善美心想一定是学长通知了组长吧。
「善美,善美,你还在吗?喂,老实说理事如何向你求婚?」这个招弟每一次的问题都令人难以招架。
「他…·在马路上向我求婚的。」善美害羞地回答。
「哇,真是罗曼蒂克,真令人羡慕!我一定要崔晨水用最罗曼蒂克和有创意感的求婚方式,否则我才不要嫁给他呢。」招弟很是不甘愿地说著。
此时…·,门铃向了。
「招弟,有人来了,我待会再跟你联络。」善美把手机关上。
她连忙著开门,原来是花店送来的花,她一面闻著一大束的红玫瑰,一面打开那精致的卡片…·。
”给我最爱的未婚妻善美,
谢谢你带来给我无限的希望,
我希望带给你幸福…·。
永远爱你的Y“
善美深深感受到翔泽浓浓的爱正包围著她,想到学长无条件的等待和付出,她不禁感动地掉下了眼泪…·。
她的手机再度响起,这次是学长…·。
「善美,是我…·,嗯…·,收到花了吗?」
「刚收到,学长,谢谢你。」
「怎麼了?好端端的,怎麼又哭了?」
「没事啦!被你的花感动嘛,都是你啦,害人家又想哭了。」善美嘟起小嘴说。
「只有被我的花感动而已吗?没有其他的吗?真是不甘心…·。」 学长继续追问。
「还有你送出来的电波!」 善美笑著补充的说。
「 还有呢?」翔泽逗著善美。
「学长…·!」善美装著生气地说。
「好了,我不问了,你现在在做什麼?」翔泽好奇地问。
「我正在跟我最爱的学长讲著电话呀。」善美调皮地说。
一听到善美说她最爱的学长,翔泽的内心马上激动起来,高兴的说不出话来…·。
「学长?」善美柔柔地问,怎麼不说话?
「哦…·。」他赶紧回过神,「那你怎麼打发今天的时间呢?」
「我准备作便当给阿姨,然後我要好好跟阿姨聊聊,我已经好久没和阿姨聊聊天了。」前阵子为了寻找迎美的下落和忙著准备去英国,她已好一阵子没去探望阿姨,她想利用今天的时间好好陪陪阿姨…·。
「对了,贤达学长希望你早一点回来上班,其实这也是我的心意,因为我好想你,好想看到你…·。」 他忍不住对她的思念。
善美难为情地说「学长,明天,我想去看看佑振哥,後天再正式上班,可以吗?」
「好啊,我会转告贤达哥,下班後,我来接你一起到我爸家吃饭,爸他很想见你。」他把父亲的心意告诉善美。
「什麼?今天晚上?」善美紧张地问,怎麼这麼快?
「你不要担心,你不是已经见过他了?他很喜欢你呀!」
「我知道,可是…·人家还没有心理准备嘛!」善美狡辩地说 。
「顺其自然就好了,只是吃个便饭罢了,你放心。」翔泽再一次安慰善美,「就这麼说定了,待会见。」
这个这学长越来越霸道,真是的!
刚放下学长的电话,善美的手机又响了。
「喂,我是甄善美。」
「善美,是我,恭喜你了,我真替你高兴。」 永希前辈的声音充满了喜悦。
「前辈…·,对不起…·,我让你失望了,你真的不怪我吗?」 善美抱歉地说。
「这没什麼好怪呀!是要追究下起,那我也有错。我也放弃了特派员,唉,真的要怪,就怪爱情这?brvbar;西吧!」永希笑著说
「前辈,谢谢你提拔我。但是我且令你失望。真的很抱歉,前辈」善美还是感到很内疚。
「没事了,别放在心上。最多,下一次挑选没谈恋爱的主播作特派员好了」 永希安慰著善美。
「谢谢,前辈你对我真好。我后天就正式回去工作。学长告诉你们迎美的遭遇了吗?」善美开心地说。
「唉,我也差一点忘了问你有关迎美的事,她怎样了?」永希关心地问。
「她很好,但是她失去了记忆,她。。。」善美把她遇见迎美的情境描述给永希。
来到阿姨的便利商店,阿姨正在整理一些商品…·。
「阿姨,我来了…·,我还带来我为你准备的便当呢。」她边说边举起手上的便当。
「喔,我们善美真乖。辛苦你了!」阿姨高兴地说,「昨天晚上睡得好吗?」
「阿姨,你不要取笑人家了。」她觉得很不好意思。
「来,我们到外面坐,还真有点饿了。」 阿姨把最後的货物摆好後,转身拉著善美,顺手拿了两瓶汽水,到店外的小桌坐下,打开了善美准备的便当…·。
「嗯,善美煮的不错耶!喔…·,很香。很好吃。善美的厨艺进步了。」
「真的吗?真的很好吃吗?」她对自己越来越有信心了。
「当然罗!」阿姨肯定地对善美说。
「阿姨,你会不会觉得我很傻…·?我是指放弃英国特派员的事…·。」她想知道阿姨对这件事的看法。
「傻?你如果去了才是傻瓜呢!有什麼比幸福更重要呢?」贞淑边吃边说。
「阿姨,谢谢你,我们果然是同一国的。」阿姨的说法让她更放心了。
「善美,我真的替你感到高兴,看得出来,尹理事真的很爱你,对你那麼体贴 ,他对你是真心的,你一定要好好把握自己的幸福…·。说真的,如果佑振还在的话,我也认为尹理事比较适合你,他完全明白你的优点与特?brvbar;…·。」贞淑带著一点感伤地说。
「阿姨…·,明天你要不要一起去看振哥?我想让他知道迎美的近况,我想一定是佑振哥在保佑她。」她也要告诉佑振哥自己现在很幸福。
「好啊,我们一起去! 今天晚上,你要做什麼?要不要到我家吃饭?」
「阿姨,对不起…·,今晚我有约了,学长要带我回他家吃饭。」她解释著,「对了,阿姨,我应该买怎样的礼物呢?第一次到学长家,总不能空手去吧,不知道要送什麼才好。」
贞淑想了一下,「哦,有了!你可以做爸爸最爱吃的巧克力奶油蛋糕呀!」
为这个主意不错,善美决定马上回去准备今晚的礼物。

忙了整个下午,终於香喷喷的蛋糕终於出炉了,善美很满意这次的作品,她将烤好的蛋糕搁在一边,想了想,又继续作第二个蛋糕…·。看看时间,学长快下班了。善美匆忙的收拾厨房,然後去梳洗打扮,她打开了衣柜,左看右看,考虑著要穿什麼样的衣服?比来比去,终於选择了一件蓝底衬著白色小花朵的无袖圆领洋装,她细心地配上一条白色的丝绸长围巾…·,感觉还不错,她露出了笑容。
门铃向了,善美赶紧跑去开门,站在门口的翔泽,愣了许久後,忍不住给她一个惊喜的拥抱。
「学长,不是说要赶时间吗?。」善美难为情地说。
翔泽看著她红透的脸庞,今天的她特别漂亮,他忍不住点头表示欣赏和满意,在她款款的注视下,善美感到又害羞又难为情,甚至可以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想起以前佑振哥也曾同样地注视她,可是她并没有这种感觉,难道她对佑振哥的爱不是男女之间的爱吗?那,又是什麼呢?此时,翔泽闻到香喷喷的味道,又看著善美忙著用缎带绑起蝴蝶结。
翔泽好奇地问,「这是准备给我爸的礼物? 是你亲手做的蛋糕?」
「嗯,还有一盒是给第一组主播室的同事。」
「那我的那份呢?」 翔泽不甘心地问。
「没有你的分。」善美不客气地回答。」
「我好难过!」翔泽说。
「我答应嫁给你,就是很大的礼物了。」她笑著提醒他。
「哦,你套用我说过的话喔!」 想起伦敦的道别,他们俩人笑成一团。

过了久,他们到了翔泽家的大门口,学长的家好大,这是一栋独立式的别墅,还有一个非常大的後花园,尹董事长此时已高兴的出来迎接善美和翔泽。一看到善美,他远远地就露出亲切和蔼的笑容,让原本很紧张的善美顿时轻松了许多,翔泽则紧紧握住善美的手,深怕这个胆小鬼会临阵脱逃…·。
来到屋内的大门口,。
「爸,这是善美。你们见过面的」翔泽向正式介绍将善美给父亲。
「董事长,您好!」 善美欠身向翔泽的父亲打招呼。
「欢迎,欢迎,请进来。」董事长高兴地说。
「 谢谢,懂事长。」她礼貌地点点头,还是有点紧张。
「善美,这里不是公司,你不要感到拘束。知道吗?」看著未来的儿媳妇,董事长心疼地说。
.....................
  评论这张
 
阅读(8000)|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